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她们两人过来,卓应儿便将手中木牌举起,让灯光将它照亮。

    “务必?什么意思?务必什么?”见到木牌上刻着的两个字,卓应儿不禁小声嘟囔道。

    “翻过来看看,后面还有没有字。”吴梦雪提醒说。

    于是,卓应儿便翻过来,见后面也有两个字。却是“小心”二字。

    “小心?小心什么?这是什么人在跟咱们打哑谜?”冷泠弦见到木牌后面这两个字,心中更加困惑,忍不住说道。

    “别管是谁,从他留下的‘务必小心’这四个字来看。此人应该对咱们没有恶意。”吴梦雪说道。

    “我看未必。此人藏头露尾,鬼鬼祟祟的,怕不是什么好人。他留下这四个字还不定是什么意思呢。”卓应儿对此有不同看法。

    三人正说话间,被惊扰了的冷冰燕带着沙傲云她们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她到了三人近前,问了问情况,又看了一下卓应儿手中的木牌,说道:“不论此人这么做有何居心,单说他能在我防备森严的冷月宫中来去自如,就不是个简单人物。所以,这件事还是得要引起咱们的足够重视才好。”

    “嗯,卓伯母所言甚是。出了这样的事,别管他的话是真是假,咱们还是加点小心的好。免得万一真出点什么事儿,这大喜的日子就扫兴了。”罗凝玉极具智慧,她心思一转,也是这样的说法。

    “娘,各位姐姐,要我看呢,大可不必太在意。你看这冷月宫中,有我外祖母和阳教主以及我师伯和我爹他们坐镇,除非五大长老亲来,否则凭其他人的实力,还有谁能在这里玩出花样儿来?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啊?”卓应儿不以为然地说道。

    “应儿所说倒是有些道理。只是,你所说的是人家明刀明枪地跟咱们对着干的情形。但,若是人家不跟你来明的,而是玩儿阴的呢?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些时候,咱们即便是防范的再如何严密,也难免百密一疏,给人家可趁之机的。因此,咱们还是小心点好。来,把木牌给我看一下,看看可能瞧出什么端倪来。”沙傲云边要大家不可对此警告掉以轻心,边向卓应儿将木牌要了过来。

    卓应儿便将木牌递给了她。她接过来,凑着灯光仔细看了看。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随即,便陷入了沉思。

    卓应儿见她接过木牌神色有变,忙问“云姐,你可是看出了什么?”

    她一问,沙傲云便回过神儿来。她笑了笑,摇摇头说:“没有啊?刚接过来时,觉得这种木牌似乎在哪儿见过,但仔细想了想却又觉得是自己想岔了。”

    “我看,既然没有更多的线索,咱们也不必在外面站着了。夜已深了,露水重,大家别着了凉。不如都回房去吧。”冷冰燕见大家也搞不出个头绪,便招呼大家回房去。

    大家听了,便随她一起回到房中。

    到了房内,因为没有更多的线索,她们就将这件事给暂且放到一旁,不再讨论了。转而说起明日大婚时该注意的细节问题。

    等到这个问题她们也讨论过了。冷冰燕回自己房中休息,她们便再次入定,休养精神。

    她们刚刚入定后不久,王落辰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

    他见大家无论是新娘还是伴娘都穿戴整齐了坐在矮榻上入定。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为她们对自己妆容的在意而感叹了一下。

    随后,他怕惊动她们,便悄悄退出房间,去卧房看自己女儿若曦和徒弟灭霸。

    才刚走出房间,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转头看时,却发现是沙傲云跟了出来。

    他便冲她笑了笑,轻声问道:“你怎么没休息?”

    “嘘,我有事要等你回来说,所以没睡。但,咱们不能这儿说,免得吵醒大家。”沙傲云低声回答。

    说完,她便先行一步,向卧房走去。王落辰不知她要说什么,但见她有些神神秘秘的,便来了兴趣,紧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卧房,沙傲云先给若曦换了块尿布,又为灭霸盖了盖被子,才回头对王落辰说:“就在一个多小时前,有个神秘人给我们留下了这个。”

    说着,她将那块刻着“务必小心”四个字的牌子,递到了王落辰面前。

    王落辰结果木牌,看了看上面的字,面带不解地问:“务必小心?这是何意?难道是说要咱们防备有人在婚礼上闹事?见到来人了吗?”

    “没有!关键便是这个。且不说冷月宫如今是戒备森严,外人很难在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进来。单说,凭应儿她们三个的战力,居然都没有看到那人的背影,弄清人家将木牌扔过来的方向来说,那人的战力就太过惊人了。所以,这令我对这人的身份起了疑心。然后,当我看到了这牌子。对那人的身份,心里顿时有了几分把握。”沙傲云向王落辰缓缓说道。脸上的神情有几分复杂。

    王落辰见状,忙问:“这么说,你通过这木牌已经对那人是谁有了清晰地判断了?”

    “不是牌子,准确地说,是牌子上的字。这个字我太熟悉了,他以前写字的时候,我可是常常为他磨墨的。”沙傲云有些伤感地说道。

    “熟悉的字?磨墨?我想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这世界上和你如此亲近的人,不多。能令你提到时就伤怀的,怕也只有一个。只是,这怎么可能呢?他和其他人可是一体的啊。他怎么可能做出有违他们整体利益的事情呢?”

    王落辰也想到了那人是谁,但他却有些不太相信那人会那么好心,亲自跑来冷月宫向他们示警。

    “可在这世界上,人与人之间,除了利益之外,还有其他东西存在的呀。毕竟,我可是他养大的。我相信他对我还是很关爱的。辰,我觉得,他或许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不是吗?还记得当初其他几人都因为你是薛步尘师叔的推荐来的人,不想你入门。只有他没有这样的意思,还为让你入门做了一些事情的。所以,今天他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来,我觉得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或许,他真的不想我们受到伤害的。你说呢?”

    沙傲云自己已经确信了今晚前来那人便是她所认为的那个,因而她便试图让王落辰也相信,那人是会做出今晚这种事情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