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他说出这番话来,卓应儿会意。在一旁向大家招了招手,说道:“师兄说的没错,他们的秘密,我也知道。他和木长老交手,没空说,就由我代替他来讲好了。”

    “小丫头,你敢乱讲?”

    卓应儿这边才要讲话,水长老向她一指,一道晶莹剔透的水幕便向其笼罩了过来。

    “应儿退下!”

    水长老出手,他的攻击岂是卓应儿能够接下的?卓不群便忙飞身向前,将她挡在了身后。

    在此过程中,他体内元力狂泻而出,在身前形成一道高悬的冰瀑。

    “轰!”

    水幕碰到冰瀑,发出轰然巨响,狂暴的元力便从两件拟态武器相接触的地方,向四周波荡开去。

    被其波及之处的宾客和弟子,赶忙疾走避开。行走不及的,战力尚可的还好说,以自身战力将这股力量对自己的伤害降到了最低。战力差的就倒霉了,被殃及之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身体也是受了重伤,个个口吐鲜血。

    至于那些用来装饰的灯笼和彩绸,在这股力量席卷之下,全都变成碎片,在空中四处飘散。一时间,刚刚还好端端的礼堂被搞得一片狼藉。

    “水长老,你太过分了。对一个小辈竟然下这样的狠手。我冷月宫决不答应。”

    见到外孙女被人欺负,孙女的婚礼被破坏成这样,冷无痕心中顿时大怒,向阳天火使了个眼色,便飞身向水长老而去。

    阳天火会意。见冷无痕飞身而起,他也大叫一声“可恶”,向水长老飞去。如此一来,他们三个便成掎角之势,将水长老给围在了当中。

    王落辰那边,肖不弃和蔡不离也是双双飞出,协同王落辰,挡住了木长老。

    “要打架嘛?好啊。我兄弟两个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陪你们玩玩儿。”木长老见肖、蔡两人上来,微微一笑,轻蔑地说道。

    “你们两个老家伙,要打架就去外面打。不要打坏了我外婆家的东西。否则,我们会要你们赔的。”

    卓应儿见他要来真的,看了看满地杂乱不堪的东西,唯恐他们把这座大殿给拆了,忙向他们喊话说。

    “行啊,小应儿。你这张嘴我是记下了。哼,你给我记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有口不能言的。”

    水长老气量极小,被卓应儿言语冲撞了,自然是会记下这笔账的。只是,他战力虽高,在三名武圣横档之下,暂时也是奈何不了她的。只得发发狠,解一下心中的恶气。

    而木长老并不屑与卓应儿这种,在他眼中如小孩儿一般的女孩子计较。他被她给得罪了之后,只是瞪了她一眼,便转而向王落辰说道:“打架,这里的确不是个好地方。施展不开拳脚不说,待会儿若是将这大殿给打烂了,搞得尘土飞扬的,怪脏的。不如咱们出去打好了。啸天峰下便是旷野,那里打着舒服。怎么样?你们敢来吗?”

    “有何不敢?你们虽然战力很高,但我就不信以我们六人之力还打不过你们。”王落辰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然后,他向自己的两位师伯投去了征询意见的眼光。

    肖不弃便说:“他们在天下人面前破坏盟主的婚礼,简直就是对我们天道盟的羞辱。自然是容不得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以,今天这一战咱们一定是要打的。”

    而蔡不离没有说话,只是将眼睛闭上,默默运功。

    片刻之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随着他不停地催动功法,他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收缩起来。

    约莫五六分钟之后,他便由一个大肚翩翩、肥头大耳的胖罗汉,变成一个容貌俊朗,身材精干的帅哥模样。

    因为体型的变化,他的衣服显得肥大了许多,穿在身上很不相称。因而,他甩了甩肥大的衣袖说:“哈哈,我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了。为了这一天,我不惜自毁形象,修炼着金身罗汉功。没想到,今日终于可以恢复本来面目,潇洒大战一场了。只是,你们得等一下,本帅哥要去换身儿衣服。”

    说完,他便要找地方换衣服去。

    王落辰便在此时笑着对他说道:“蔡师伯,记得初次相见,你便说自己是个帅哥。我们还都笑话你。没想到,你这话是真的。是我们有眼不识帅哥,错怪你了。请允许我想您道个歉。哈哈。”

    “想不到师伯当日的一句戏言你都还记得。可见你的确是将师伯放在了心上了。就为这,师伯便不能让你白受今日之辱。你放心,待会儿师伯一定拿出真本事,为你出一口恶气。”说完,蔡不离便飘然离去,以一个足以迷死万千美少女的身姿,飞出了大殿。

    “哼!何道奎这老东西,居然连这种邪门儿的功法也交给他徒弟了。看来,我一直低估了他们师徒的感情了。还有蔡不离这兔崽子,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隐藏了实力。原来我以为他的战力在肖不弃和卓不群之下,如今看来,他反倒是三人之中最强的。哈哈。不过,这又如何?即便他陡然间增加了那么几分战力,对你们来说,也不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不信,你们走着瞧,过会儿该落败的依旧还是会落败。”

    瞧着蔡不离离去的身影,木长老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十分自信地说道。

    “司徒,别跟他们废话。咱们出去等他们去。今天咱们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战力,什么又叫等级碾压。不然,他们以为咱们还真奈何不了他们呢。”水长老拂了拂衣袖,便起身向外飞去,边对木长老说道。

    “哈哈。好,欧阳,你说得对。这次便先给他们一个教训,把他们给打趴下。看他们还怎么阻拦咱们带走那两个丫头。”木长老发了声狠,也向殿外飞去。

    他们走后,冷千山走过来,低声向冷无痕问:“母亲,要不要我启动护教大阵,将他们给困住?”

    “护教大阵乃是本宫最大的秘密,也是咱们最后的依仗,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所以,这时候是启动不得的,免得被他们给看出玄机,想出破阵之法。好啦,你战力不及你姐夫,就留在宫中主持一切吧。就由我和你阳师伯他们去会会这两个老不死的怪物好了。”冷无痕交待完毕,便向大家打了个招呼,飞身向水、木两位长老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