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被王落辰踩在脚底,动弹不得,血气无法运行,隐身术就破了。**shu05.com更新快**他的身形变得凝实起来,容貌也便露了出来。

    只见这人一袭黑衣,年龄约莫在五十岁左右,长得是身形瘦小,面容平庸,全身无一处出众之处。

    若是非要从他身上长出点特点来,只能说,此人的一双眼睛要比平常人明亮几分。便是在房间之外这灯光不甚明亮的地方,双眼也显得炯炯有神,透着机警和精明。

    王落辰之所以会注意到他这双眼睛是因为,此刻这人便正用这一双眼睛恨恨地望着他,向他表达自己的怒意。

    瞧见他这样,王落辰脚掌在他的胸口搓了一搓,问道:“怎么着?不服气?不甘心?没想到自己如此轻易地就被我们给擒住了?”

    “当然不服,你们人多欺负人少。若是单打独斗,我早就脱身而去了。哪里会被你给制住?”那人一脸不甘地说道。

    “说这话就没有意思了。你既然接了这样的任务,孤身前来作恶,便应该能预料到自己会有失手被擒的可能才对。所以,既然被我们给抓住了。我劝你也就不必多说废话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听。我想听的是,这一次你们前来冷月宫,除了你的行动之外,还有没其他阴谋?”王落辰不理他的不甘,将话题转到他所感兴趣的事上面。

    “没有。即便是有,你想以我的立场,我会告诉你吗?”那人将头偏向一边,气呼呼地回答说。

    “你不说是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手脚砍下来?”

    见他不肯说,在一旁的卓应儿急了,马上拿了把剑上来,对他喊打喊杀。

    被她给威胁了,那人微微一笑说:“我做了这么多年密探,早就知道自己早晚会死的。所以,你也不用这样威胁我。这件事任凭你如何问,我都是不可能说的。”

    “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我想要知道的。只不过,那样的话你或许会因为我使用的手段而变成白痴。”王落辰挥手制止了被激怒的卓应儿对他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向他冷冷一笑,说道。

    “我不信你有那样的手段。你少唬我了,我是不会怕的。”那人只当王落辰是吓唬他的,根本就不信他拥有什么可以将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给获知的手段。

    “你不信?好,那我们就来试试好了。这个方法说起来十分的简单粗暴,便是利用我神识力比一般人强大这一点,以神识强行侵入你的脑海。将你隐藏起来的秘密统统给攫取出来。只是,因为是强行攫取的,违背了你的意愿。这一过程中难免会受到你神识的阻挠。这样一来,咱们两人的神识就不免会将你的脑海当做战场,进行一番征战。你想想,如果一旦征战起来,能不对你的脑海进行一番破坏吗?到时候,你的脑海被破坏掉了,你可不就变成白痴了吗?”

    王落辰怕他不信,将自己的手段详细地对他解释了一番。

    随后,又将神识外放,向着他的脑海侵入了半分。

    神识刚刚侵入他的脑海,这人便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地疼痛。

    他顿时就慌了,忙向王落辰说:“求你杀了我吧?别用这种方法对付我。我不想变成白痴。要知道,我这辈子可一直都比别人活得更精明些啊。”

    聪明人可以不惧死亡,但却不能忍受自己突然之间变成一个傻瓜。

    这人此时便是这样的想法。因而,王落辰的这一招祭出,顿时让他慌神儿了。

    “杀你很容易,只要你把我想知道的给我。我定然会给你一个痛快。反正,即便我不杀你,我想你回去之后也活不成。说不定比在这里死还要痛苦。我倒是乐意帮你的忙,让你快速而无感地死去。只是,还是那句话,你不能白得这样的好处啊。你得用我所感兴趣的信息来交换。你是聪明人,怎么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吗?”

    见他慌了,王落辰便知道他的心理防线怕是要被自己给攻破了。顿时又将一个让他心动的筹码给抛了出去。

    做密探的一旦失手被擒,即便不会被抓他的人弄死,也会被自己人给干掉。尤其是那种失手被擒之后,又好端端地被人家给放回去的。

    这种人,回到自己一方之后,难免会被自己人猜疑。

    这一猜疑,自然就要使出种种手段来测试他的忠诚度。那样一来,他便遭罪了。整天被人家以怀疑的眼光看待,还要时时接受各种测试和审查,身心俱疲是肯定的了。那滋味儿,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死了呢。

    所以,他们这种人,一旦被抓住。只希望能够不受折磨的速死,并不奢望对方会善待自己或将自己给放走的。

    有此原因在,王落辰所说会让他痛快而无感地死去,简直就是对他的恩赐。是他痛苦之际突然而至的蜜糖。他岂能不此动心呢?

    便在王落辰说了这番话之后,他长叹一声说道:“如果你只能够说到做到,那我便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你吧。”

    见他终于松口,王落辰心中不由地一阵窃喜。

    他对那人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王落辰一向守信重诺。答应给你一个痛快,自然便不会食言。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再说了,这种事原本就是一场赌博。你落在我手上,还不是我想怎么对你便怎么对你?我答应了你什么,倘若到时候不兑现你又能奈我何?所以,我说话算不算话,只能赌人品了。当然,事到如今,信不信我,还得由你自己决定。你说呢?好啦,话尽于此,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嗯,你这几句话说的倒是实在。好,就冲你这几句话的份儿上。我便说了。”王落辰的话起了作用,那人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他说出自己所掌握的隐情。

    据他说,他的行动在他看来应该只是一个试探性的计划。派他来的水长老和木长老,大概原本就没有指望他会成功。

    也就是说,他本来就是一个被人家给牺牲掉的小卒子。他的作用,只是用来探一探王落辰他们的虚实,并以他的失陷来麻痹他们的。

    他们便是想让王落辰这边觉得,他们的计划不过就是想偷个孩子,然后利用孩子来劫持两个女子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别的计划,不需多加防备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