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声响起后不久,震天响的鞭炮和礼花弹的声音也响彻了冷月宫的天空。s`h`u`0`5.c`o`m`更`新`快

    冷冰燕和冷泠弦的母亲,便在此时带着一群穿着喜服的侍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边走,冷冰燕还一边对王落辰说:“从这时候开始,婚礼便算作正式开始了。落辰,你还不出去?迎亲的队伍已经准好了,大家都在等你呢。你赶快去,也好早点来迎娶弦儿她们去拜堂。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王落辰一听,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哎呀,光顾着说话了。把要迎娶这事儿都给忘了。伯母,师母,我这就去。”

    说完,他便将已经被大家给叫醒的灭霸抱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哎,师兄。你带着他干嘛啊?把他留在这儿,由我们看着就行。”卓应儿见他走时还抱着灭霸,不禁有些不解地对他说道。

    “不行,灭霸作为我的徒弟。应该算作男方家的人员。不能留在这里的。所以,要跟着我来接亲才行。”王落辰笑着对她解释说。

    “也是哦,那行。你就带小调皮鬼走吧。”卓应儿摆了摆手,说。

    于是,王落辰就转过身向外走去。但才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卓应儿说:“应儿,你的三位姐姐要和我成亲。你罗姐姐战力有不行。护佑若曦的重任便落在了你肩上了。你可要寸步不离地看着若曦,记住了吗?”

    “哎,知道了。孩儿他爹。你就放心出去吧。”卓应儿像小媳妇似地,亲热地答应道。

    她这话,立刻引得大家笑了起来。

    罗凝玉听了,笑话她说:“应儿,你这一句‘孩儿他爹’,怎么让我听着就好像若曦是你生的似的。哈哈。”

    “罗姐姐,好啊,你取笑我。看我饶得了你?”

    卓应儿话一出口,自己也是觉得有些不妥,不觉就羞红了脸。被大家一笑又加上罗凝玉一说,顿时羞得不行。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她便跟罗凝玉嬉闹了起来。

    她这么一闹,屋里的气氛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王落辰便在此时走出了房间,抱着灭霸去迎亲的队伍那儿去了。

    穿过几道宫门,用了十几分钟,他来到了一处大院落。在这里,他见到了以墨可、顶梁柱、甄仁才、李英雄、朱立军为首的,声势浩大迎亲队伍。

    这支队伍约有上千人,成员除了天命社的骨干之外,还有三教中年轻一辈的翘楚。但冷凌风和阳斩星因为要负责边防,尽管他们跟王落辰的关系非常要好,也没有能够参与其中。

    他们见到王落辰来了,便在墨可他们几个领队的号令下,开始排队。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还将自己的所要用到的道具给准备好了。

    所谓的道具,便是鲜花、彩旗和一些写着喜庆话语的牌子等等一应物品。他们将这些全都拿在手里,或捧或举,以营造喜庆的气氛。

    在整理好了这些之后,墨可牵过来一匹披挂着红菱的高头大马,让王落辰骑上去。

    王落辰笑笑,便要抱着灭霸上马。墨可忙说:“师弟,你抱着个孩子算什么事儿啊?难道你想让大家觉得你这徒弟是你的私生子?不行不行,这可不行,这可是要闹笑话儿的。所以,你啊,赶紧把孩子给我吧。”

    “师兄,那你可得照顾好他啊。”王落辰想想墨可说的挺有道理,便将灭霸递给了他。

    墨可接过去,拍了拍灭霸的小脑袋,对王落辰说:“师弟尽管放心。你师兄俊彦和师妹梦雪小时候就是师兄看的。我看孩子的经验可丰富着呢。一定会将你这徒弟给照顾好的。”

    “谢师兄。那咱们启程吧。”

    王落辰飞身上马,冲墨可说了声感谢,便请他带领大家前去迎亲。

    墨可冲他一笑,转身高喊了一声:“弟兄们,咱们走。告诉乐队,给我卖力地演奏。哦,还有,负责放礼炮的,可不要偷懒。这一路之上,你们要确保这礼炮一刻都不带停的。”

    他的话一出口,迎亲队伍顿时欢呼和口哨声响做一团。这支迎亲队伍,马上就变得充满了喜庆的意味。

    随后,乐队和礼炮声也响了起来。这两样儿声音一出现,整支队伍的气氛更是达到了高潮。

    “走咯!”

    被大家的情绪感染,王落辰也是激动起来。他向着大家高声叫喊了一句,便催动马匹向新娘子们所在的院落进发了。

    他们这边的动静这么大,早惊动了三教的弟子以及圣境中各方势力派来观礼的人员。

    他们全都向这边聚集过来,站在迎亲队伍经过的道路两旁,笑盈盈地看热闹。

    边看,他们之中有认识王落辰的还边向他打招呼,开玩笑。

    这其中,便有逍遥族的族长白可寒。他大声对王落辰说:“盟主,你穿上这身喜服真是好精神啊。怎么样,一下娶到三位美女,高兴坏了吧?”

    “哈哈,老族长。高兴,高兴。这心里一高兴,待会儿便不免要多敬你几杯喜酒。到时候,你可不要客气哟。”王落辰在马上大笑着回应道。

    “那是一定的。盟主敬酒,机会难得,我一会儿当然不会留量的。哈哈。”白可寒也大笑着说道。

    两人说了这两句话,因为要赶在吉时行礼,王落辰便向白可寒抱了抱拳,继续前进。

    又走了数百步,路旁的楼上,有人向他招呼道:“王师弟,你和吴师妹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是可喜可贺。师兄在这里提前祝你们一生恩爱,白头偕老。”

    王落辰抬头看去,见说话之人是一袭白衣,凭栏而立的毕世明。微微一笑,回应道:“谢毕师兄,我和师妹定会如师兄所愿,一生一世相亲相爱的。师兄,待会儿喜宴之上,还请多饮几杯。”

    “一定一定。师兄有幸来参加你们的婚礼,怎么会不多沾些你和师妹的喜气回去呢?只是可惜的很哪,秦俊彦师弟和你们情同手足,却是无缘来此喝杯喜酒。为兄还真是有些替他感到遗憾呢。”毕世明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却突然说出了好似伤感的话语。

    在这喜庆之时,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王落辰自然是不会认为他真是替秦俊彦感到遗憾。

    他明白,这家伙话里必定是另有所指。

    但他说这话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呢?是想取笑他们师兄妹三人如今分属两派,不再和睦如初呢?还是想以秦俊彦在五极门掌控之中这件事,来对他表达一种威胁的意味呢?

    一时间,他有些吃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