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毕世明的话想不明白,他却无暇再想了。他只是随着他叹了口气说:“是啊,真是遗憾。不过,我始终都相信,即便现在暂时分离,终有一天我们三人还会再相聚的。而且,那一天绝对不用等很久的。”

    说完,他便再次催动胯下骏马,从毕世明所在的这座小楼离开了。

    他们一行人,就这样吹吹打打、热闹非凡地进了内院,径直到了冷冰燕的住处。

    到了这里,在从门缝里向里面塞了三个大大的红包后,众兄弟们齐心协力地叫开了门。

    进入房里,又经过一番繁文缛节的折腾。王落辰终于将三个披红挂彩,大红盖头蒙了头的美女给接上了花轿。

    新人上轿,他们这支迎亲的队伍便从冷冰燕的住处离开,向着冷月宫为了他们这次大婚专门布置出的一座大殿而去。

    那地方经过大家的一番布置,如今是张灯结彩,一派喜庆。而宾客们也在冷月宫弟子的引导下,聚集到了这里。

    圣境之中,除了五极门、冷月宫和炽日教这三大教,尚有许多小的门派和势力。

    他们实力虽不强,每一家的人员也不算多,但麻雀就是再小它也是只鸟,三教举办什么活动的时候,为了彰显自己号召力不错,还是会向这些小势力发出邀请。

    何况,他们这些势力,在圣境中分布广泛,家数众多。个体实力虽然不值一提,但若是聚合起来,其总人数却是要超过三教弟子的。这样算起来,这股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故而,笼络他们,对三教来说,也并非是只为面子,没有半点好处的面子工程。

    王落辰他们的这次大婚,冷无痕他们几个也以天道盟的名义向这些门派和势力发出了请帖。

    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收到请帖后,也都派人带着礼物前来祝贺了。因此,在王落辰举行婚礼的这个大殿里,除了三教弟子之外,还聚集了约莫上万名圣境各派势力的代表。

    这些人再加上三教的弟子,便将这整座大殿给填充的满满的。里面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无比的热闹。

    对于这样热闹的场景,王落辰并不排斥。因为,从骨子里来讲,他是个喜欢热闹,喜欢被大家瞩目的人。

    今天,由于他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大家的目光自然便会集中到他身上。这并没有令他感到窘迫,反而因为大家的关注而变得热血沸腾,神采飞扬。

    他以三根长长的红绸牵引着三位新娘走进大殿,在众人的羡慕的目光下缓缓而行。心中充满了成为人生赢家的得意。

    他频频向大家招手,引来大家一片道贺之声。

    每当别人向他道贺,他便停下来对人家行礼。这拖慢了他从大殿门口走向大殿深处的速度。

    但坐在大殿深处,一张摆放着神像、牌位和贡品的桌旁,此刻正以欣赏的目光,远远地望着他的冷无痕和冷千山夫妇等人,却并未因为他前进的缓慢而不满。

    “大哥大嫂,你看看落辰,是不是很大气?若是平常的人,被这么多人关注,别说泰然自若地与大家交流互动了,只怕是窘迫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吧?所以说,你们选择落辰当女婿,当真是选对人了。”冷冰燕就王落辰的表现,以充满赞许的口吻向冷千山夫妇说道。

    “小妹,你这样说是在夸我们有眼光,还是在夸自己眼里不差呢?你可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落辰和应儿那孩子,可是也有些牵连呢。说不定,不知哪一天,我们这女婿也成了你的女婿了。”冷千山的夫人,跟她玩笑道。

    “这,孩子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应儿任性,且不定性。今天喜欢落辰,明天说不定又不喜欢了。所以,他们两个还不定怎么着呢。咱们哪,还是就事论事,只说眼前吧。”冷冰燕怕别人说自己女儿闲话,忙将卓应儿和王落辰的关系给定为了不确定。

    “哦,真是这样吗?我可是有些不信呢。你看应儿瞧他的眼神儿,一往情深的。好像今天的新娘子不是那三位,而是她这个伴娘一样。哈哈。”

    冷夫人瞧了瞧已经到了近前的新人们,指着正含情脉脉地紧盯着王落辰的伴娘卓应儿,笑着打趣道。

    冷冰燕顺着她的手指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心中不禁暗道,这丫头也真是大胆,大庭广众也不知道遮掩一下自己对王落辰的爱慕。这样公然流露真情,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她对王落辰心有所属吗?

    不过,心里这样想的。嘴上却不好说出来。只得对冷夫人笑了笑说:“大嫂,你看错了。她瞧着王落辰的眼神儿,哪儿是什么一往情深啊。分明是怕他走得快,她们几个跟不上队。所以,她没别的意思的。”

    “好啦好啦,你们姑嫂两个就别嘀咕这事儿了。新人到了近前了,新婚大典就要开始,咱们该正襟危坐,接受他们的叩拜了。”

    冷无痕听着自己女儿和儿媳之间的话,想起卓应儿和王落辰之间的事儿,不禁有些烦恼。忙借口典礼就要开始,叫停了她们两个的谈话。

    她们两个也听说了在议事厅中,冷无痕不同意卓应儿和王落辰发展恋情的事儿。如今被她一说,唯恐她生气,忙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卓应儿不知自己的行为引得母亲和舅母之间进行了这样一场谈话。她此刻依旧满目春情地看着王落辰。她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喜服的男人,幻想着自己今后要如何走进婚姻的礼堂。由于想得太投入了,人竟然有些痴了。

    被她陪伴着的冷泠弦隔着盖头看到她这样儿,不禁觉得好笑。暗中伸手在她腰间轻轻戳了一下,低声说道:“应儿,你有东西掉了。”

    “啊!表姐,哪有?我掉什么了?”卓应儿被她惊醒,忙低头寻找,却并未发现地面上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忙问她何以这样说。

    冷泠弦便吃吃一笑说:“傻丫头,真没有吗?我明明看到你的口水滑落了一地嘛。怎么,是不是瞧着他今日这样帅,对我们的婚礼眼馋了?”

    “眼馋?没有没有。我才不会眼馋你们这集体婚礼呢。我可是要跟师兄举行最盛大最风光的二人婚礼的人哪。怎么可能眼馋你们呢。嘻嘻。”卓应儿连连摇头,否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