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暗自骂着两个长老,王落辰连忙试图以神识唤醒仍处于危险之中而浑然不觉的其他人。但经过一番努力,他很快便发现,自己的神识对他们根本无效。

    这不免让他心中焦急,暗自思虑道:“哎呀,糟糕。唤不醒大家,难道说要我自己独自去面对这两大长老的攻击吗?不行啊,我的实力比起他们两人来,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以一人之力,对抗两人,怎么可能呢?所以,要想让大家脱困,还得要想个办法唤醒其他人才行。可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把他们给唤醒呢?”

    情势危急,王落辰赶紧想辙。

    他将自己所有可用的功法和武器全都罗列了出来。

    当他的注意力集中到母神权杖上时,脑子里灵光一闪。觉得木神权杖里面既然有那女子残留的神识,或许它能够打破当前的困局。

    因此,他马上心念一动,将母神权杖给释放了出来。

    只见,母神权杖一离开他的身体,立即就释放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光芒好像拥有无可匹敌地穿透力,直接穿透水幕和花瓣,照射到冷无痕等五人身上。

    他们被这光给罩住,个个有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

    醒来后,他们就立刻发现了自己处境的不妙。马上相互招呼了一声,催动自己的武器展开了反击。

    一时间,冷无痕的明月,阳天火的烈日,卓不群的冰瀑,蔡不离的罗汉,肖不弃的巨钟,全都同袭向自己的水幕和花瓣迎了上去。

    而王落辰这边,金字陀螺斩也将两位长老对自己的攻击给暂时挡了下来。

    他们突然苏醒且展开了攻击,令木长老和水长老不禁有些诧异。尤其是木长老,他对自己的幻术向来是十分有信心的。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失灵。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你觉没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他们是怎么从我制造的幻境里逃脱出来的?”他将心中的疑惑对水长老说了。

    水长老听后,将目光锁定在王落辰头顶的母神权杖上面。

    他感应了一下由母神权杖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对木长老说道:“司徒,我觉得问题应该出在王落辰放出来的那权杖上?不知你注意到没有,那权杖好像有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恐怕这正是被它释放出来的光芒所照射的五个人,能够清醒过来的原因。”

    听他这样一说,木长老也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王落辰头顶的母神权杖上去。

    他也是对这个世界有着极为深刻认识的人。仅仅只是稍稍关注了一下,他便看出这母神权杖的确凡品。它所释放的能量,似乎更为高级。因此,对他所释放的能量具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所幸的是,这母神权杖上的能量虽然高级,但强度却是不大。所以,它也只能是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能量,并不能将自己所使用的元力造成强有力的打压。

    弄清楚这一点,他对水长老说:“这能量的确有些特别。不过,它还不足以影响咱们和他们之间的实力对比。所以,不必担忧。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接下来便放手和他们交锋好了。相信,你我全力攻击之下,他们必定会一败涂地。”

    水长老听闻,点了点头说道:“嗯,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咱们就别给他们留情了,把最厉害的一招儿使出来吧。给他们来个速战速决。”

    说完,他向王落辰他们笑了笑,轻喝一声:“封!”

    旋即,大股的元力便由他的掌心喷涌而出,向着弥漫于众人周围的水幕席卷而去。

    便在他这些元力打出的同时,木长老也吐出一个“灭”字。向正在飞舞的花瓣注入了新的元力。

    随着两人的元力使出来,王落辰看到,将他们包裹的水幕,迅速地由水变成了冰。这样一来,王落辰他们的处境就更为不妙了。

    要知道,水幕原本是充塞了整个空间的,一旦全都结成了冰,那他们周围的空间便相当于被冻结了。

    这这样的空间里,他们的行动当然就无法自如了。

    “落辰,千万别让冰冻结了你的身体。否则,你就失去反抗之力了。”

    当这水幕结冰的时候,卓不群一边以自己的冰瀑神剑击碎自己身体周围的冰,一边向王落辰发出了提醒。

    王落辰听后,忙将金字陀螺斩的转速提高到极致,在自己身体周围不停飘飞着破坏那些冰凌。

    但水长老所制造出来的冰凌太多了,往往是他这边刚刚将靠近自己的冰凌给击飞,后面的冰凌便又大量地围拢过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王落辰还能勉强应付。但更为麻烦的是,在冰凌之后,木长老所制造出来的那些花瓣,在靠近他之后,不停地碎裂成碎片,好似利刃一般在冰凌的间隙对他进行袭击。

    这些花瓣看似柔弱,但一旦被它们给打中。身体便立刻为其所伤。

    而那伤口,则在冰凌所散发出的寒气袭击下,即刻冻结。

    冻结的过程中,便会生出钻心的疼痛,让人痛苦万分。

    这还不算,当伤口冻结之后,因为还要抵御不停侵袭的冰凌,便要有所动作。这伤口便在王落辰稍微一动之时,迅速崩开,给他带来第二次疼痛。

    “该死的,这攻击也太恶心了吧?躲又不好躲,扛又不好扛。若是这样下去,岂不是糟了?即便元力不被它们给耗尽,早晚也会因为身上伤痕累累而战力下降。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怕是再也无法从它们的包围中突出去了吧?”

    面对这样难以对付的攻击,王落辰心中生出几分担心。

    因为有这样的担心,他忙对卓不群他们喊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咱们太被动了。得想个办法从这包围中脱离出去才行。”

    “是啊,的确要想办法才行。可是,你看这冰凌越来越多,而花瓣也好似永远都不会断绝一样,咱们根本就无法从它们的包围中抽身。该如何是好呢?”卓不群也同样有些担心地说道。

    而其余几人,差不多也是这样。虽然担心,却无脱身之计。

    王落辰想了想,向他们说道:“我倒是有个主意,就怕师伯你们不会同意。”

    “盟主,都到这时候了,你有办法就快讲出来吧。只要能够让咱们摆脱困境,我们一定会同意的。”听他有办法,阳天火忙催着他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