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应邀起身,随他向门外走去。才走两步,便感知到外面有几人走来了。从气息和能量波动来看,王落辰断定,来人似乎正是冷无痕他们。便和卓不群相视一眼,说道:“师伯,看来咱们不用去了。”

    “想必是这里的事情已经惊动了他们几位,所以他们才赶过来的吧。正好,省得咱们再一一去请了。”卓不群自然也感知到了外面来人是谁,他说了声正好,便招呼着王落辰向外迎了出去。

    他们才刚走到门口,便碰到了正要进门的冷无痕。

    她作为冷冰燕的母亲,进入自己女儿的住处不避讳什么,因此不用人通传就先走了进来。

    “盟主,听说你们这里来了奸细,我特地过来看看。怎么样?大家都没有事吧?”一见到他们,冷无痕便关切地问道。

    “谢宫主关心,来人只有一个,已经被给抓住了。我已让人暂时押送去了小广寒宫,正要派人向你禀报,请你定夺如何处置他呢。不想,你就来了。”王落辰笑回答她说。

    他们说话的同时,卓不群已经将阳天火等人给迎了进来。

    大家一见面,他们几人也都向王落辰询问那名奸细潜入的事情。

    王落辰和卓不群便一边把他给让进房子里,边将抓到那人的情形跟他们描述了一下。

    众人听后,都说五极门的那几个老怪物果然是奸诈,就知道他们不会那么好心,在王落辰大婚之时不仅不趁机兴兵,还派人过来庆贺。

    见大家都这么说,王落辰便说:“所以啊,今晚的行动恐怕只是他们计划中极小的一部分。明日,或许他们会采取更多的行动呢。对此,咱们需早做准备才行。”

    “盟主所言极是,只是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除了他们这支前来庆贺的队伍,不知道他们暗地里还安排了多少人马。也不知道他们将会从何处下手。事情不免有些难办呢。”阳天火急切地说道。

    听出他语气里的急切,王落辰说:“阳教主也不必太过着急。虽然不知道他们会如何行动,但我想,他们若是要有所行动的话,恐怕还是会借用,已经进入冷月宫的这支贺喜的队伍来展开的。所以,咱们明日便只需派人盯紧这支队伍的人,由他们身上入手便是。”

    “盟主所言极是。既然一时间无法确定他们隐藏在暗处的力量,便只需对付他们明处的力量就好。或者,由这支队伍,咱们可以顺藤摸瓜,将他们背后的力量给牵扯出来呢。盟主果然高明,阳某,佩服!佩服!”阳天火听了他的办法,茅塞顿开。心中欢喜之际,不由地赞叹王落辰智谋的高明。

    而冷无痕则说:“我原本是打算现在就派人将五极门的人给抓起来的,听了盟主的话,才觉得自己这想法不免过于简单粗暴了。不如盟主思虑深远。”

    蔡不离在一旁笑了笑说道:“怎么样?两位前辈。刚才来的路上我怎么说来着?我说咱们不必着急,盟主定有计较。你们看,叫我说准了吧?”

    “论起智谋来,咱们的确不如盟主。我看,就按他说的办吧。”肖不弃赞许地冲王落辰笑了笑,也一脸佩服地说道。

    听他们都同意了王落辰的想法,卓不群便向王落辰问:“落辰,你看大家都同意了你的想法了。具体该怎么办,你就跟大家说说吧。”

    身为盟主,王落辰自然便有统御和调配天道盟内所有人员和资源的权力。特别是在大家都跟他的想法保持一致时,他这权力行使起来便是更为地顺当。

    因此,听大家都认同了自己的想法,他略微想了想,便将自己的计划详细地跟他们讲了。

    在讲的过程中,大家也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都被他给一一采纳了。

    就这样,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之下,一个利用五极门贺喜队伍,将五极门的行动给破坏掉的计划便制定了出来。

    计划制定好之后,大家就马上行动了起来。

    而此时,距离天亮也已经不远了。

    天一亮,大婚的各项活动就要举行。王落辰在送走冷无痕等人之后,伸了一下懒腰,回到了房子里。

    他向诸位已经再次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美女们说道:“我的新娘子们,让咱们大家都高兴起来。别让昨晚的事或者今天将要发生的不愉快地事,破坏了咱们的心情。我想,婚礼什么的只是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咱们以后能够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生活。你们说对不对啊?”

    “嗯,师兄说的没错。我们才不会在乎婚礼这个形式呢。因此,就算咱们今日的这个婚礼,会因为一些人的破坏而办得有些不太顺。我也不会在意的。我在意的只是过了今天之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师兄以夫妻相称,组成一个家庭共同生活了。我想,云姐和雪姐姐也一定是这样的想法吧?”一脸幸福地冷泠弦响应到。

    就她的话,沙傲云和吴梦雪也都点了点头。

    卓应儿此时便说:“唉,都怪你们太心急,非要在咱们和五极门对立之时大婚。若是学我这样,师兄一日不踏平五极门,我便一日不与他举行婚礼。就没有这些事情相扰了。而且,到时候,师兄做了这圣境之主,我们风风光光地在天下人面前大婚,岂不是要比现威风?嘿嘿。”

    说完,她还闭上了眼睛,现出了一副幻想未来,沉醉梦想的样子。

    这令沙傲云三人忍不住对她嗤之以鼻,纷纷出言反击她。说她真是虚荣,太过在乎形式,不如她们这样洒脱,看得开。

    她们几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玩笑,争辩。冷月宫中响起了晨钟。

    悠扬的钟声宣告着新的一天的到来,提醒着她们,令她们终生难忘的人生大戏开场了。

    这一刻,她们都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默。

    房间内顿时变得十分安静。于这安静之中,她们都默默地向上苍祈祷,祈祷这一日能够过得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也祈祷她们和王落辰的幸福生活从此开始,一直延续下去。

    正当她们都在想心事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充满喜庆意味的乐声。

    这是冷无痕让人组织的足有五百人的大乐队演奏出的礼乐。它在向大家宣告,婚礼正式开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