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王落辰心里并不认同肖不弃所说,自己是为了人族和血族的结盟才跟妮蒂亚结婚的。但,在见到他的谎话很轻易地就将冷无痕给劝服了之后,他还是没有就此再说什么。

    他只是冲冷无痕假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谢宫主不跟我一般见识。”

    “唉,跟你计较也没办法让这事儿变没啊?所以,还是别说它了吧。话说到这儿,咱们还是说说你和弦儿的婚事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拖延,你们的婚事我们准备的可谓是十分充足了。因此,尽管知道了你跟血族女血皇的那档子事儿,你们这婚事也是不可能取消的了。请柬已经发出去了,大家都已经道了这桩婚事,若是取消,我们冷月宫这可是丢不起这人的。所以,也只好便宜了你这个坏小子了。婚礼便照常举行吧。”

    冷无痕显然是对他另外娶妻的事儿是耿耿于怀的,所以虽然迫于形势,不得不同意他和冷泠弦的婚事,这言语间还是带着几分不悦的。

    这时,冷千山从旁说道:“母亲所虑极是。婚礼的确是不能取消的。别说取消了面子不好看,单就弦儿那里就通不过的。说来说去,咱们做长辈的,还不是要由着他们这些小辈?毕竟,结婚的可是他们啊。”

    “岳母大人,贤弟。说什么都没用了。孩子大了不由爷娘。你们不知道,不仅弦儿对他有意,就连应儿也是对他这位师兄痴心一片。叫人好不头疼的。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哪里好了,她们就这么喜欢他。有时候,我真怀疑这坏小子是不是学了什么迷魂术了。要不然,怎么女孩子会一个个的都看上他呢。真是叫人气的不行。但奇怪的是,心里虽然有气,见到他这家伙,却又没火儿冲他发。你们说邪门儿不?”

    听他们谈论冷泠弦和王落辰的婚事,卓不群也是忍不住将自己女儿和他之间的情感纠葛给说了出来。

    “什么?连应儿也?这也太过分了吧?你是不是这一次打算连她也一块儿娶呢?”冷无痕听到自己的外孙女也喜欢上王落辰,真是有些气了。不禁向他质问道。

    “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打算。应儿是小孩儿脾气,她说喜欢我,我并不当真的。我是这样想的,或许她再大上几岁,就不觉得我有什么值得她喜欢的了。所以,并没有答应和她成亲。”

    见冷无痕真的生气了,王落辰忙跟她说了点儿她爱听的。

    但他心里很清楚,之所以这次要跟他举行婚礼的人中并无卓应儿。除了他所说的这个原因之外,更主要的其实是卓应儿不想凑这个热闹。

    她说了,她想等有一天,举行一个只为她和王落辰两个人举行的婚礼。那样,婚礼上所有的热闹,便都只属于她自己了。

    若非她是这样想的,只怕她的倔脾气上来,这次婚礼的新娘里面还真少不了她呢。

    当然吧,这话王落辰不敢当着冷无痕的面说出来。因此,他只说了令她不那么生气的话。

    果然,冷无痕听了之后,脸色略微缓和了一点。

    她瞪了王落辰一眼,说:“这还差不多。你小子不能太贪心了啊。娶了这个还想要那个。那怎么行呢?这事儿就这样说定了吧。回头,我们也多做做应儿那丫头的工作。让她回心转意,别那么死心眼儿,非可着你一个人喜欢。”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呵呵。呵呵。”

    她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在这种时候,王落辰自然是不好说什么的。便随便支吾了两句,尴尬地笑了笑,不言语了。

    而卓不群听了两人的对话,也是暗自摇头。

    心说,说这话不是白说?应儿要是那么容易好劝的小丫头,我还用得着为此发愁?只怕,这不过是她和王落辰商量好的缓兵之计。到了最后,她总归是要想着法子跟他在一起的。

    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脾气秉性以及武功修为江湖地位来说,这世间又有几个男子比得过王落辰这孩子呢?应儿选择他,也未尝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至于说王落辰将来会对应儿不好。那倒是不大可能的。这从他对待其他人的态度上便可以看出来。虽然几人都陪伴在他左右,但他却是并没有因为哪一个新欢而厌弃了旧爱的。

    卓不群心里面思量着,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恐怕是阻止不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便再次叹息一声,不再就此多加思虑了。

    便在他心里头暗自捉摸的时候,肖不弃对冷无痕说道:“冷师叔,事情既然已经这样定了。那我明日就让人采办酒席用的菜蔬和果品去。这些都要求保鲜,采买的早了怕要坏掉。明日去置办,正好用在三日后的喜宴上。”

    “母亲大人,供宾客住宿的客房我已经让人收拾妥当了。来宾之中,男的便都住在外院。女的则是安排进内院里。这样男女分开,也省得宾客们之间因为情事闹出是非来。另外,为了确保不出现打斗和寻衅滋事的事情,我也给执法队加派了人手。要他们加强巡查,保证不出现破坏婚礼喜庆气氛的事儿。”冷千山在肖不弃之后,汇报了一下自己所负责的工作。

    他们说完之后,蔡不离也说道:“所有接待事宜请两位前辈放心,我和徒弟墨可这几日是有客来临,必去欢迎,让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感受到咱们对他们的热情。”

    “外围工作大家也请不用担心,我已调遣了三万弟子,驻守各条通往望月山的要道。凡是有请柬之人,必定安全护送上山。凡是无请柬,且身份不明之人,一律由望月山地界撵出去。确保这次大婚顺利进行。”卓不群胸有成竹地说道。

    大家都说过了,阳天火爽朗一笑,说道:“边关的事儿有斩星和凌风两人统筹,自然是不必担心了。各个关卡都增加了人手,若有风吹草动,定然能够迅速做出反应。”

    “好,看来为了此次大婚,大家都用了心了。我也一样,为了此次大婚,我安排了府库的人,将所需的礼乐、司仪、服装、灯饰等等喜庆之物,都已置办妥当。明日便要他们将整个冷月宫给装扮起来。一定让这次婚礼的喜庆气氛成为圣境所有婚礼中最为热烈的。咱们啊,就欢欢喜喜地为新人们举行一场热闹、喜庆、圆满的婚礼。”

    见大家都将自己的工作做到家了,冷无痕也向大家说了一下自己所负责的事情进展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