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同样出乎了王落辰的预料。虽然阳天火他们几个老人,一直都称自己为盟主,但他并没有就此以为他们这些老一辈的心中,就真的将自己置于比他们更高的位置了。

    但今天,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阳天火竟然以如此谦卑的态度说出这样话来。这可是会让自己很有面子,而他很没面子的事啊。

    因此,当他如此对待自己时,王落辰不禁愣了一下,半天后才反应过来。

    他忙向前一步,将他给搀扶住说:“阳教主言重了。刚才跟马师叔比划了几下,给大家做一下示范。不小心打伤了他,应该是我向他道歉才对。”

    “哈哈,盟主,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有心让着他,别人看不出来,我这把老骨头若是还看不出来,那这把年纪不就是白活了吗?所以,他刚才若知进退,便早该停手,向你认输,由台上下去。谁知这小子偏偏发木,以为自己跟着我学习了几年功夫就了不得了,就天下无敌了。不仅干瞪着两只眼睛看不出你对他手下留情,还频频使出坏招儿,想要伤人。别的不说,单说他这心性便是要不得。所以,我才说这次一定要重重地责罚他,让他好好认识自己的错误才行。”阳天火仍旧坚持说。

    并且,说完之后,他还向台下的马华伸手一指道:“你,还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干嘛?还不上来向盟主道歉请罪?”

    马华听了,一脸难为情地看着阳天火说:“师父,你,你怎么帮着他说话啊。再说了,这大家都看着呢。你让人家怎么好意思说?”

    “正因为大家都看着呢,你才更要说。你要知道,自己今日得罪的人是谁。他可是咱们的盟主啊。盟主是谁?盟主就是咱们这些人的老大。是咱们所有人都应该尊崇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岂容你随意冒犯?再说了,你这个小子不过就是天道盟的普通一员,向自己的盟主道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没看到,就连师父我老人家,也要向咱们的盟主说一声抱歉吗?”见他不肯上台,阳天火怒斥道。

    见师父动怒,马华内心惶恐,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再次飞身上台。

    到了台上,还是有些不情不愿。阳天火冲他连连瞪眼,他没办法,才走到王落辰面前,向他行礼,说道:“盟主,今日的事是我不对。还请你原谅。另外,你的功夫了得,我已经领教了。心里是十分佩服的。”

    见他变得老实了。王落辰心中不禁暗笑。忙向前将他搀起来说:“马师叔,何必如此。今天的事我也有错。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你打伤,令你颜面受损。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晚了。不如这样吧,我这里有些疗伤的丹药,送些给你,权当向师叔道歉吧。”

    说完,他从音灵石中取出了一瓶疗伤的丹药送了过去。

    马华不好推辞,便将丹药接住,朝王落辰说了声谢谢。

    他们两人一个送药,一个接了。看起来是已经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了。但不想,旁边的阳天火见了,却不乐意了。

    他向王落辰埋怨说:“盟主啊,我叫你好好罚他。怎么你不仅不罚,还送药给他啊。你这样宽宥他,恐怕是会别人觉得你好欺负,有样儿学样,个个都对你不敬的。所以,你一定不要轻饶了他才行。也好让众人明白些规矩。”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笑了,正要和他解释两句。卓不群和冷千山从台下飞身上了高台。

    在台上落下后,卓不群笑着向阳天火说道:“阳师叔不必再说责罚的事了。咱们的盟主是不会那么做的。”

    “哈哈,说来这事儿都怪我们两个。若不是我们两个一时兴起,让盟主给大家当陪练,也不会出这档子事儿了。所以,要责罚的话,应该连我们也责罚啊。”冷千山也玩笑说。

    “就是,阳教主,这事儿就这样算了吧。我和马师叔之间的一点儿不愉快,也就从此翻篇儿了吧。以后我们两个还是该说的说,该笑的笑。对吧,马师叔?”王落辰向马华问道。

    马华见大家都这样说了,忙顺坡下驴地说:“盟主说的是,今天的事情不论谁对谁错,就这样过去了。不过,从今天这事儿,我看出盟主乃是心胸开阔的人物,今后我一定向他学习,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态。老老实实地跟着盟主打天下,再也不当刺儿头了。嘿嘿。”

    听了几人的话,阳天火才不再坚持了。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马华自去养伤。而在他下台后,王落辰则是低声向他们三人说:“阳教主,师伯师父,我有要事相告。此处耳目众多,不便出口。不如咱们去议事厅详谈吧。”

    他们三人一听,知道若非重要事情,他说话不会如此避人。便一起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随后,冷千山便叫手下得力弟子继续主持演武厅内的事务,他们三人则是和大家说了些勉励的话,快步离去。

    他们四人一路闲谈,步入议事厅。

    此时,冷无痕和肖、蔡两人恰好也正在里面商谈盟内事务。王落辰见了,心中暗道一声真巧,便向他们说道:“冷宫主和两位师伯都在啊,这是太好了。也省得再差人去叫了。”

    “怎么?盟主有事?”听他这样说,冷无痕忙问。

    “是件大事。涉及到五极门和咱们之间的战事。”王落辰随意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一脸凝重地向大家说道。

    “哦,如此说来是很重要了,只是不知是何事呢?是盟主得到了五极门将有什么行动的消息了吗?”阳天火猜道。

    “不是,阳教主,你听我说。我刚刚得到消息,五大长老他们最近一段时间都进入了战力的衰弱期。”王落辰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进入了衰弱期?这是真的?哦,原来如此,我说呢。最近这几个老怪物怎么这么安静。咱们先后占了三家界,得了逍遥草原,他们都没有什么反应。却原来是有心无力,不敢乱动弹哪。”听闻这个消息,阳天火一拍大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其他几人,也是大感意外,面露喜色。

    不过,由于五大长老有战力上的衰弱期这一情况,他们以前并不掌握。因此,在欣喜之余,他们不免对此又有些不大相信。面上的喜色里,不免掺杂了几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