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哭的凶,沙傲云哄了好一会儿了,丝毫不见效果,正一筹莫展呢,见她突然不哭了,很是好奇。忙看她这是怎么回事儿,却听得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她转回头来看时,正看到已经走到她身前的王落辰。

    “辰……”

    见到是他,她先是一笑,叫出了他的名字。旋即,两行热泪便流了下来。这一哭,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辛苦你了。抱歉,没能及时赶过来。”

    王落辰见她流泪,心中怜爱顿时翻涌而出。连忙走到她身边,将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替她拭去泪水,说出了自己的歉意。

    “没事的,我这不是一样把孩子生下来了吗?而且,卓伯母和姐妹们对我都很照顾的。生孩子的时候,虽然有些疼痛,但对我这练武之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的。就是你女儿这孩子吧,特别淘气,不知怎么搞得,老爱哭。你看,刚刚还正哭着呢。”

    听到王落辰说出的歉意,沙傲云笑容再现。她嘴里说着原谅王落辰的话,将模样俊俏的女儿递给了王落辰。

    王落辰伸手接住,嘴里发出“啧啧”声来逗她。

    “咿呀咿呀……”

    被他一逗,小丫头就笑了,嘴里面还发出了含含糊糊的声音。

    “这丫头,好偏心啊。我辛辛苦苦把她生下来,也不见她给我露出个笑脸来。整天就是哭啊哭的。没想到才和你刚见一面,就笑的像花儿似的。唉,真是气人啊。”沙傲云见她笑了,用手指在她头上额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说。

    她的话把王落辰给说的开心极了。他俯下身在小丫头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说:“要不人家怎么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呢。女儿天生就跟父亲亲近的。所以,她见到我来了,才这么乖的嘛。哈哈。哦,对啦,咱女儿起名字了没有啊?”

    “还没呢。你不回来,谁给她取名啊?要不,你现在就给她想一个吧。”沙傲云将取名这项重任交给了王落辰。

    王落辰听后,笑着说道:“其实呢,名字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叫王若曦。因为,我觉得咱们的女儿就好像我生命中的第一道阳光,将我整个人生给照亮了。给了我更多反抗狂霸星人的勇气。你觉得呢?这个名字好不好?若是你觉得不好,还可以改的。”

    “不用改,这个名字就很好。我很喜欢。因为如你所说,她也是我人生中的一道阳光。让我生命中又多了一个除你之外给我温暖的人。”沙傲云点了一下头,同意了他给孩子取这个名字。

    “王若曦?好名字。师兄,你真太有才了。取个名字都这么好听。就是不知道,等将来咱们的孩子出生了,你要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啊。”

    他们两人正在说话,门外突然传来卓应儿的声音。听她话里的意思,显然她一直都在门外偷听。王落辰听后,不禁瞪了她一眼说:“应儿?你居然在门外偷听?也太顽皮了吧?”

    “怎么?你们两个人说的话有什么不能让别人听的吗?应该没有吧,这大白天的,不至于说些少儿不宜的话题吧。哈哈。”王落辰一说,卓应儿顿时爆出雷人之言。

    她话音刚落,门外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由声音判断,这笑声不是一人发出。说明,和卓应儿一样在门外偷听的还有其他几人。

    听到她们的笑声,沙傲云冲着门外说道:“行啦,你们就别偷听了。想说什么,想听什么,就进到屋里来吧。呵呵。”

    “我们不是诚心偷听的,而是也想过来看看女儿,便到了你房间外面了。可巧就听见了你们两人的话了。”

    说这话的是罗凝玉。她没有见过孩子,这样说最为可信。

    说完,她便轻移莲步,笑容满面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的身后,则跟着卓应儿她们几个。

    “是凝玉妹妹来了。这一路赶来,辛苦你了。哦,还有思雅妹妹,你也来了啊。快请进,过来看看我的宝贝女儿。”

    见到罗凝玉和劳思雅,因为她们都没有见过王若曦,她忙招呼她们来看她。

    罗凝玉便和劳思雅走了过来,一起看娇小可爱的小丫头。

    仔细端详了一下,夸了孩子两句,罗凝玉和劳思雅便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送到了沙傲云手里。

    罗凝玉送的是一双玉镯和一把长命锁。而劳思雅送的则是稀有星石制成的吊坠儿。

    另外,在送出自己的礼物后,罗凝玉还将妮蒂亚送的礼物也一并交给了沙傲云。

    妮蒂亚送的礼物更为珍贵。那是一道经过血神祝福,以血石雕刻出的护身符。

    这护身符内蕴含着旺盛的生命力,时常戴在身上,可以随时为小丫头补充生命力,让她百病不侵,健健康康地成长。

    这些,只是她们礼物中最为珍贵的。所以才单独拿出来交给沙傲云。其余的,像孩子用到的衣物、玩具之类的,都装在了音灵石中,一并交给了她。

    沙傲云接过这些礼物后,非常的高兴,连声代女儿向她们感谢。

    罗凝玉便说:“云姐还跟我们客气什么啊?你的女儿不就是我们的女儿嘛。当然,这个‘我们’,可不包括思雅妹妹啊。大家不要误会。哈哈。”

    她的一句玩笑话令劳思雅不由地脸颊一红,忙要罗凝玉不要乱说。

    她的娇羞模样,顿时引得其他人笑成一片。

    她们正说笑着,一个小不点儿从她们的裙子边钻了进来。

    没曾想大人堆里会突然冒出个孩子来,沙傲云不禁被他给吓了一跳,忙问:“这孩子是谁啊?怎么跑咱们这儿来了。”

    罗凝玉便玩笑说:“他啊,说出来你们可都不许生气。他不是别人,也是咱们的孩子。哈哈。”

    “也是咱们的孩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是师兄的私生子?可看着也不大像啊。再说,年龄也不太对。若是师兄有这么大的私生子,他跟别的女人好的时候才有多大啊。不大可能。”

    卓应儿听罗凝玉这么说,心领神会,故意把量了一下她已经知道了其真实身份的灭霸,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什么跟什么啊?罗罗,应儿,你们两个可真会乱说。灭霸是我徒弟,愣让你们说成是我的私生子。可真有你们的啊。”

    王落辰见她俩的话令沙傲云脸上的疑惑更多了几分,忙将灭霸跟自己关系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