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他的建议,大家想了一下,都说没有什么意见。s`h`u`0`5.c`o`m`更`新`快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说完这些,接下来他们就王落辰大婚的具体事宜交流了一下意见。包括婚礼的吉时、新人的礼服、礼仪的细节和来宾的安排等等,都有涉及。

    待大家将这些事全都定了下来,时间也已经到了中午了。大家就结束会议,一起去吃饭。

    吃过饭之后,他们就分开,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王落辰和他们几位分别后,便向冷冰燕的住处走去。才走了没多少距离,却被急匆匆赶来的墨可给叫做了。

    “墨师兄,好久不见。你一向可好?”回头瞧见自己这位越发胖的喜人的师兄,王落辰迎上前去,同他拥抱了一下,问候说。

    “很好很好。师兄一切都好。看师弟这气色,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用说也是很好的。哈哈。师弟啊,不说这些了。我来找你,是受人所托有要事找你。”由于彼此间相熟,墨可跟他打了两句哈哈,便直奔主题。

    “哦?师兄受何人所托?有何事找我啊?”王落辰被他的话给勾起了兴趣,忙问。

    墨可朝四下往往,靠近王落辰,压低声音说:“师弟,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师祖何道奎。他已然悄悄地来到了望月山。我今晨正好出去有些事,便是被他给撞见了。他传音给我,要我带话给你。约你去啸天峰下密林相见,说是有重要事情找你说。只是,师弟啊,师兄有些不明白,师祖为何此时前来,又有何事找你呢?他属于前辈高人,行事令人捉摸不透。所以,师兄忍不住要提醒你一句,和他见面也要多加小心为好。去的话,最好还是邀上卓师伯同去。免得……”

    “师兄所言不错,师祖这人的确有些令人吃不准。不过,以我与他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他倒是不至于帮着长老们与咱们这些小辈为难。所以,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对我不利。当然,就算他对我不利。我想以我目前的战力来讲,还是能够从他手底下全身而退的。所以,不必惊动师伯,我一个人去就好。不过呢,为防万一。你在我走后,就将这个消息告诉师伯他们好了。这样倘若我长时间不回来,他们也能知道我的去处。”

    何道奎作为五极门元老派的领袖,对待王落辰他们和长老之间纷争的态度一直都比较暧昧。这一点,王落辰是很清楚的。因而,一向小心谨慎地他,虽说并没有前去邀卓不群与自己一同赴约,也是对此行留下了一点后手。

    墨可是明白人,听了王落辰的话,立刻便明白他的意思。马上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就依师弟所言吧。你自己小心点儿。我这就去找师伯他们去。”

    “嗯,我会的。辛苦师兄了。”道声辛苦,王落辰便和墨可分开了。

    他没有再回冷冰燕的住处,直接驾乘月梭向冷月宫宫门飞去。

    身为天道盟的盟主,他要去哪里,冷月宫的弟子们自然是不会过问的。他便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冷月宫。

    由寒障的通道下到啸天峰下,他同值守的弟子们闲聊了两句,便飞向位于山脚的密林中去。

    避开隐藏在密林中的冷月宫布置下的暗哨,王落辰到了密林的深处。

    降落在一颗几抱粗的千年古树下,他以神识向四周传递出一道意念:“师祖,我来了,请现身吧。”

    他的意念刚发出不久,便得到了回应:“好小子,些许时日不见,你的神识力又提高了。”

    随着这道回应他的意念,王落辰感到距离自己数公里处传来了一股能量波动。

    从这波动的频率,他辨识出这人正是自己的师祖何道奎。

    于是,他便静静地等在原地,等他过来相见。

    片刻后,他就瞧见一只飞行兽紧贴着树梢向自己飞了过来。等离得近了,他看清飞行兽的背上端坐一人,正是自己的师祖何道奎。

    他便忙向他招了招手,要他向自己这边落下来。

    飞行兽缓缓降落,待其停稳,何道奎从其后背上飘然落下。微风轻拂他的白发长须,使得他宛若一位由仙界落入凡尘的仙翁。

    王落辰看着他这仙风道骨的模样,不禁赞叹道:“师祖,你这身形好飘逸。俨然一位超凡脱俗的仙人,莫不是您已经体悟天道,战力晋级武仙了?”

    “我的好徒孙,你真会拍师祖马屁。可惜啊,师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高大上,至今仍然只在武圣巅峰徘徊,难以跨过那道门槛。”何道奎在他身边落下,轻捋胡须,感叹了一声。

    “武仙真的那么难以晋级吗?是不是说,我修炼一辈子也只能是止步于武圣呢?”听了何道奎的话,王落辰忍不住问道。

    “这可不一定。说不定你要比师祖福缘深厚呢。也许,就在某一天,一朝顿悟,跨入武仙境界。毕竟,你可是有着乾坤洞那神秘信息的帮助呢。”何道奎向着王落辰微微一笑,说道。

    听他对自己上次所说的神秘信息仍旧念念不忘,王落辰便确定自己这位师祖在没有得到他所想要的东西之前,是不会对自己怎样的了。于是,他就对他说:“师祖,那个信息究竟能不能够让我晋级武仙我可是毫无信心的。因为那东西太过深奥了,我一时难以理解,并不能将它们转化为对修炼有帮助的东西。”

    “太过深奥?难以理解?真是这样吗?那不如你将内容说给祖师,由我来参悟一下试试。”何道奎听他这样说,忙向他建议道。

    “也好。我便将其中我前不久才想起来的一部分,说给师祖听听好了。这部分是这样的,‘昔日神游,观天地之生灭,见轮回之法则。乃知,所谓生死,非是定则;所谓轮回,也非不可。只要看破,便可超越。若有恒心,生生不灭。若信我者,永不堕落。’你看,这段话听着就像是一个自大的人在吹牛时所说的大话,令人根本就弄不明白它这话到底深意为何。反正我是白搭,就不知师祖可能从中悟出什么来不?”

    王落辰又将乾坤混沌心法中的一段说给何道奎听了,以便让他觉得自己对他是有合作价值的。

    果然,何道奎听了这话之后,激动不已地捻着胡须,两眼放出了如获至宝的光芒。显然,他已经被这段话的价值给打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