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自己所乘坐的飞行兽向王落辰座下的巡天兽臣服,白可寒微微一笑,捋着他的花白胡须,向王落辰赞道:“盟主真是威武,年纪轻轻的,不仅自己战力了得,所乘坐的这飞行兽也是非比寻常,颇具王者风范。白某真是佩服佩服。”

    “哈哈,老族长过奖了。这飞行兽也是我机缘巧合下才和它成为朋友的,要不然凭它的傲气,也是不肯做我的坐骑的。”别人夸奖,王落辰不免要谦虚一下。

    接着,他便向白可寒再次重复了刚才的问题,问他怎么亲自上阵跟随飞行军运送货物了。

    白可寒哈哈一笑,用手一指飞行兽上所驮着的货物,说道:“盟主,还不是因为你咯?你看,飞行兽上面所驮着的都是上等的皮毛,是我族在你大婚之际送上的贺礼。至于我为啥要跟着,自然是我这把老骨头也想去凑凑热闹,向你讨杯喜酒喝了。哈哈。”

    “原来是送给我的礼物。老族长,真是让贵族费心了。好,既然是大家的一片心意,那我便也不加推辞了。当然,东西我收下,美酒佳肴一定奉上。只是,到时候,还请老族长不要留量哟。哈哈。”

    王落辰爽朗一笑,将礼物全都收下了。随即,便邀他到自己的巡天兽上面,一路同行。白可寒自然是欣然受邀,飞身便上了巡天兽。两人便在巡天兽上谈笑风生起来。

    白可寒人老话多,十分健谈。王落辰则是经历丰富,谈资多多。他们两人这一路上,自然是不缺话说了。

    两人便这么谈笑着,带领这支队伍飞出逍遥草原,进入了炽日教和冷月宫的地盘。

    穿过群山和森林,他们飞到了日月江的上空。然后,便沿江而下,朝望月山进发。

    飞了大约三百公里,飞行军打前哨的探子回来禀报,说是在他们的前方有一支队伍。从旗号上来看,好像是天道盟和五极门的人混合而成的,看起来十分奇怪。

    王落辰一听,不禁心生好奇。

    他的眼睛眯起,对着那名探子说道:“这倒是有趣?不知咱们敌对双方的队伍,怎么会走到一起去了?你且带我去看看。”

    说着,他向白可寒拱了拱手,说了声少陪,便取出自己的月梭,随着那名探子向那支队伍而去。

    那支队伍速度不快,他们又有心追赶,不消片刻就追上了他们。

    隔着还有数百米远,王落辰先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发现前方队伍中果然有五极门的人,内心更是好奇不已。忙向月梭中猛地灌注一股元力,催动它骤然加速,向那支队伍飞了过去。

    那队伍的外围也有负责警戒的人员,见他如离弦之箭一般急速前来,慌忙催动月梭和飞行兽,欲上前来阻拦。

    他们才一动,王落辰便高喊到:“不必惊慌,是我。王落辰。”

    “盟主?是盟主,都不可造次。”他们之中带头的,听见王落辰报出的姓名,赶紧向手下打招呼,要他们不要上前,免得冲撞了王落辰。

    那些人依命停下。

    只在这两句话的时间,王落辰已然飞到了他们近前。

    “大家辛苦,我是王落辰。听盟中兄弟说你们这支队伍里有五极门的人,心生疑惑,所以特来看看出了什么事。”王落辰在他们面前停住,说明了来意。

    “禀盟主,队伍中的确有一队五极门的人。不过,他们不是前来寻衅滋事的,而是带着礼物,手持五极门长老们的亲笔信,为了您的婚礼前来祝贺的。我们在三家界遇到了他们,查明了原因,便在冷师兄的率领下,亲自护送他们前往冷月宫,交于您和各位掌教处理的。”听他询问,带头之人马上回报了事情的原委。

    王落辰一听,忙问:“这么说冷师兄也在这里了。那好,你快带我去见他。”

    “是!他就在前面。咱们追过去便能见到他。”

    于是,王落辰就在带头的这人引导下,前往前面的大队中,去寻找冷凌风。

    他们飞行了数百米,途中从上百名天道盟弟子身边飞过,才到了队伍的中间。

    刚到这里,王落辰便向那人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师兄辛苦了。冷师兄已经过来了,不用你带路了。哈哈,你回去执勤吧。”

    他的话音未落,一身银色羽衣、高大英俊的冷凌风便已经驾乘月梭飞了过来。那人见了,便向王落辰弯腰行礼,离开了。

    冷凌风飞到王落辰近前,笑着说道:“你可回来了。这些天祖母他们等你都等着急了。就怕你在婚期之前无法赶回,让他们几个被人家看笑话。”

    “师兄,都怪我不好,事情太多。不过,没办法啊。狂霸星人最近又在火龙岛附近搞出了一些情况,不处理一下不行啊。”王落辰很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

    “他们怎么还是不肯消停?上次在血都杀的他们的人还不够多吗?真是可恶啊。不过,值得欣喜的是,最近圣境这边倒是没什么事情发生。五极门不仅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大举进攻,还显得十分低调,从不和咱们起什么冲突。甚至,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居然在你大婚之际,还派出了一个使团,带了一大批礼物前来祝贺。真是令人不明白他们心中到底作何想法啊。我对此琢磨不透,又不好一下子给拒之门外,便只好带他们前去宫中,请老人家们定夺。”冷凌风向他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王落辰听后,一时间也不知道五极门的长老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说:“管他们怎么想的。无论他们这样做是否有什么阴谋阳谋的。先带回去再说吧。哦,对了,使团的负责人是谁?我想见见。”

    “说来巧了,这使团的负责人不是别人,恰恰是咱们的老熟人毕世明。你若想见他,他就在前面,咱们一块儿过去见见好了。”冷凌风说出了一个令王落辰感到有些不待见的名字。

    毕世明这家伙,为人虚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王落辰心里很是看不起他。因此,当听说是使团的负责人是他的时候,王落辰心里不免又不想见了。

    不过呢,为了探听对方来意,他也清楚自己不能如此意气用事的。

    便朝冷凌风点了点头,说:“果然是老熟人。他可是我刚入五极门时便有些讨厌的家伙呢。不过,远来是客,他既然来了,我总是要跟他见面的。早见晚见都是见,不如早点去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