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人是会变的嘛。自从跟着师弟你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之后,我们两个就觉得还是热热闹闹、轰轰烈烈地活着比较好。所以,就对我们的人生做出了一点小小的改变喽。”他们两人再次同时说道,两道声音便如同一个人的一般,让人听了,叹为观止。

    听两人这般说,王落辰笑笑接口道:“你们的话好有哲理。师弟受教了。”

    他们几个,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了一会儿,王落辰看看大队已经飞出去有好大一段距离了。他才对阳斩星说:“阳师兄,想来你也知道,前面就是冷师兄陪五极门使团回冷月宫的队伍。其中,便有被长老们派来送贺礼的毕世明。我想,这个人几位师兄定然是不想见的。所以,不如这样吧,为避免大家相见,从而泄露了几位师兄的行踪。你就带着他们从另一条路回望月山吧。”

    “毕世明来了?真是好巧,我们还以为他们会晚一些来呢。幸亏我们走得慢,不然就和这家伙撞上了。王师弟或许也已经知道,他现在可是戒律院的监察专使,也就是专门挑门中弟子的毛病,向戒律院打小报告的角色。我们到这儿来的事若是让这家伙给知道了。不免有些麻烦。所以,就依王师弟所言,请阳师兄带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吧。”李英晨听说毕世明也来了,想起这家伙的身份,忙同意了王落辰的安排。

    阳斩星听了两人的话,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咱们就走另外一条路线好了。反正是空中飞行,从哪儿飞都可以到达地方的。只不过是多绕些路罢了。”

    说完,他和李英晨几人,便和王落辰冷凌风告辞,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目送他们走后,王落辰和冷凌风便返身去追自己的队伍。

    他们两个战力高,飞行速度快,不大会儿工夫就追上了大队。

    到了队伍里,见到罗凝玉之后,王落辰便叮嘱她,等到了冷月宫前,若是在等寒障开启通道的时候遇到毕世明,一定不要跟他说你见过李英晨等人的事。

    罗凝玉便怪他也太小看自己的智商了,她还能不知道李英晨他们私下过来道贺的事要对毕世明保密吗?

    被她给数落了,王落辰想想也是,自己真的是有些瞎担心了。便按下这个话题,说起其他事情来。

    两人一路闲扯,又飞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望月山啸天峰上。

    到了这里一看,大概是由于最近这段时间进出的人比较多吧,寒障前已经安排了专职人员值守,通道也处于常开的状态,来人不需要专门等候就可以进入冷月宫的。

    当然,这并非就是说来到寒障前就可以直接进去了。因为要防范敌人混入,必要的盘查还是有的。但这样的盘查当然不会落到王落辰他们头上。因此,他们很快就进入了通道,直上啸天峰峰顶的冷月宫去。

    穿过几道关卡,他们一路通行无阻地来到了冷月宫的巨大宫门外。

    这里,已经得到消息的天道盟的上层人物,以及对他无比思念的冷泠弦、吴梦雪和卓应儿,正等着王落辰他们的到来。

    瞧见他们到了,他们便都围了上来一通寒暄。

    王落辰也同大家客套了几句,顺便还把毕世明和白可寒介绍给了冷无痕和阳天火等人,并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冷无痕几位老人家一听,便去接待毕世明和白可寒他们。

    这些礼仪上的事情,王落辰不愿去操心,就没跟过去凑热闹。

    再说了,此时的他已经被冷泠弦她们几人给围住,问这问那的,也没有那个工夫去管这事儿了。

    但说实在的,他现在整个人的心思也不在她们这几位大美女身上,而是早已飞去了他的宝贝女儿那里。

    所以,他跟她们说话,就不免有些心不在焉的。

    冷泠弦她们跟他关系亲密,对他的一切都很熟悉,自然是看得出他此时的神态有些跟往常不一样了。

    聪明的她们,略微一想,便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样了。

    冷泠弦就招呼了一下吴梦雪和卓应儿说道:“你们看,师兄的心好像不在这儿了呢。就是不知道,它已经飞去哪儿了呢?是沙姐姐那里吗?还是咱们的小女儿那里?呵呵。”

    “对啊。说起来倒是咱们几个不识趣了,见他来了便只顾着和他扯闲篇儿,耽误了人家父女相见的时间。所以啊,咱们还是赶紧打住,免得他心里厌烦咱们吧。”吴梦雪也从旁说道。

    卓应儿听她们这么一说,便忙抖了个机灵儿,一把挽起他的胳膊,冲他和罗凝玉劳思雅说道:“也是哦,师兄,你就快别在这儿跟她们闲扯了。还是赶快带上罗姐姐和思雅,咱们一起去见沙姐姐和女儿吧。”

    “嘿嘿,不瞒你们说,我这心里还真是慌得很。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小丫头和傲云才好呢。要不这样吧,咱们一起去吧。有什么话,到了那儿再说也是一样的。”被她们说中了心思,王落辰忙大方承认,并提议同到沙傲云母女所在的冷冰燕的住处说话。

    他这样说,大家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于是,他便过去跟冷无痕等人说了声儿,带领着众美女一起进入冷月宫,向冷冰燕的住处而去。

    见女心切,一路之上王落辰的走得飞快,不大会儿工夫,就来到了冷冰燕的住处。

    到了地方,还没有进门,王落辰便听见了一阵婴儿的哭声。忙向身边的女人们问:“这孩子怎么哭了啊?没事儿吧?”

    “嗐,师兄,瞧你紧张的。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吗?只要醒着,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哭。这会儿呢,怕是又饿了,所以才哭的吧。不信,你进去瞧瞧,是不是这么回事。”冷泠弦见他一脸紧张,不由地笑了他一下,说道。

    “哦,是这样吗?那我赶紧进去看看。”王落辰似乎有些不大相信冷泠弦所说的,仍旧加快了进门的脚步。

    见他紧张成这样儿,几位美女都忍不住为此摇了摇头,撇了撇嘴,笑了。

    王落辰不理会她们笑话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了门里,和冷冰燕和卓不群夫妇二人见过礼,便匆匆地跑去了沙傲云的卧房。

    说来也奇怪,好像有那么一丝心灵感应一般,他刚刚走进房内,沙傲云怀中的小丫头就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