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见他手中突然多出一件武器,心中不由地一惊。感觉自己眼前这人或许真不简单,怕是不太好对付。他不由地生出几分谨慎,脸上的神色也凝重了许多。

    “当!”

    他将赤日轮在身前相互一碰,使了一个一轮在前,一轮朝天的起手式。接着,身子略低下去,做出了防守之势,对王落辰说道:“盟主,请赐招儿吧。”

    “呵呵,马师叔小心,弟子得罪了。”

    嘴上说声小心,王落辰将长枪一挺,抖了个枪花儿,向着马华猛地刺了过去。

    王落辰刺出的长枪劲风十足,奇快无比。三米长的枪身化作一条残影,转瞬间便刺到了马华的胸口。

    马华既然敢上台,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就在枪尖儿距离他胸口仅有一寸时,手中赤日轮横档了一下,将王落辰那看似避无可避的枪尖儿给磕了出去。

    “当!”

    枪轮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释放出一片火花。旋即,两者就分开了。

    荡开王落辰的长枪后,马华便是好似脱缰的野马一样,快速无比地跃出一大步,以另一只手中所握的赤日轮向着王落辰头上砸下。

    赤日轮直径约莫在一尺左右,以金属制成,颇具分量。所以,若是这一下砸中王落辰的脑袋,即便它上面的尖刃并不锋利,也能将王落辰的脑壳给砸出个窟窿来。何况赤日轮上的尖刃闪着金光,一看就十分锋利呢。

    这东西若是切中王落辰的脑袋,还不跟切西瓜似的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的脑袋给切成两半儿?

    因此,若不想自己脑袋出事,王落辰必须要及时闪身躲过或者以兵器将对方的赤日轮给挡住才行。

    使用过长兵器的人都知道,长枪这类的兵器刺出去容易,想要收回来却是不如短兵器那样灵便的。所以,此时王落辰想要用长枪来抵挡他的攻击,似乎有些难以办到。

    既然无法挡,便只有用闪躲这一招了。

    然而,马华早已看出王落辰不好收枪抵挡自己的赤日轮了。因而,在手持赤日轮砸向他的脑袋是,另一只手的赤日轮早已脱手飞出,封住了他避开时的必经之路。

    此时他若是闪躲的话,正好会被他的另一只赤日轮击中。赤日轮被他大力甩出,其上蕴含了极大的动能十分巨大,打中他的话,也同样会对他造成不小的伤害。

    这使得马华之这一击成了必杀技。至少在旁人看起来,王落辰应该是怎么样都躲不过他的这次连环攻击了。

    台下的众弟子们见此情形,都不禁为王落辰捏了一把汗。就连对王落辰信心十足的卓不群和冷千山也是皱起了眉头,心思急转,飞快地考虑若是王落辰无法应付,自己要不要出手相救。

    大家都为场中的王落辰担心,然而他的脸上却并没有一点焦急和恐惧的样子。只见就在赤日轮即将到达头顶的那千钧一发之际,他朝马华微微一笑,手腕一抖,手中的长枪便神奇地缩成只有一尺来长的短枪,毫不费力地随着他手腕的翻动,挡在了头顶之上。

    “当!”

    两人的兵器交接之处又发出一声脆响。

    随即,马华砸向王落辰的赤日轮就被轻易地荡开了。

    马华一击不成,也微微一笑,说道:“小心,还有后招儿。”

    与他的话语同时响起的,是由身后传来的利刃破空的声音。王落辰立刻意识到不妙。便以神识感知了一下身后的情形。

    令他吃惊的是,马华刚才脱手而出的赤日轮并未沿着直线飞出去,而是像被马华用一条丝线给牵动了似的,在半空中回转过来,旋转着对准他的后心切削了过来。

    “好手段!”

    神识感知着这一情况,王落辰口中赞了对方一句,手中幻影神枪滑落,滴溜溜在他胸口兜了个圈儿。接着,便犹如一道金色闪电一般划出一道弧光,飞速绕到他的身后,十分精准地击打到马华的赤日轮上。

    “当——”

    这一击,王落辰显然使出了全力。所以,赤日轮被击中后,发出一声好似痛苦呻吟一般的长鸣,落到了台下,再也飞不回来了。

    而在击飞赤日轮后,王落辰的幻影神枪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十分逆天地转身,再次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呼!”

    当它回到手中后,王落辰紧紧握住,一股元力重新注入后,它再次变为长枪。而后,不待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的马华回过神儿来。他手中的长枪便被他抡圆了,照着马华的腰部横扫了过去。

    “嘭!”

    他横扫的枪身一下扫中来不及躲避的马华,将其击打地横飞了出去。

    身体受到撞击,马华只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气一阵翻涌,若不是他强行压制,恐怕是一口鲜血在飞行的空中便直接喷出来了。饶是如此,他的嘴角也是溢出了一些血滴。

    这些血滴染红了他的嘴唇,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抹了口红一样。

    再加上,因为王落辰的这一击着实有些厉害,他的身体被打得疼痛异常,不由地出现了一阵颤抖。

    他的脸上便在这颤抖的同时,失去了血色,显得极为苍白。

    白面红唇,更显得他的整张脸好像是化了妆的女人一样,异常艳丽。

    见他这副模样,王落辰不禁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出手重了,忙向他道歉说:“马师叔,真不好意思,这件兵器刚刚到手,使得还有些不太顺溜儿。所以刚才出手时才没了分寸,伤着你了。你没事儿吧?要不赶快去休息一下,吃点药什么的吧。”

    王落辰的话原本是好意,谁知在刚出手就被他给打伤了的马华听来,却觉得是他对自己的嘲讽。

    他暗自运功将自己浮动的气血给调整了一下,狠狠瞪了王落辰一眼,说道:“盟主果然好手段,借着手中这神奇兵器的助力,不过三招就让在下吃了点小亏。不过,吃了你这一下,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就是像被人挠了痒痒一样,有那么一点难受。所以,休息什么的根本就不用的。我完全可以再陪你玩儿上三百招。”

    “师叔果然厉害,我刚才都那么用力了,居然都没能让师叔产生出一点感觉来。真是惭愧啊。早知道我就不留劲儿了。”见他跟自己装@逼,王落辰心中暗笑,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那既然这样,我还是遵从师叔之命,再陪你走上几招吧。也好让师叔把自己所学完全施展出来,给台下的师兄弟们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