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王落辰的确如冷千山所说,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他到这儿来,本来只是想找卓不群说一下自己由何道奎那里听来的消息的。不想,却被他的两位师父给安排为大家当陪练。

    当然,若是真陪着大家乐乐呵呵地比划两下,也无所谓的。他不会吝惜那点力气。但令他烦恼的是,偏偏眼前这个马华,却将练习当真,将他当陪练当成他争强斗勇,扬名立万的机会。

    这便令他有些心里厌恶。于是,他就想着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也就算了,也省得伤了彼此间的和气。谁知,在他仅用三枪就将其给打败后,他竟然不知进退,挥拳再上。

    即便是这样,王落辰也没有真正恼他,向他痛下杀手。因为,为了照顾他的面子,为了天道盟内的和谐,他仍不想让对方败的太难看。

    但双方过了一百余招之后,这个叫马华的家伙,仍然麻木不觉,认识不到他根本就不是王落辰的对手。不仅如此,或许因为获胜心切,马华在出手之际,接连出了几个杀招。

    所谓杀招,就是那种对手一旦被打到,就很可能被打成重伤或被打死的招式。

    这样的招式所攻击的部位都是人的致命之处。在弟子们切磋武艺时,一般来说,为避免出现误伤,大家约定俗成的是不出这样的招式的。

    但马华现在却使出来了,说明其内心对王落辰已经动了坏心思。

    王落辰这人便是,谁对我好,我就十倍百倍地对他好。谁对我坏,我便不肯轻易饶恕。不能说一定要将其赶尽杀绝吧,但一定要让对方得到足够的教训。免得他以后还敢对自己怀有恶意。

    因此,当他躲过马华踢向自己会阴大穴处的一脚后。不禁略带愠怒地对马华说道:“马师叔,你过分了!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们之间只是切磋武技,并非仇敌对阵。出手之间当有分寸才是。倘若你还如此,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这话原本是一句警告,本意是要马华收敛一些。谁知,对方听了,却并不领情。他向王落辰冷冷一笑,说道:“怎么?盟主是有些招架不住了吗?若是真不行了,干脆跟我说一声,我让你一让便是。不必以这种语气警告的。要知,别人怕你,我却是不怕的。”

    “真是可笑!”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便知道,自己跟这人是没法讲道理、留情面了。因而,随口说了句可笑,便不再说什么了。

    重归沉默,王落辰脸上多了几分凝重。随即,他便凝神静气,将头脑中的人工智能天一生水,运行到极致。

    天一生水控制着他肌体的方方面面。因而,随着天一生水运行速度的提高,他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得到了强化。

    无论眼力、听力还是神经对肌肉的控制力都提高到了一个极为灵敏的程度。

    这中变化导致了一个后果,便是当他再和马华打斗时,对方的动作在他的眼中都变慢了许多,而他对马华每一招每一式的指向的判断也更加地准确了。甚至,他还可以根据对方的眼神和肌肉运动,看出他下一招将如何出手。

    这便使得他有了料敌于先的能力。

    拥有了这种能量,马华哪里还会是他的对手。

    便在马华又使出一招杀手,以手指的寸劲攻击他的咽喉时,王落辰的手掌在他手指击打到自己喉结前半寸时,闪电般出手,一下抓住了他的手指。

    手掌一搭上他的手指,王落辰的五指便紧紧握向手心,将他的手指给牢牢攥住了。

    紧接着,他一翻手腕,将他的手指沿着其手背的方向大力翻折了过去。

    手指被翻折了之后,马华这一条手臂就无法屈伸了,等于是被对方给制住了。

    当然,一条手臂被制住,他还有另一条可用。他反应也够快,便在王落辰制住自己手臂时,用另一只手横扫过来。目的是想要切王落辰的手腕,以便在对方手腕吃痛之际,松开自己的手指。

    然而,王落辰早已料到他会有此招。

    不等他的另一只手打过来。他紧握对方手指的那只手,便猛然曲肘,拉动他的手臂向自己身体一侧下行。而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臂便攀上对方被自己带过来身体上的脖颈。

    手搭上脖颈,紧紧掐住,他的一条腿撑稳地面,另一只腿快速屈膝高抬,以膝部重重地顶了一下对方被拉低的身子。

    这一击,正撞在他的胸口。

    “嘭!”

    马华被王落辰的膝盖狠狠撞了一下的胸腔,发出了空洞的声音。

    而于这声音响起的同时,马华就觉得一阵疼痛从胸口传来。

    这疼痛,令他觉得胸闷难受。似乎,这一刻他的呼吸完全停止了。

    他忙猛吸了一口气。

    然而,一口气下去,随着胸腔起伏,更为钻心的痛也随之而来。

    伴随着这痛楚,一股咸腥的液体便由他腹中经由咽喉,顺口喷出。

    “噗!”

    鲜血成雾状喷出,将他身前的空气都染成了红色。

    就在他这一口血喷出之时,王落辰将他的手和脖子同时松开,猛地一下倒退了出去。

    随即,他站立在他几步远的地方,一脸紧张地对马华说道:“呀,马师叔,你受伤了?真不好意思,学艺不精,出手时也没个轻重,竟然把你给打出血了。还请你不要怪罪啊。”

    “你,哼。少假惺惺了。算啦,输了就是输了。你的确很厉害。”

    被人打败,马华心里不好受。气呼呼地向王落辰随口说了句话,就满脸通红地跳下台去。

    见他败了之后如此没有风度,站在王落辰这边的弟子,不禁发出了嘘声。

    被大家给嘲讽了,马华的脸上更是挂不住,抬脚就想要离此而去。

    但就在他刚抬脚,他猛然听到阳天火极为洪亮的声音在演武厅内响起。只听阳天火说:“盟主的武功又精进了。劣徒不知好歹,你故意让他,他都不领情。真是惭愧啊。这都是我教徒无方所致,还请盟主责罚。”

    随着这些话语传遍演武厅的每一个角落,大家循声看到了,不知何时已经站上演武厅中间台子上的阳天火。

    此刻的阳天火,正站在王落辰面前,弯腰不起,向他赔不是。

    这一幕,顿时对在场之人的心中产生了震撼。

    因为,他们知道,阳天火身为炽日教的教主,不但战力了得,为人也十分刚强,极少服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今天却向比自己辈分小两辈的王落辰行礼,并表现的如此谦卑。实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