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瞧出他们的怀疑,便说:“这个消息绝对准确。因为,它来自我的师祖何道奎。就在今天中午,他刚刚将它告诉了我。对他的话,师伯们应该会相信吧。”

    “师父来过了?怪不得你手上多了他的幻影神枪呢。我正纳闷儿他这件心爱的兵器是什么时候给你的呢。原来,就在今日啊。”听他说今天见过何道奎,卓不群心中的疑惑迎刃而解了。

    “什么?师父居然将他的幻影神枪都送给落辰了?啧啧,那可是他的最爱啊。他能送给你,可见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比我们师兄弟几个还要靠前啊。哈哈。”蔡不离不无羡慕地说。

    “师父肯送出心爱之物,足见他对落辰的重视。想来,他应该是宝押在了落辰身上。或者换句话说,在立场上恐怕是他已经向咱们这边倾斜了。这是个好消息。这消息对咱们来说,比他告诉咱们的有关长老们进入衰落期的这一条更为重要。要知道,他可是尊老院那一帮老前辈的领袖啊。他的态度,便是可以决定那些人对咱们的支持。而有了他们的支持,咱们与长老们的斗争自然又多了几分胜算。”

    肖不弃比他们更为精明,看问题也看得更为透彻。他一下便看出了,何道奎赠送王落辰幻影神枪这事儿背后的意味。

    “若真是如肖护法所说的这样,那就太好了。尊老院的前辈,都是早在几十年前便已经名扬天下的人物。即便现在人到暮年,其战力仍旧是不可小觑的。倘若能够得到他们相助,何愁五大长老不倒?”被肖不弃这样一分析,冷无痕听了,也是有些激动。

    阳天火则说:“你们怎么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啊?那些老前辈会不会帮咱们的事儿先不说了吧。咱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我觉得应该是要不要趁着长老们进入衰弱期的机会,跟他们开战。他们实力下降,可是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啊。这样的机会,我以为,咱们还是不要错过的好。”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连连摆手说:“不可,不可。阳教主,不瞒您说,当我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跟你有着一样的想法。但,师祖的话让我冷静了下来。他说,五极门的实力之所以强,不仅在于有五大长老坐镇,还在于它的底蕴。不客气地讲,凭咱们现如今的实力,跟它比起来可是有着天渊之别的。贸然开战,恐怕半点胜算也没有。您说呢?”

    “对啊,阳师兄,何老前辈不愧是老谋深算之人。他的话的确是十分中肯啊。咱们现如今的实力跟无极门比起来,真的就好比是那婴儿和壮汉比较。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咱们不能急躁。只能是利用他们现在不急于跟咱们摊牌的时机,好好地发展势力。唯有这样,才能够与之正面交锋。”冷无痕也不同意现在就开战。

    阳天火听后,有些焦急地说:“发展势力,发展势力。怎么发展呢?咱们就这么点儿地盘,论人口和财力都不如对方。如何发展势力?只怕咱们势力没有发展起来,就先被缓过劲儿来的他们给吃掉了。到时候,只怕是悔之晚矣。”

    听了他的话,王落辰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阳教主所虑也不无道理。咱们是要解决一下咱们人口和财力不足的问题才行。对此,我倒是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同意。”

    阳天火正愁得慌呢,听他说有主意,忙说:“盟主的才智我们还不清楚?没道理的话你会说?所以,你的主意必定是有道理的,我们岂会不同意?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哈哈。”

    其他人也是微笑点头,和他意思一样,都要王落辰快将自己的主意说出来。

    见状,王落辰便说:“论起来,无论人口和财力,血族都不比咱们差。单说军队,他们就超过了两百万。只是,由于功法限制,他们的士兵战力普遍较低。所以人数虽多,却不堪大用。但倘若咱们派出一支精兵,前往血域,将咱们的功法传授给他们,并在今后一段时间对他们进行指导和训练,将他们迅速提高战力。那样,岂不就是相当于增长了咱们的实力了?不知几位前辈以为我这个办法如何?”

    “主意是不错,但我却是有个顾虑。便是万一咱们帮着血族将战力提高了,他们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乐意跟咱们结盟,并且大力支持咱们呢?”冷无痕想了想,说道。

    “嗐,冷师妹,你还用担心这个吗?你可别忘了,咱们盟主可是血族的摄政王,还是人家血族女血皇的丈夫。有着这样一层关系,他们怎么可能会背信弃义呢?”阳天火快人快语,听了冷无痕的担心。连忙说道。

    但说过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当冷无痕听说王落辰是血皇的丈夫时,脸色明显的不好看了。到了这时,他才想起来,王落辰跟血皇在血域已经举行过大婚的事儿,大家都还瞒着冷无痕,没有告诉他呢。

    他忙不好意思地看着王落辰他们几个,挠了挠头皮说:“那个,我是不是有点嘴快了?嘿嘿。”

    “幸亏你嘴快,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被你们给瞒到什么时候呢?盟主,你真是,这让我说什么好呢?你说你怎么就能在和异族女子成亲之后,又来娶我们家弦儿呢?这不是让我冷月宫难堪吗?”冷无痕十分不悦地向王落辰质问道。

    “这个嘛,宫主,您听我说。这里面是另有隐情的。我……”被她给质问了,王落辰看她脸色又有些不大好,心里不免有些慌乱。言语上就有些不利索了。

    但就在他正想跟冷无痕解释一番时,肖不弃打断了他的话,代他向冷无痕说道:“前辈,这事儿您别生气。这事儿还真不怪落辰。是那名血族公主非要嫁给他的。并说倘若他不跟她成亲,那血族就不与圣境结盟。你也知道,古来就有和亲之事。而落辰这么做,也是效法和亲,为了咱们圣境的安危不得不做出一点牺牲啊。”

    “啧啧,肖师侄真是好口才。愣是将这样一个风流浪子给说成了圣境英雄。厉害,厉害。真是叫我佩服啊。唉,不过,你说的也对。别管原因如何,这小子跟血族女血皇的婚事,的确为咱们带来了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盟友。就冲这一点,我还能说什么呢?所以,算啦。生气归生气,我却是不能就这事儿真责怪他什么的。”

    冷无痕冷静下来,想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只得叹了口气,默认了王落辰的这门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