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几秒钟的工夫,噬能兽庞大的身躯所化的碎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王落辰被眼前的情景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了大半天都没有制服或者打死的噬能兽,那疯女人举手投足之间便将其给搞没了。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这又是什么样的力量?

    以前,他光觉得这女子强,但对于她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没有较为明确的认识。

    可今天看到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后,他立刻就明确了她到达有多强大。

    当然,这种明确,他以为也不过只是一种相对的明确,而非绝对的明确。

    由于存在着等级差距,他并不能确定这个女人刚才灭掉噬能兽的手段就是她最强的。倘若,这不过只是她毫不费力地一击,那她的真正实力是怎样的,他还是不太明确的。

    他心中正思索着这些问题,疯女人的声音又在他心头响起:“你看,这不就解决了?你看着是不是觉得很神奇?我的孩子,其实你也可以做到的。只要你肯真正地觉醒,重回你原来的身份,灭掉这种小兽对你来说不是十分轻松的一桩小事吗?所以,孩子啊,你就别倔了,还是趁早醒转过来吧。”

    “我也可以变得像你样强吗?这有点不太可能吧。我觉得,按照我目前的修炼速度,若是想达到这样的程度,就算是我能够活过一百岁,也是不大可能的。当然,这是在像你所说的那样,没有觉醒的情况下。倘若我真能够觉醒,或许情况就会大不相同了吧。只是,说真的,对于怎样才能够使得自己觉醒,我这心里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所以,关于觉醒,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听到她又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王落辰很无奈地再次洗白了一下自己。

    对于他所说的话,那女子也不生气。她轻飘飘地飞到王落辰面前,将手掌轻抚在他的脸颊上说:“唉,尽管你这说,母亲我一点也不生你的气。自己的孩子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吗?你啊,就是跟小孩子一样,任性的不行。算啦,你既然还是不想醒来,我便继续等下去好了。现在呢,母亲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去做,就先走了。”

    说完,她的身形便逐渐暗淡下去。

    但就在其即将全部消失之际,好像回光返照一样,她又恢复了明亮的状态。

    身形稳定下来之后,她对王落辰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下次遇到麻烦事儿早点说。免得万一我有事儿赶不过来,你会吃亏。”

    “嗯,知道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眼下我就有一件事要求你。刚才你走得快,我没来得及说。现在你去而复还,能不能听我说一下啊?”王落辰挠了挠头,向她问道。

    “有事就说吧。母亲又不是外人。不必吞吞吐吐的。”女子以宠溺的语气说道。

    “嗯!那我就说了。还是噬能兽的事儿。你或许也知道,刚才被您给灭掉的噬能兽,它是有主人的。据它说是霸神学院的副院长古宇。实力比我高的没儿。倘若他来到地球,知道了他的坐骑因为我而没了。你想他会不会过来找我算账啊?但以我的实力,他来了,我可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的。所以,你看能不能你在回去的路上,顺便把他也给解决掉啊?”王落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另外一件需要她帮忙解决的事情。

    听他讲完,女子沉吟了数秒后,说:“这件事嘛,好像有些麻烦。一些战力有望突破天盾的人,按照一条古老的宇宙法则,是不应该轻易将其抹灭的。这涉及到宇宙的平衡。所以即便是我,也不能代替你灭了他。不过呢,虽然不能杀死,教训一下还是可以的。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他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谢谢你。这下,压在我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可以落地了。”王落辰拍了拍胸口,一脸轻松地说。

    “这下高兴了?好啦。该说的事情说完了。我真要走了。最近星域间不怎么太平,我得去看看。”

    说完,女子匆匆在王落辰的脸颊上捏了一下,消失了。

    她消失后,光芒再次出现在母神权杖上。

    这光芒数秒钟后才逐渐淡了,母神权杖也在王落辰的控制下,重回他的识海。

    收回母神权杖,王落辰长出了一口气,向着火龙岛飞去。

    在飞行的过程中,他以意念告诉罗凝玉,噬能兽已经死去,警报可以解除了,大家不用再离岛了。

    便在他的意念发出后,岛上的警报声就停了下来。

    警报声一停,他便知道自己所传递的信息已经被罗凝玉告知血族指挥官了。便也不急着赶回去。

    与噬能兽一战,让他存储的元力几乎消耗一空,身体也不由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因而,他的状态并不好。实在不应该再消耗仅存的元力做高速飞行的。

    他在空中向着火龙岛上血族军队的驻地慢慢飞行,在这一过程中,一边欣赏着自己守护的这座的岛的夜景,一边运转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恢复精力和元力。

    几分钟后,他回到了驻地上空。

    从空中飘然落地,向放哨的士兵笑了笑,他一脸倦色地走进了驻地的办公楼。

    到了驻军主观的办公室,他见到了正帮着驻军主官调度指挥军队维持岛上秩序的罗凝玉。

    罗凝玉此刻,人虽说在办公室里,其实一颗心却早已飞到了他身上。

    见他满脸倦色的归来,她忙过来嘘寒问暖。紧随其后,血族军队的将官们也是围了过来,向他敬礼,问候。

    王落辰在沙发上坐下来,向罗凝玉还有其他人笑了笑,摆着手说:“没什么的。此战虽然艰苦,但好在老天待我不薄,给了我一副好身板儿。所以,到底还是我把那家伙给耗死了。而它的尸体,也是十分诡异地消失了。”

    鉴于消灭噬能兽的过程涉及到他的秘密,王落辰没有将实情告诉大家。

    不过,这种高手之间的过招,军官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切身体会,因而对王落辰所说的真实性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在他们看来,王落辰所说的便是实情,他们只需相信就可以了。反正,最终的结果是自己这方胜了。谁管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因而,在王落辰说出他已经取胜后,他们全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眼中也登时充满了崇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