水长老嘴里说着,一伸胳膊,就对着王落辰当胸打出一掌。**shu05.com更新快**

    王落辰此时正全力抵抗两位长老杀阵对自己的攻击,猛然见到水长老靠近自己,心中不由地吃了一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老家伙会来这一手。眼见这一掌就要打上自己,他心念一动,忙将血神心法给运行起来。

    “砰!”

    水长老的手掌重重打在王落辰的胸口,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在受了他一掌之后,他预料中的王落辰立时口吐鲜血向后飞起的情景,却没有发生。

    这一掌打在他胸口,王落辰的身体只是晃了晃。随即,水长老便觉得自己的元力和生命力,都由自己手掌与他胸口接触的地方,飞速地向着王落辰体内奔涌而去。

    水长老心中着实被这种状况给震惊了一下。为防止自己的元力和生命力继续流失,他赶忙大力一震,将自己的手掌从王落辰的胸口震开。收了回来。

    “你小子还真是邪门儿?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能耐。不过,越是这样,便越不能让你活下去。否则,假以时日,你的战力还不得逆天了。”

    将手掌收回,水长老心中越发觉得王落辰留不得。因而,便又一次向王落辰出手,取他的性命。

    这次,他学聪明了。不再直接以手掌攻击王落辰,而是顺手将身旁的冰凌以神识凝聚起来,形成一把冰剑刺向了王落辰。

    就在这冰剑向自己刺来之时,王落辰突然说了一句:“不怕同归于尽,你就来吧。”

    说着,他的眉心处便现出一颗通体幽暗的珠子。这颗珠子虽然一点也不夺目,显得毫不起眼,但稍微有些神识力的人,都可以感知到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是多么的恐怖。

    作为战力超绝之辈,水长老自然更能感知到其中所蕴含的能量,估计出它的威力。明白此珠若是被引爆,别说现场众人,便是这天地,恐怕也要被其毁坏。

    瞧出这珠子的厉害,他赶忙将自己手中的冰剑给凌空震碎,并向王落辰问道:“你这珠子是从哪儿来的?我警告你,你不要任意妄为,这珠子若爆了,对咱们大家都没有好处。”

    “哈哈,它的来处你无需知道。你只需知道它的威力惊人就好。所以,还请长老将你们的杀阵给撤去。免得我被你给逼得走投无路,做出一些不得已地选择来。”王落辰被他逼得没办法,只好对其耍起了无赖。

    “哼!撤去杀阵是不可能的。但略缓一下攻势,和你谈判一下倒是可以的。”

    水长老也不敢确定王落辰会不会真的引爆珠子,便只好答应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

    说完,他便向木长老打了个手势。

    木长老和他几百年的交情,对于他手势中所蕴含的意思,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见水长老向自己打了一个暂停攻击的手势,心中虽然十分疑惑,但在未明了情况之前,还是很默契地停止了攻击。

    随着他和水长老的攻击停下来,王落辰周围的那些冰凌和花瓣便不再对他进行伤害了。

    他赶忙趁此机会,闭上眼睛,调息了起来。

    对于他的调息,水长老也并未加以干扰,而是静静地等了他几分钟。

    之后,他向他说:“好啦,咱们也不必这样干耗着了。咱们还是就这个珠子的事儿,再谈谈吧。”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笑了笑,说:“这还有什么好谈的呢?我既然将它给拿出来,当然就不只是想要你们停止攻击这么简单了。我的目的,还是希望您和木长老可以就此退去,免得大家打个两败俱伤,不可收拾。哈哈。”

    “哼,你想得美。你觉得仅凭这一颗珠子,便可以让我们退却吗?我们来此的目的便是要将那两个女子带回五极门去。现在这目的没有达到,我们怎么可能就此离开?再说了,你用死来威胁我和木长老,未免打错算盘了。你也不想想,我们都活过这么多年了,早就活够本儿了,即便现在死去,也比你们赚到了吧?所以说,你用同归于尽这样的办法来对付我们俩,岂不是根本就是无用的?”水长老满不在乎地说道。

    “哦,是吗?若是不惧威胁,你又何必停下来呢?而且,我听说,人活得越久便越怕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但我想,至少你和木长老你们几个,是很怕的。要不然,你们又何必劳师动众、处心积虑地要将我的妻子给弄走呢?分明就是想赶快用她们来献祭,延长自己的寿命嘛。对不对?所以说,你也不要故意装出不怕死的样子来唬我。告诉你,我也是不会怕的。”王落辰将他的说法给驳斥了一番。

    “即便你说的都对,那又怎样?难道我们就因为怕死,便要就此退去吗?我还是那句话,休想。我告诉你,今日即便是死,我们也要达成目的再离开。”水长老仍旧在坚持自己的立场。

    王落辰见他这样,忙将脑筋转了转说:“要不这样吧。咱们今天呢,各退一步。你来此的目的,说到底无非还是想要延续自己的寿命。但据我所知,世界上能够延续寿命的方法并非只有你们所用的献祭这一种。就比如说,像我刚才所使用的那种可以吸取人体内生命力的方法,也是可以帮人延续一点寿命的。要不我就将他们复刻一份给你们,算是你们退兵的补偿吧。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他这样一说,水长老心里马上就生出几分喜悦。

    因为,他自己很清楚,别说王落辰手里还有这等厉害的灭世用的武器,就算没有。仅凭他和木长老两人的实力,今日想要从冷月宫将人带走也是不大可能的。毕竟,冷无痕阳天火等人的实力在那儿摆着呢。

    此刻,他们从外面对抗他和木长老布置的杀阵,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效。若再过一会儿,说不定他们就可以将杀阵给破掉,把王落辰给就出去。

    既然他们的实力这么强,自己和木长老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战胜他们,还真就不如以撤退为条件,从王落辰手里捞点好处呢。

    他那个功法,自己刚才也见识了,的确有吸取生命力的能力。倘若能够将其学会,说不定还真能延缓一下自己和欧阳丹枫衰老的速度呢。所以,这笔买卖,算起来还是很划算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