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他们的反应,木长老脸上不起任何波澜地说道:“我想你们都误会了。他之所以会被处罚,跟你们与五极门作对没有半点关系。这样对他,完全是因为他办事不力,丢掉三家界所致。任务失败,接受处罚。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不是吗?”

    “任务失败就要受处罚是没错,可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处罚吧?而且,你们也听到了。刚才他明明是在说要我们去救他。可见,他受到的惩罚不是一般的重,而是足以要他命的那种。所以,你们就不要再狡辩了。你们分明就是借口任务失败,将因我们而生出的怒火发泄到他身上。”卓应儿直言不讳地指出他的话不过是狡辩。

    王落辰也说:“行啦,木长老又何必这样说呢?你看你,都把我师兄的神念给带来了。又何必再遮遮掩掩地呢?你们想达到什么目的,说吧。”

    “哈哈,好,够直接。够痛快。不错,我们将这神念带过来,的确是有所图的。目的有三个,第一便是将三家界交还给我们。第二个,则是想让你们立刻解散天道盟,停止跟我们对抗。最后一个,则是想要吴梦雪和沙傲云随我们回五极门一趟。而只要你们让我们这三个目的达成,我们便将秦俊彦给送过来。怎么样?你们可答应?”水长老说话不饶弯子,直接将两人来此的目的,说了出来。

    “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水长老,你这打算盘的技术是瞎子教的吧?所以才会瞎打。竟然妄想以秦俊彦一人的性命,让我们答应你这么多事。你当我们是三岁孩子吗?”冷无痕一听他这话,顿时感觉对方实在是可笑之至。不由地出言讥讽了一番。

    “话不是这样说的。秦俊彦对你或许没那么重要,但对你们的盟主王落辰来说,却是不一样的。不信,你问问他,是不是愿意答应我们所说的这些。”水长老不理会冷无痕的讥讽,用手指了指王落辰,一本正经地说道。

    王落辰正要就此发表看法呢,听他点到了自己的名字。点了点头说道:“的确,秦师兄对我真的很重要。重要到让我解散天道盟和将三家界归还你们都可以。但,他却还没有重要到要用我妻子沙傲云和吴梦雪去换的地步。所以,若是你们愿意让一步。我可以考虑答应满足你们那两个条件的。”

    “哈哈。王落辰啊王落辰,你的确是够聪明。天道盟解散了你们可以再组建,三家界给了我们,你们也可以再夺回来。唯有你的妻子,若是被我们带回五极门,怕是你就很难再救出来了。所以,跟你一样,我刚才所提的三条。其他两条都可以更改,唯有第三条却是怎么样都无法更改或舍弃的。”

    “那就是没得谈了。师兄,跟他们费什么话?我看,既然他们来了。不如就趁着咱们人多,把他们两个给留下来。有了他们在手里,还愁五极门不放秦师兄回来?”

    水长老的话把卓应儿给惹急了,他刚说完,她便立刻小声儿向王落辰建议,别跟他们啰嗦,直接动手拿人。

    “傻丫头,你当他们两个是泥捏纸糊的,可以随便拿捏?他们可是战力高过咱们现场任意一人的五极门长老。这种老妖怪,咱们拿得了吗?所以,对他们,咱们还是能说话就别动手的好。”

    说完,他转而大声对他们说:“那照你们这么说,我也可以说,即便我们照办了,你们也会反悔的。到时候,我们的人被你们带走,而我的秦师兄你们却不放过来。我们岂不是干着急没办法?所以,这第三条我是怎么样都不会答应你们的。”

    “那就是没得谈了?不如动手吧?都说你战力进步挺快的。连我的四大影卫都有三个被你个收拾了。今天趁这个机会,我正好试试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木长老脸色一变,好像真要动手。

    王落辰向木长老摆了摆手,说:“木长老,何必动气呢?我说第三条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又没说不跟你谈。我想,我们这样好了。咱们将第三条改一改。把你们带我的妻子回五极门,改为带我回去。我愿意以自己换秦师兄。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还没等木长老他们说什么呢。冷无痕忙说:“盟主,你可不要开玩笑。你是我们的首脑。你怎么可以去做他们的人质呢?若是那样的话,我们天道盟上下岂不都要受制于他们五极门了?”

    在她之后,其他人也是纷纷表示不同意他这样做。

    正在他们七嘴八舌地劝阻王落辰时,木长老的声音响起。就听他说:“你们紧张什么?他肯代替吴梦雪和沙傲云去,我们还不要他呢。我们只要她们两个,其他人换作谁,我们也不要。这一点是不容改变的。否则,我们弟兄两个今天即便是大开杀戒,也要将她们给抢回去。”

    “哈哈,木长老终于是摘下面具了吗?好,很好。那么,两位长老,你们可不可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儿,说一说你们为何一定要带走我的妻子呢?换句话说,她们到底为什么值得你们这样呢?”

    王落辰等得就是他这句话,因而当他刚刚将这话给说出来,他立马就指着他质问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说出我们要带走她们的原因呢?我们五大长老要做什么,向来是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的。”木长老自然是不肯在天下人面前说出自己的目的了。所以,便耍起横,不讲理了。

    不理他的态度,王落辰面向众人,朗声说道:“你不说,我代你说。大家听着,这两位五极门的长老,之所以会要在婚礼上强抢我的妻子,是因为……”

    “王落辰,你敢!”

    木长老唯恐他说出自己的秘密,在王落辰刚要向大家说出五大长老以弟子献祭,延长自己寿命的事时,身子闪电般飞出,到了王落辰的近前。手一伸,便向他打出了一掌。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你不让我说,可如今知道你秘密的人又何止我一个?这么多人,你管得了吗?”

    王落辰伸手硬接了他一掌,借着两人手掌撞击所产生的力量,身体向后退去。在退的过程中,他趁机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