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面露忧色,沙傲云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狂霸星人的实力在那儿摆着呢。咱们若是一时斗不过他们,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血族之事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不必过于忧心的。你说呢?”

    “对啊,有的时候,当退还是要退的。以退为进,也不失为明智之举。谢谢云姐,你的话让我心中的疙瘩一下解开了。对于如何处理血族的事,有了更为明确的打算。为了奖励你,待会儿我一定要多给你夹点菜。哈哈。”沙傲云的话点醒了王落辰,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别,我才不要吃那么多呢。你看我生完若曦之后都已经胖了一圈儿了。若是再多吃,恐怕早晚要变成肥婆了。那样的话,可就没有其他姐妹漂亮了。到时候,你怕是要不喜欢人家了呢。”沙傲云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略微胖了一点点的身材,娇声玩笑道。

    “得了吧,云姐。你胖了这么一点点,看上去可是比原来还漂亮呢。他会不喜欢看你?只怕是,他以后都要被你给迷得神魂颠倒呢?”看她冲王落辰撒娇,罗凝玉打趣道。

    沙傲云听了,正想反过来说她。却听在一旁听大人们说话的灭霸,扯了扯罗凝玉的衣角,问道:“师娘?什么叫神魂颠倒?”

    看着他充满求知欲的眼睛,还有那一本正经想要知道答案的神色。罗凝玉和沙傲云忍不住,噗的一下笑了。

    王落辰便走过去,在他后脑勺儿上轻轻拍了一下说:“这便是神魂颠倒。”

    他的手拍在灭霸脑壳上,虽说并没有用力,却也叫他的脑袋小小的震荡了一下,立刻出现了一瞬间的眩晕。

    灭霸便以为师父是跟自己说真的,神魂颠倒便就是这种感觉。就摸着脑袋对王落辰说:“哦,师父,我知道了。原来神魂颠倒的意思就是说,我云师娘以后也要这样常常拍你的脑袋吗。唉,看来,师父以后要多受苦了。”

    “哈哈……”

    他的话,好像一颗笑弹在空中爆开,顿时引得沙傲云和罗凝玉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而受她们的感染,罗凝玉怀中的若曦也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并且小胳膊儿小腿儿还不停地动弹着,显得她此时极为欢乐。就好像听懂了灭霸所闹的这个笑话一样。

    “人才,灭霸,你真是个人才。师父真是被你给打败了。好啦,这个问题你愿意这么理解就这么理解好了。现在呢,咱们还是赶快去吃饭吧。不然,再让你说下去,不光你两位师娘,便是你的小师妹也要被你给逗得把肚子笑疼了。”

    王落辰弯腰抱起他,伸手在他的小脸儿上宠溺地捏了捏,朝餐厅走去。身后,则跟着轻抚着胸口,尽量忍住笑沙傲云和罗凝玉,以及仍在笑个不停的若曦。

    他们几人到了餐厅,先到的冷泠弦她们就问他们刚才为什么笑。罗凝玉就将灭霸刚才所说的充满童趣的话,跟大家复述了一遍。

    大家听了,不免也跟着笑了一回。

    笑声中,大家开饭。这顿饭不用说吃的也是十分愉快。

    饭后,冷泠弦提出大家去试穿礼服。他们便一起起身,出了冷冰燕的住处,去府库试穿礼服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便是过着这种快乐的生活。其间,也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到了第三日,婚礼就拉开了序幕。

    按照风俗,首先要做的便是祭祖。也就是去冷月宫历代祖师所在的祖庙举行一个仪式,焚香祷告,告诉他们一声他们的子孙即将大婚的消息,并祈求他们保佑子孙婚事顺利进行。以及请他们仙体驾临,喝杯喜酒。

    这个仪式是相当郑重的,所以程序便有些繁琐。耗费了小半日才进行完毕。

    进行完这个之后,新娘和新郎便需分开,各自进行婚礼的最后准备工作去了。

    新娘要去化妆,新郎则是会见提前到来的亲朋,陪着他们吃酒。

    这又耗费了他们大半天的时间。

    如此,这一天便是过去了。所有的事宜在这一天也都准备停当,大婚便要在第二日早上如期进行。

    人生大事即将进行,冷泠弦、沙傲云和吴梦雪都有些兴奋,且因为怕妆容和礼服被破坏,她们都没有上床休息,只在客厅里打坐休息。

    午夜过了,宾客们都却还未尽兴,仍有很多在招待他们的大厅内饮酒。王落辰觉得自己反正回去也是睡不着,便也陪着他们说话。

    因此,冷冰燕的住处,便只有冷泠弦她们这些女眷。

    此时,久等王落辰不来,她们也乏了,都盘坐在矮榻上闭目入定,以修炼代替休息。

    就在此时,她们之中战力最高的沙傲云听到屋顶之上传来了轻微的响动。

    “什么人?”她向着屋顶发出一声轻喝。

    “云姐?出什么事了?”罗凝玉被她的轻喝惊醒,忙问。

    而就在此时,吴梦雪、冷泠弦和卓应儿早已飞快地从房间的窗户,飞身飘了出去。

    到了外面,她们便上了房顶。但查看之下,却没有寻到一个人。正要下去,却猛听得风声响起,有一物从某处向她们迅疾飞来。

    “小心!”

    道了声小心,卓应儿手中的乌金梭应声向那物品飞了过去。

    “叮!”

    卓应儿的准头极好,乌金梭一下便击打在那东西上面。两者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而乌金梭和那物品也是同时降落到了屋顶之上。

    “当啷!”

    乌金梭坠地,将屋顶瓦片击打出了清脆的声响。而那物品似乎并非金属所制作,坠地时只发出了一声闷响。

    她们三人在物品飞来时,为了减小目标,便已经机警地蹲下了身体。此时,见那物品坠地,她们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无可疑之处后,便由蹲踞之状改为猫着腰的姿态,向着那物品走去。

    等靠近了,为防那东西上面有毒,卓应儿戴上一副金丝手套,才小心翼翼地将其拾了起来。

    “应儿?是什么?”见东西到了她手里,冷泠弦向她问道。

    “好像是块木牌。这里看不清楚,不如下去看吧。”敌人已经失去踪影,在停留在屋顶已经没有必要,卓应儿就向她们两个提出回房内的建议。

    “好,那就回去吧。”

    冷泠弦和吴梦雪对此没有异议,再一次查看了一下房子的四周后,她们飘然落在了房前的空地上。

    紧随她们之后,卓应儿也飞身下来。

    借着房间里透出的灯光,她们看到她的手上拿着一块紫色木牌。忙过来查看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