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元力来模拟实物做武器,模拟的越真实,便说明武者操控元力的能力越强大。s`h`u`0`5.c`o`m`更`新`快而他所模拟出的武器相对应的便也越厉害。

    木长老打入璀璨星域中的这株仅有两片叶子的幼苗,在王落辰看来,是那样的栩栩如生,就好像它是刚刚被人从泥土里挖出来的一样。

    这种逼真的程度,令王落辰一眼便看出了这幼苗的不俗。心中忙提高了警惕,体内的元力也是大量地向璀璨星域中灌注,加强着它的强度。免得万一一个不小心,璀璨星域会着了这株幼苗的道儿。

    应该说,王落辰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因为,就在他刚刚向璀璨星域中灌注了元力之后,那株幼苗就起了变化。

    只见,它以极快地速度生长起来,几乎是一瞬间,便由幼苗变成了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随着它的骤然生长,璀璨星域内的空间被它给迅速挤占,若不是王落辰及时补充了元力,它肯定就会被这大树给撑地支离破碎了。

    即便是这样,它内部也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无数的星球在巨树生长的过程中,被它野蛮生长的枝条给穿透,破碎。重新换作元力,回归到了天地间。

    “哟,想不到你还有些手段,居然在我的攻击之下,依旧维持住了武器的形态。只是,这也不过是暂时的。不信,你看。”

    见自己的一招攻击居然没有将王落辰的拟态武器给破碎,木长老略感意外。但他毕竟是久经战阵之人,且实力远远超过王落辰。所以,在见到自己的攻击没有达到效果之后,他马上手指向着那株参天大树猛地一指,控制着大树坐起来了“甩头”的动作。

    只见,大树的树干就好像是橡皮筋儿做的一样,在他的控制下,转着圈儿地狂甩起来。

    随着树干的摇动,它巨大的树冠也随之不停地甩动。

    这一下可糟了,王落辰的璀璨星域原本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再被它这甩动的树冠这么一冲击,立时就碎裂成了无数个碎片。

    没有了璀璨星域的抵挡,那大树的树叶突然如离弦之箭一般,密集地向王落辰疾射过来。

    这可不是普通的树叶,每一片可都是木长老以木之力凝聚而成的,是足以击穿钢板的元力之叶。

    这要是打在王落辰的身上,就算是他炼体有成,身体坚韧,只怕是也要被其穿出几个洞来。

    意识到这样的危险,在这些树叶飞来之时,王落辰赶紧一边打出星阵护住身前,一边光翼急急一扇,瞬移了出去。

    “噗噗……”

    树叶没有打到王落辰,落在它的星阵之上,和星阵中的元力相激荡,发出了一连串声响。

    “小子果然不简单,又躲过去我一招。不过,在我手底下,还真没有几个能够逃得了。你也不例外。”

    木长老见到王落辰避开了自己的攻击,再度感到意外。但他并不因此就善罢甘休,在树叶攻击没有得手之后。他手指再向大树一指,大树抖动了一下,树枝突然变得绵软下来。

    它们不再指向天空,而是低垂下来,如同藤条一样向着王落辰蔓延过来。

    它们的速度很快,不等王落辰做出反应,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枝条舞动着,从各个方向缠绕过来,将王落辰围在了正中间,令他无法躲避,只能硬接。

    璀璨星域被木长老打破,一时间难以再次凝聚。王落辰只要以元力之刃组成金字陀螺斩,向这些枝条斩去。

    金字陀螺斩的锋刃斩到这些纸条上,不停地发出元力湮灭的声音。但却是无法将纸条给斩断。枝条因此距离他也是越来越近了。

    这些枝条都是由元力构成,若被它们给缠住,王落辰的麻烦可就大了。

    因而,在这些枝条就要缠上自己时,心头生出一丝焦急。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轮巨大的红日突然向他当头罩了过来。

    红日才一靠近他,就马上放射出万道红光。那些红光照射在枝条之上,枝条马上枯萎,并冒出一缕缕青烟。

    “哈哈,木长老的元力乃是木元力,见到我这比火元力尚要炙热几分的阳元力,自然是要被克制的。”

    爽朗的笑声中,阳天火飞身到了王落辰的身边,全力催动那轮红日,继续为王落辰解围。

    “谢谢阳教主,木长老的这些枝条的确很烦人。我的元力居然砍不断它们。”在他的全力施展之下,那些枝条退开了。王落辰因此得以脱困。他便忙向阳天火致谢。

    “哎,盟主何必客气。我的元力正好有克制他元力的能力,自然要出手为盟主抵挡一二了。”阳天火笑笑,说道。

    他们两人正在客气,那边木长老看到自己的攻击被阳天火给击退,眉头一皱,冷笑一声说:“少得意,厉害的还没使出来呢。”

    随着他此言一出,大树的体积再次增加了一倍。

    便在这大树变得更为高大的同时,树下猛然出现一片阴影。这阴影好像会走动一般,从树下飘然而出,向着两人笼罩过来。

    被这阴影给罩住,王落辰和阳天火两人只觉自己浑身气息猛然凝滞起来,体内的元力就无法自如流转了。

    感知身体出现这一情况,两人心中不禁惊骇。要知道,一名武者无论是自保还是攻击,依仗的都是元力。

    如今,元力被人使用手段给凝固,他们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儿?

    两人不免有些着急。忙分别想辙,意欲从这阴影中跳脱出去。

    然而,他们试了几下,却发现自己被这阴影给罩住,就好像被一股粘稠的胶水给粘住了一样,动弹起来极其费劲。一时半刻地,怕是很难从这阴影中离开。

    “盟主,阳教主莫慌,他这阴影仍是木元力,只是略有变异。待我以金元力来破它。”

    看出两人的窘境,肖不弃伸手弹出一缕金光。金光化作一口大钟,高悬于王落辰他们两人头顶。

    随后,肖不弃心念一动,此钟便发出了一声悠扬的响声。

    “当——”

    钟声在天地间回荡,久久不绝。

    说也奇怪,就在这钟声响起之时,王落辰和阳天火感到自己周身突然轻快了很多。再看那围困自己的阴影,好像平静的水面一样,在钟声地激荡下出现了道道波纹。

    这些波纹令这阴影变得不稳定起来。王落辰他们瞧得明白,知道这阴影是被钟声给削弱了。马上趁机一闪身,从中挣脱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