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向大家挥手,示意大家无需多礼。然后便向着卓不群和冷千山行礼,说道:“师伯师父,你们这教学方法很好嘛。弟子在实战中便将对方的武技给熟悉了。等将来真正对上五极门的人了,也不至于因为不熟悉对方武技而吃亏。”

    “落辰,你来的正好。作为我们两个人的徒弟,你身兼两派的传承,且战力又很好。我看,接下来的训练,不如就由你给大家做个陪练好了。”卓不群见他到了,马上对他提了一个要求。

    听他如此说,冷千山也点头说道:“不错,卓师兄这个提议很好。落辰,怎么样?你就辛苦一下吧。”

    刚到就被他们两个给抓了苦差,王落辰心里暗叫倒霉。但他们都是长辈,自己不好不听的。没办法,只好向他们行了礼,轻身跃上了高台。

    他上台的动作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华丽之处,看似十分平常。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上台时身体并无蹲踞动作,只用脚尖轻点了一下地面,身体便借这一点之力腾空而起。可想而知他脚上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他对着力量运用的又多么巧妙。

    而落地之时,他的身体在接触高台的台面时,同样没有半点缓冲动作。仿佛他的整个身体一点重量都没有一样。

    可大家知道,一个人的体重不可能凭空消失的。他落地时之所以显得那么从容,丝毫不受自身体重影响,无非是他落地时缓冲动作做得隐蔽,大家不容易瞧不出罢了。而要做到这一点,同样需要自己的脚对力量的控制达到一个很精妙的地步。

    对于他飞身上台所展示出来的高超的控制力量的技巧,台下弟子中识货的,顿时大声为他叫好起来。

    他们叫好,其他人不明就里,便问旁人是怎么回事儿。明白其中妙处的人,便将王落辰飞身上台时展现出来的高超武技向他们说明了。那些人听了,才恍然大悟,跟着大家一起喝彩起来。

    仅仅一个飞身上台的动作便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满堂彩,这是王落辰万万没想到的。但既然大家为自己喝彩了,他便只好想大家表示感谢。

    谢过之后,他示意大家可以都安静下来。然后,就向台下朗声问道:“师伯和师父两位长辈要我给大家当陪练,但不知哪位师兄愿意先上来跟在下比划两下啊。”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凡练武之人都有个争强好胜的心。

    台下的弟子当中虽说绝大多数对他这个盟主十分地敬重,自认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不好意思上台来跟他打,免得丢人现眼或伤了同他之间的感情。

    但其中也有一小部分人,跟大家想法不同。

    他们认为王落辰能够当上天道盟的这个盟主,完全是因为他成功俘获了冷月宫小宫主冷泠弦的心,因而借着冷月宫上下的支持,才得以登上盟主之位的。若论真实战力,恐怕并不如自己厉害。

    总之,一句话,因为没有亲眼见识过,他们之中对他有些不服气就是了。这其中,尤其以炽日教的弟子持这种想法的最多。因而,在王落辰发声之后,他们之中立刻便有人,怂恿着他们认为其战力非常了得同门登了台。

    上台这人名叫马华,今年刚过三十。此人虽非阳天火的族人,但却因体质天生适合修炼阳元力,迅速从炽日教众弟子中显露头角,并为阳天火看中,做了他的亲传弟子。由此而论,他的辈分与王落辰的师父冷千山乃是平辈,王落辰还要叫他一声师叔呢。

    他在大家的怂恿下上台之后,冲王落辰一抱拳说:“盟主,咱们不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华,乃是炽日教阳教主的入室弟子。自认本教武技掌握的还算不错,所以今天特意借这个机会向您讨教一下。”

    王落辰见这马华器身高体大,器宇轩昂,脸上微微放出赤红色光芒。便断定他的炽日神功已经练至大成,阳元力已经能够透过经脉直达体表了。心中便对其战力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此人战力不在阳斩星之下啊。看起来已然超凡入圣,晋级武圣了。真是想不到,炽日教中年轻一辈中,除了阳斩星,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不过,也难怪,人家可是阳天火的弟子呢。有如此厉害的老师教导,战力能不突飞猛进吗?”

    心里这样想着,王落辰便向其一抱拳,说道:“原来是马师叔,怎么您也要凑一凑热闹吗?”

    听他辈分比自己高,王落辰自然是不好不叫其一声师叔。同时,心里也有些不大想和他打。

    这是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像马华这种少年得志的家伙,一般都比较自傲。自己作为晚辈,若是将他给打败了。他必定会感到面子受损,面皮上有些挂不住。

    自尊心受影响之后,怕是会因此恼怒自己。这样一来,无形中自己便得罪了一个人,使得天道盟内部的团结受到影响。

    因此,他便将对方的辈分给点出来,暗示对方自己和他辈分有差距,不好同场较量的。

    他本是一番好意,谁知,马华对此却做出了不同的解读。

    他还以为,王落辰如此说,是因为畏战呢。这让他的自信心顿时爆棚,心中更坚定了要借此机会挫一挫王落辰的锐气,给他个难看的想法。

    因此,他对王落辰摆了摆手说:“盟主不必客气,我虽然辈分比你高,但在盟中身份却不如你尊贵。所以,咱能两个切磋,也说不上什么以大欺小的。所以,咱们就尽管随意比划两下好了。”

    说完,他便从音灵石中取出一对中间为空,四周布满利刃的金赤色赤日轮来。对着王落辰挥舞了一下,示意他不必犹豫,尽管来战。

    王落辰见这家伙不光要和自己打,并且还不是简单的比拳脚,而是自己以武器较量。心中不禁暗道了一声这家伙好不知好歹。

    接着,他便笑着向他说道:“好啊,既然马师叔愿意不吝赐教,那便恕我不敬了。只是人家说,拳脚无情,刀枪无眼。万一咱们待会儿较量感到过程中我因学艺不精,出手时没有留住劲儿,不小心伤了师叔,还请见谅。”

    说完,他心念一动,便将自己刚得的金色小枪由音灵石中取了出来。紧紧握住,元力注入,一杆长枪便犹如变魔术似的出现在了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