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暗自嘲笑着对方,王落辰加紧催动那五条神识所化的玉龙,将那座黑塔给彻底地收服了。s`h`u`0`5.c`o`m`更`新`快

    黑塔慢慢变成和原来一样大小,被他给封存在神识中。

    然后,他冲毕世明笑了笑说:“毕师兄,你送的信好像不简单哟。你这样对我,你说我该怎么对你才好呢?”

    “王师弟,你别这样说啊。我只是个跑腿儿的。长老们让我来送信,我就来了。至于信是如何写的,我就不知道了。”

    毕世明见王落辰刚才读信之时,神情呆滞了片刻,便知这书信大概有不妥之处。如今,又听他这样说,心中不免有些慌了。忙笑着将自己与这封信撇清了关系。

    他的意思,王落辰又岂会不明白,当即便笑了笑说道:“哎,毕师兄不必紧张嘛。我又没说这封信是你搞的鬼。而且,我相信,你也没有那样的手段。好啦,这封信里的小把戏也没能把我给怎么样,我也就不追究什么了。你请随意吧。”

    说完,王落辰对他做了一个请他离开的手势。

    毕世明很知趣,尴尬地冲王落辰笑了笑,便退回观礼的人之中。

    他才刚刚退下,后面送礼之人正要上来的时候,王落辰心中陡然生出一丝警兆。

    紧接着,他便看到自己和另一位送礼人之间的空间,好像被投入了石子的水面一样,不停波动了起来。

    “大家快散开!”

    见到这波动,王落辰立时意识到,有绝世高手要来了。

    在来人现身之前,敌友难辨。故而,他忙大声向大家示警。

    大家听到他的喊声,也发现了大殿中出现的这种诡异现象。心中惊惧,连忙向四下退去。

    而与他们相反,冷无痕阳天火他们在发现了这空间的波动后,不仅不退,反而全都飞身围了过来。

    他们刚刚才过来,那片波动的空间里便亮起了光芒。

    光芒中,两道身影逐渐凝实起来。

    “哈哈……”

    随着他们身体的凝实,一阵爽朗的笑声,便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响起。

    “来人可是五极门两位长老?”

    听到笑声,王落辰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便向他们问道。

    “你这小子倒是好耳力。仅凭笑声就可以辨别我们的是谁。不错,正是我们俩。司空和欧阳。”在王落辰发问之后,其中一道身影赞许道。

    随后,一身青衣,高大结实的木长老和一袭白衫,风流倜傥的水长老便露出了真容。

    “两位长老好雅兴,不在化极峰处理门中事务,却跑来我冷月宫参加几位小辈的婚礼。不知所为何来?”见到他们之后,作为主人,冷无痕向前一步,朝他们一拱手,说道。

    “哈哈,冷宫主。你们天地盟盟主这位圣境中的大人物举行婚礼,我们弟兄二人,岂敢不来道贺?所以,即便门中再怎么忙,我们也要跑一趟的。”木长老微微一笑,说道。

    “来便来吧,两位又何必多礼呢?在信中还送座黑塔给我。让我真是受宠若惊啊。”听他语气不善,王落辰向前一步,冷冷地回敬道。

    听了他的话,木长老身旁的水长老马上说道:“哎,结婚乃是人生大事,我们两人既然前来,自然是要跟大家一样,送份礼物给你的。不仅如此,我们怕只送一份显得寒碜,还特带了另一份礼物来。还请盟主笑纳。”

    说着,他手中飞出一物,轻飘飘地飞向了王落辰。

    因其速度不快,大家都清晰地看到了这东西是什么。

    那是一块念神玉。看来,水长老他们所送出的礼物,应该是某人的一份神念。

    王落辰自然也看清了向自己飞过来的是什么。只是,他有些不解,他们送自己这块念神玉是什么意思。

    不过,别管什么意思,因为有了刚才那封信的经验,他对这东西加了小心。

    因此,在它飞到自己身前时,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以一道法阵将其给包裹住,令它停在了空中。

    接着,他对木长老两人问道:“两位长老,这里面又是什么花样儿?不过,不管是什么,也奈何不了我的。呵呵。”

    “是什么,你可以将它里面的神念给释放出来看一看嘛。至于说这里面的东西能不能奈何得了你,还是看完之后再说吧。哈哈。”水长老似笑非笑地说。

    他这样说,王落辰自然不得不当众将这念神玉给打开了。

    于是,他便微微弯曲了一根手指,向着念神玉弹出了一道元力。

    元力飞入念神玉中,念神玉登时射出一道光来,在空中凝聚出一个小小的人影儿。

    这个人影虽小,但容貌衣着的细节却是样样清晰,令人一看便可以看出是谁。

    王落辰当即一眼便认出他是自己的师兄秦俊彦。

    只见秦俊彦手脚都被固定在一个制作精良,工艺复杂的刑具上,双目紧闭,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痛苦。

    片刻后,他的眼睛睁开,口里发出了几声喊声:“师弟,师妹,快来救我。师兄好苦啊。”

    这一句话说完,他便再次闭上了眼睛,头也垂了下来。似乎陷入了昏迷之中。

    影像至此就结束了。

    内容很简单,但它却深深地烙印在了王落辰心中,令他印象深刻。同时,心情也因此久久不能平静。

    “你们把我师兄怎么了?我警告你们。他是他,我是我,我和你们成为敌人,与他无关。你们不要难为他。有什么,尽管冲我来。”王落辰十分愤怒地向两人吼道。

    “就是,你们这算什么?亏你们还是五极门的长老,堂堂的大人物竟然用这种手段来威胁我们。你们好厚的脸皮啊。”

    卓应儿性子最火,见到秦俊彦遭受如此对待,心中的火气按捺不住,顿时就向着两位长老喷发了出来。

    而她一旁的劳思雅,见到这一幕之后,则是双眼含泪,浑身发抖,心疼秦俊彦心疼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另一边,顶着大红盖头的吴梦雪在见到这段影像后,也猛地掀开了自己的盖头,向两位长老怒目而视,恨恨说道:“你们竟然这样对待我的师兄。真是太可恶了。你们给我听着,赶快放了他,否则的话,我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替他讨回公道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在他们之后,冷无痕也向他们说道:“两位,你们这样做未免太过了吧?依我看,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你们说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