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今夜怕是再也无法脱身了。他几十年来执行任务从未失手的记录,怕是也要被打破了。因此,他后背的寒意不由地就传遍了全身。

    这寒意透彻身心,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了起来。

    “怎么?你怕了?”

    就在他的身体才刚刚发颤,那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而此时,他看到沙傲云和吴梦雪已经欢喜地抱着脱离险境的孩子,仔细查看起来。而那声音,便是从她们身边传来的。正更加证明了,这人就是人家那一边的。

    “谁怕了?我要离去,你们谁又能拦得住我?我所以留下来,只是很好奇你是谁?我怎么看不到你?不如你现身与我一见。见到你后,我就离开。”

    他对隐藏在暗处的这名男子很是畏惧。因而,便想了一番言辞,诱他现身。

    那男子听了,冷冷一笑说:“我在暗处令你心里害怕,你便想让我现身,方便你掌握我的形迹,你也好伺机逃走是吗?不过,我告诉你,就算我现身出来,你也一样不要妄想逃走的。”

    话音未落,只见沙傲云的身旁,一个满脸冷笑的男子就凭空出现了。

    这人见到这名男子后,十分惊奇地问:“王落辰,是你?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这我倒是不知道。”

    “哦,你认识我?既然这样,让我来猜一猜你的身份好了。你应该是五极门戒律院的人。你会隐身术,且执行这种卑鄙猥琐的任务。应该便是传说中的戒律院的密探。对吗?”

    王落辰听他认识自己,立刻便想起从前在五极门时,曾经被人监视的经历。顿时知晓了这人的身份。

    “你竟然知道我们的存在?你还真是神通广大,我们都小看你了。不错,我正是戒律院幽隐司的人。此次是奉命前来请沙傲云和吴梦雪回去一趟。不过,你放心,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让她们回去小住几日而已。”

    那人没想到王落辰能一语点破自己的身份,心中再次吃了一惊。不由得暗叹自己这次若是真栽了也是活该。谁让自己这一方低估了对手呢。

    但他毕竟是老手,这一生见得风浪多了,多少都有些定力的。因而,吃惊过后,便立即平静了一下心绪,大方地向王落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将自己来此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我呸!满嘴鬼话。说什么来请我两位姐姐去五极门小住几日。谁信呢?她们若是被你们给抓回去,还能得好?所以,你少在这里信口开河,巧言令色了。我们也不听你废话。我劝你,识相的便乖乖束手就擒。那样的话,待会儿我还能一刀砍了你,给你来个痛快的。若是不识相,要我们费力气抓你,姑奶奶气头上,一定会慢慢把你给折磨死。”

    卓应儿跟着王落辰征战血域影界,经历过大小阵仗,手上也杀过不少人,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弱女子。因而,在听了那人满口胡言后,心中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对他起了杀心。

    她的这一番言语,令那人心里一紧。忙又打起了几分精神,全力关注着周围的动静,唯恐被王落辰他们给偷袭了。

    就在他小心戒备之际,王落辰向卓应儿摆了摆手说:“哎,应儿,何必这么凶呢。我想这位仁兄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所以,我在这里把话撂下。只要他可以配合咱们,乖乖地将他们此次计划和盘托出。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便给他留一条生路。”

    谁知,他的话,那人却不信。他这里刚说完,那人就说道:“你也不必以好话相骗。今天既然被你们给围住,便知已经无法脱身了。心中也是做了必死的打算。所以,你想要知道的事,我是一句也不会说的。你要抓我,尽管放马过来吧。”

    王落辰原本想省些力气,骗他向自己投降。没想到这家伙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肯上当。不禁恼怒,冷冷看了他一眼说:“好,痛快。有种。希望你待会儿不要后悔才好。”

    嘴里说着话,他手里已经暗中将幻影神枪给扣好了。

    接着,不待自己话音落地,心念一动,幻影神枪便由他手中飞出,向那人一条腿打去。

    “噗!”

    幻影神枪一击而中,正打在那人腿上。但奇怪的是,那人被打中了,却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众人正暗中好奇,就瞧见那人的身影竟然如一滩烂泥一样委顿在地。

    这就更让大家感到好奇了。不明白他何以会这样。他们忍不住向前查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他们的脚步刚动,却听见在房顶戒备的冷冰燕发出一声怒斥:“恶贼,哪里走?”

    随着骂声响起,她手掌中一轮明月腾空而起,对着空中如流星般飞去。

    “可恶!”

    明月到处,大家看到空中现出一道黑影。

    那黑影正飞速上升,意欲从这里离去。不想却被冷冰燕的一轮明月给当头拦住了。

    那明月上隐隐有能量在流动。显然这一击,冷冰燕是丝毫没有留情。

    她能得到卓不群的欣赏,嫁给他做妻子,战力自然是不弱。她这一击,虽然没有武圣的攻击惊人,但也远非一般的人物可以出手相抗。

    那人极为机敏,自然是一眼便判断出了冷冰燕这一下子的强横,不是自己可以硬接的。因而,不得不自认倒霉地大叫了一声可恶,转向地面坠落下来。

    “早说了你跑不了的。偏不信。怎么样,死心了吧?”

    见他重新落下来,王落辰出言讥讽了一句。身后释放出光翼,向他飞速迎了过去。

    人还未到,幻影神枪却已先飞向了他的脚底。

    “噗!”

    “唉哟!”

    这一次,他人在空中,脱身乏术,脚底板一下就被王落辰的幻影神枪给穿了个透亮儿。

    脚掌吃痛,他身形不稳。大叫一声,便“扑通”一下摔到了地上。

    便在他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抱自己痛彻心扉的脚,王落辰的一只脚便如影随形地来到他胸前。

    “嘭!”

    脚掌踏在他的胸口,发出一声空洞的响声。然后,他就感到一股如山岳般的重力向自己压了过来。

    这力量大到他无可抵挡,身不由己之下,他就被这力量给死死地压制在了地面上。

    “你,跑不了了。哈哈。”

    踏在他身上的王落辰,得意地大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