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这副表情,王落辰微微一笑,问道:“师祖,怎么?您从中参悟到了些什么吗?”

    “哦,也说不上参悟到些什么。只能说这几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小子,像这样的东西你还能想起多少啊?若是还有,就干脆一并说给师祖听听好了。或者师祖可以从中悟出大道来也说不定呢。你放心,师祖若是有所得,绝不会亏待你的。少不得要将所悟到的东西传给你也就是了。”从这几句话中得到了些启示,尝到甜头的何道奎还想得到更多。

    “师祖,有是有的,就是太模糊了,一时间拼凑不完整的。若是就这样说给你听,你恐怕更是不明所以。不如让我回头好好想想,等想完整了再告诉您。只不过,您可有的等了呢。因为,我最近事情太多。先是要成亲,举行婚礼就不免搞一些繁文缛节,很是费时费事的。还有就是,我和师伯不是跟长老们闹僵了吗?我们现在是时时刻刻都要提防他们对我们采取行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的。”王落辰故作为难地说道。

    “哦,也是哦。你现在的确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特别是你的大婚,自然是要忙活一阵子的。不过呢,我的好徒孙,师祖跟你说,忙过大婚之后,怕是你就要消停一段时间,过一过无所事事的幸福日子了。”何道奎神秘兮兮地一笑,对王落辰说了一段让他感到有些不太明白的话语。

    心中疑惑,王落辰忙问道:“师祖此话怎讲?”

    听他问,何道奎对他招了招手,让他靠自己近了些。然后,他以低到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你也知道的,师祖已经活过百岁了。虽然比起那几个已经活了好几百年来有所不及。但对于咱们五极门功法的奥秘了解的却也已经不少了。据我练功的经验所知,咱们的功法,越是修炼到高阶,便越是会生出现一些副作用。其中,修炼者每隔三十年便会出现一段衰弱期,便是其中之一。”

    “衰弱期?师祖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们几个也进入了衰弱期了?只是,徒孙就不明白了,即便他们会进入衰弱期,难道会那么巧,他们几个一起全都进入衰弱期吗?”对他这个说法,王落辰有些不信,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信?难道师祖还会骗你?他们会进入衰弱期,这可是师祖从六十年前得知了这个隐秘后,就一直潜心观察他们几人的气息所得出的结论哟。至于你怀疑他们几人不会一同进入衰弱期,还是有些道理的。不过,你不要忘了。他们能活这么久,足见他们几人都是十分小心谨慎的家伙。不这样的话,行事冒冒失失的,说不定早已陨落了。”

    “基于此一点,我们不妨设想一下,或者他们不会同时进入衰弱期,但因为他们活的小心谨慎的缘故,即便他们中只有一个进入了衰弱期,因为他们这个小团体的整体力量变弱了,他们在此期间行事也会十分低调的。不然,你又如何解释他们会不计前嫌,在你大婚的时候派人来为你送上贺礼呢?”

    听出王落辰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话,何道奎十分认真地跟他讲了一番自己所言的依据。

    王落辰他讲出这样一番道理,沉吟了一下,感觉他所说的确有些道理,便说道:“师祖所言极有道理。他们实力虽然惊人,但也并未到一人便可包打天下的地步。不说您和尊老院里的长辈们,单说我肖师伯他们,他们想要轻松应付都有些不大可能。因此,他们要想对付我们,还是需要依靠五人联手的实力的。这样一想,便可说通,为何他们这一段时间并未对我们采取行动这事儿了。”

    “就是这个道理嘛。所以师祖才说你大婚之后,会有一段安稳日子过嘛。那么,趁着这段日子,你不就可以将头脑中那些模糊的字句给想完整了吗?而一旦想完整了,你可一定要及时告诉师祖。因为,师祖有信心将你所想起来的东西做出正确解读,并借以帮你提高战力。这样,等到他们衰弱期过去,你的战力也提高了,便有足够的力量跟他们周旋了。”何道奎唯恐王落辰不肯好好去想那些信息,赶紧抛出了一个好处让他抱着。

    王落辰心中暗自为自己这位师祖的老奸巨猾赞叹了一声,然后笑着答应道:“师祖的话,言之有理。您放心,这种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徒孙自然是十分乐意去做的。等大婚一过,若是长老们不惹事情。我定然会好好将这东西给想完整的。只不过,师祖啊,不知道这几个老家伙此次衰弱期大概有多长呢?可别十天半个月的就过去了吧?那样的话,时间恐怕不够呢。”

    “呵呵,这个你无需担心。据我所知,他们一旦进入衰弱期,没个一两年是恢复不了的。所以,你的时间是足够的。”何道奎笑笑,回答说。

    “这么长吗?这么长的时间可是够我们做很多事情了。哎,您说,若是我们趁这个机会大举进攻五极门,会不会……”

    听说五大长老的衰弱期那么长,王落辰心头一热,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但他这个想法才刚刚说出口,立刻就被何道奎挥手给打断了。

    接着,他摇了摇头说:“这想法是万万不可有的。而且,你这想法我相信你的师伯们也是不会同意的。为什么呢?你也不想想,在圣境之中,一直都是五极门独大。所谓三教并立,不过是五极门对冷月宫和炽日教这种小势力不感兴趣,一直不屑于吞并他们罢了。”

    “虽说现如今你师伯他们从五极门带出了一部分人,削弱了一点五极门的力量。可你别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说别的,单说跟五大长老关系密切的五大世家,其力量就是十分恐怖的。这样强大的力量,他们不去招惹你们,你们却像二愣子似的跑过去招惹他们。那岂不是找死吗?所以,听师祖一句话,好好发展自己,等你们什么时候真正拥有对抗五极门的实力了,再和他们彻底摊牌吧。”

    王落辰听了何道奎的话,心里涌起的那股冲动顿时消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