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两人便结伴飞行,向毕世明追去。

    不大会儿工夫,王落辰便瞧见了毕世明的身影。而毕世明听到身后风声不同,也转过身查看,正好就看到了赶上来的王落辰两人。

    他便马上极有风度地向两人微笑着打招呼,说:“王师弟,好久不见,师兄对你是十分想念啊。你看你,这越发精神了。这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劳毕师兄挂念。我这精神一向还不错。师兄你也很好啊,看起来有多了几分贵气,想来是在门中越发得到长老们器重,又升迁了吧?”王落辰向他拱了拱手,假意恭维道。

    “哈哈,还行。新近刚胜任戒律院监察专使。这不,这一回又得到长老们信任,委以重任。接下了向你这位大盟主庆贺大婚的差事。说到这儿,师兄更是不得不由衷地说一句,师弟你这人真是福泽深厚啊,居然能够令长老们另眼相看,专门派出使团为你送上贺礼。”

    毕世明似乎听不出王落辰恭维之语中的虚情假意,反而还因被他给恭维了,生出几分得意来。

    瞧出他这几分得意,王落辰不禁暗自厌恶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也是没有想到。像我这样一个被长老会给通缉的逆徒,居然在突然间得到长老们的祝贺。因此,这心中着实惶恐呢。不知关于此事,毕师兄可知道些什么吗?”

    “这个嘛。不瞒师弟,长老们如何想的,我真是猜不出啊。只是知道,就在你大婚的消息传到五极门后,长老们便突然做出了这一决定。有人说,长老们之所以会这么做。其中多半是因为沙傲云师妹的关系。大概是,金长老不想自己的宠爱的小孙女大婚时,会让人觉得她没有娘家人,才劝服了其他四位长老,做出向你祝贺的决定的。不过,到底是不是就是像传说的这样呢,我就不敢确定了。”毕世明连连摇头,说了些自己听闻的消息,并未将五大长老送贺礼的原因讲清楚。

    王落辰听后,略一沉吟,向毕世明说道:“师兄既然也不清楚,那我便不问了。哦,对啦,听我天道盟的弟子说,你手里持有长老们写给我的一封信,不知是否属实?若有的话,毕师兄可否拿给我看一看呢?”

    “信是有一封,不过我来时,长老们说要我将这封信在你婚礼举行的时候再送给你。你看,师兄也是奉命行事,王师弟是否可以不要让我为难呢?”毕世明一脸难为情地说。

    “靠,一封信而已,这几个老家伙竟然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吧,毕师兄既然为难,那就算了。便按照他们说的,等我大婚时再看这封信吧。”

    听了毕世明的话,王落辰忍不住就这封信的事,吐槽了一句。

    他这句话在毕世明听来,不啻是对几位长老的大不敬。这不禁让他习惯了对他们尊崇无比的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但心里虽有这样的感觉,见识过王落辰战力的他,却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便只好说:“师弟啊,长老们这封信应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吧。毕竟,他们连贺礼都送来了。足见对你还是充满了善意的。岂会在送礼的同时,又用一封信来惹你厌烦呢?不知师弟觉得师兄说的有没有道理呢?”

    “嗯,师兄所言也有几分道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师兄既然来了,师弟也不好让你为难,便让你圆满完成此次任务,喝过我的喜酒再走吧。”

    王落辰再向他拱了拱手,并接着做了个请他先行的动作。

    他这样说,又做出如此动作,便是说他不想在同毕世明谈下去了。毕世明便也只好同他拱了拱手,驾乘飞行兽继续向前飞去。

    他刚飞出去没多远,罗凝玉和白可寒他们一行便追上了王落辰他们。

    等他们到了近前,王落辰便瞧出他们的队伍似乎多了一些人。便向罗凝玉询问其中的原因。

    罗凝玉就指着队伍后面的几人对王落辰说:“还不是多了一些客人嘛。这事儿不用我多说,他们你都认识,过去一看便知道了。”

    王落辰听她如此说,便向后面飞了过去。

    还离着有一段距离呢,王落辰便认出多出来的那几人是谁了。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好友李英晨、朱立军以及他们的姐姐和哥哥,李英雄朱丽娜。

    另外还有一个,则是陪在他们身边的阳斩星。

    他们几个之中,阳斩星的神识最为强大。他在王落辰过来时,已经感知到他,忙招呼了其他几人向他迎了过来。

    双方相向飞行,很快就在空中会合了。

    一见面,王落辰便兴奋地跑过去拉住李英晨朱立军的手问道:“师兄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阳斩星嘴快,不等他们回答,他抢先对王落辰说:“王师弟,他们都是偷偷跑来向你祝贺新婚之喜的。过边界时被咱们的人给发现了,幸亏我及时赶到,大家才没有闹出误会来。哈哈。你说他们几个也是,要来就来吧,干嘛要偷偷摸摸的呢?”

    “阳师兄,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你们也知道,我们都是世家子弟,行事都要顾虑家族里长辈们的态度的。如今王师弟和我们毕竟已经不属于同一阵营了,我们和他接触便要更加小心的。免得被家里的长辈们知道了,受到非难和责罚。”李英晨忙解释道。

    “是啊,这次若不是师弟他们几位大婚。我们这当师兄的不得不来,我们也是不敢冒险行动的。”朱立军也从旁说道。

    王落辰听了他们两个的说法,忙说:“两位师兄不必多做解释,你们的处境我十分地理解。谢谢你们还有独钓江雪师兄师姐的盛情。你们能来,我真的很高兴,也很感动。”

    李英雄和朱丽娜这时便异口同声地说:“王师弟不必客气,你大婚这件事最近在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的,几乎人尽皆知。我们以为这场婚礼必定热闹非凡。心里不想错过如此盛事,便也跟过来了。而我们前来呢,一是送上一份贺礼,对你表示祝贺。另外也是想借此机会开开眼界,凑凑热闹。哈哈。”

    “啊!师兄师姐,你们原来也很喜欢热闹啊。我一直还以为你们都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呢。”

    王落辰没想到独钓江雪这对好似神仙眷侣一般的人物也爱凑热闹,一句惊讶的话便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