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王落辰便将手中长枪一挺,静待他来。

    谁知,那马华却并不过来跟他打,只是摆着手说:“咱们不比兵器了。你的这杆长枪有些门道,忽长忽短的,叫人看着眼晕。我的赤日轮比起来自然是吃亏了。所以咱们不比这个了。要比还是比拳脚吧。”

    “比拳脚?这师叔可是有些为难我了。不过,既然马师叔话都说了,我就勉为其难陪你走上几招儿吧。只是,若是我拳脚使得不好,还请你不要笑话才好。”

    说完,王落辰叹了口气,满脸愁容将手中长枪一晃,收了起来。

    马华一看他这副表情,自以为得计,心中不禁窃喜。

    但他不知,同他一样暗自窃喜的,还有一人。便是他的对手王落辰。

    他修炼五极元体,身体的坚韧程度已经非常人可比。何惧跟别人动拳脚?所以,当他听马华说要舍弃兵器改用拳脚跟他比拼之时,心里就甭提有多高兴了。

    只是,这份高兴,他不好当着马华的面表现出来,免得对方看出来,心中生疑,再改一回主意。因此,他只好憋着。

    就这样,两人心中都揣着一份窃喜,重新走回高台的中央。

    相互一抱拳,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他们立刻就战在了一处。

    这一次交手,大概是吸取了刚才轻敌冒进的教训,马华于出手之际,小心谨慎了许多。脚不踢高,拳不用老,点到为止,尽量不给对方留下攻击自己的破绽。

    而王落辰呢,因为刚刚胜了一场,并不急于再次取胜。

    况且,他现在身份不同,身为天道盟的盟主,已经学会了凡事多考虑整体利益,顾全大局。所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马华毕竟是阳天火的徒弟,他不想让其太难堪。所以,在出手之时,便悄悄留了一些力气。以免对方很快败下阵去,面上无光不说,心中还会记恨他。

    由于两人各有不急于将对方击败的理由,便使得他们这场用拳脚进行的切磋,比刚才那一场持续的时间长久了许多。

    这一下,倒是让台下的弟子们开眼了。因为,客观地讲,两人的战力都很不错,武技也都各有千秋。你来我往的这么慢慢打,拳脚晃动,身子翻腾之间,不免十分有看头。

    看久了,台下的弟子们就渐渐看出些门道来了。

    马华身为炽日教的弟子,其武功的路子,大概是由于修炼的是阳元力的缘故吧,偏向于刚猛。拳脚打出来,虎虎生风。拳风大开大合,极为有气势。叫人动容。

    而王落辰的拳脚功夫就跟他的不同了。由于他兼修了五极门和冷月宫两教的武技。将五极门的中庸沉稳与冷月宫的阴柔灵动结合在了一起,打起来不免就显得动静结合,变化万千,当真是做到了动若狡兔,静若处子。令人叹为观止,不由地为他点赞。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进进退退地打了约莫有百十来招儿,台下的弟子们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每逢他们有精彩的攻防时,都会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

    这些声音,让演武厅内渐渐形成一种热烈的气氛。台上的两人,也是感到了这种气氛上的变化,情绪不免不由自主地受到了其感染。

    情绪变得炙热起立,两人的拳脚不免也随之情不自禁地越打越快。这样一来,他们的交手就变得更为精彩了。

    精彩纷呈的比斗,反过来又让观众们的情绪爆表。他们更为热烈地为他们鼓掌与欢呼了起来。

    甚至,他们这一群人还因为对两人谁的拳脚更为厉害,谁表现的更为精彩,产生了不同意见,并进而根据所持意见的不同分成了两派。

    这两派吃瓜群众,为了表达自己对心中所认可之人的喜爱。自发地组织起来,分别为他们两人加油。

    就听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喊道:“马师叔加油!你是最棒的。拳脚上面,盟主不能和你相比。”

    “盟主加油!你才是无敌的,其他神马都是浮云。你一拳就可以将它给打散。”另一部分人听他们如此抬高马华,非常不乐意,立刻便将王落辰捧上了天。

    耳畔听着大家的呐喊助威声,眼睛瞧着台上还在各出奇招的两人,卓不群和冷千山对视了一眼,露出会心的笑容。

    接着,卓不群便向冷千山耳语道:“看出来没有?落辰真是越来越会演戏了,明明只需几招就可以解决的战斗,他愣是让它变成了一出精彩绝伦的戏剧。”

    “哎,如果仅用几招就解决掉对手。那岂不是众弟子们还没看出来什么,战斗便结束掉了?想来不免有些无趣。而将战斗的过程延长,一来可以带动大家的热情,让场面热闹一些。二来可以让大家多学习一些招式运用的技巧,达到教学的目的,利于弟子们进步。三来呢,还可以保全对方的面子,使得人家不至于因为产生被羞辱的感觉而对他产生忌恨,影响团结。有此三个好处,他那么精明自然是会将戏演足了啊。”

    冷千山这人,看似随意,好像对什么都不太在乎。但实际上,却是有着惊人的观察力和分析能力的人。因而,当卓不群忍不住向他说出王落辰是在演戏的话之后,他对王落辰为何要这么做,进行了一番细致入微的分析。

    “哟,看来你这当师父的,对你这位弟子的脾气秉性摸得很准了啊。不错,我想他心中大概便是有这些打算,所以才当了一回演员的。呵呵。”卓不群轻笑着,以欣赏地目光看向了还在演戏的王落辰。

    “不过,我瞧着他这神色,感受着他体内气息这会儿出现的变化,应该是要结束这场战斗了吧。”冷千山也望向了自己的准女婿王落辰。不过,他只看了一眼,便发现了王落辰的变化。由此,对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不错,顶多再玩儿十招儿,他就该让对方下去了。”王落辰也同意他的观点,并对王落辰会用几招结束战斗进行了预判。

    “嗯,不错。大概也就是这么几招了吧。因为,我已经瞧出他眉宇间的不耐烦了。再加上,时间也差不多了。他到这儿来,应该是有事找咱们说的。不会总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的。”

    冷千山同样也反过来同意了卓不群的看法,并进一步给出了作出此判断的理由。

    说到这里,两人便同时默不作声了。只把眼睛盯着王落辰,看他如何将对方给打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