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能兽可不会在王落辰思考的时候停下脚步,便在他想辙的这一小会儿工夫,它又已经跑出了三公里。

    更为糟糕的是,随着他距离海岸线越来越近,海水变得越来越浅,它下肢被海水所吞没的部分也是不断缩短。这使得它两条下肢所受的海水阻力变得越来越小,无形之中给它平添了几分助力。它奔跑的速度,也因此变得更快了。

    眼见这家伙的速度又快几分,王落辰真是急眼了。

    他不顾一切地将璀璨星域和金字陀螺斩全都释放出来,并把体内仅存的元力向其中灌注了进去。然后,便控制着这两件武器向噬能兽后背打去。

    他希望以这种方式逼迫它停下来。

    两件威力极大的武器便带着王落辰的希望向噬能兽飞了过去。一路之上,它们所裹挟的能量将空气都给激荡的地轰隆作响。声势十分地吓人。

    但就是这样厉害且动静不小的两件武器,却没有能让噬能兽转一下身。

    “这该死的家伙,这是找死吗?我的武器打过去,居然躲都不躲。好,既然你不躲,那就叫你好好品尝一下挨揍的滋味儿吧。”

    见它不躲,王落辰心中更加因为它铁了心要登岛搞破坏而生气。索性将自己的两件武器飞行的姿态略作调整,由原来的打向噬能兽背部的两处,改成了全都打向其后心的位置。

    两件武器都打在一处,对那一处损伤的自然要十分厉害。应该说,还是很惊人的。

    若是按照常理来说,噬能兽在感知到王落辰所作出的这种调整后,理应是要作出反应的。

    但令王落辰没有想到的是,这头怪兽这一回却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王落辰的两件元力拟态武器向它打去,它竟然一点儿躲避的动作也没有。就那么硬生生地受了两件武器的一击。

    “嘭!”

    两件武器同时打中它的后心,共同制造出了一声巨响。

    噬能兽后心的皮肉也是被炸开了花。它的身体,更是猛地向前一冲,差一点没一头栽倒在海水里。

    “该死的,受伤了吧?哈哈。这下你该停下来了吧?”

    望着后背向外飙血的噬能兽,王落辰心中不禁暗喜。以为它这下肯定不会再坚持登岛了。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这头噬能兽好像一个偏执狂患者,认定了火龙岛这个目标后,便是有再多的阻力,也不能改变它的意志。

    只见,它在受了王落辰重重地一击后,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借助王落辰这一击之力,猛地向前蹿了出去。

    这一下,就好像一名实力惊人的跳远运动员一样,它跳出了好大一段距离。

    它与火龙岛之间的距离,也被拉近到不足一公里。

    火龙岛上的灯光已经清晰可辩,正在撤离的血族人的身影也影影绰绰地映入了王落辰的眼帘。

    此情此景,让王落辰心中的焦急再度增加几分。

    他心里很清楚,这么近的距离,噬能兽要跨过去,也就是抬几下腿的事儿。自己要阻止它登岛,几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挫败感,心情一下就糟透了。

    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就是有些事情,往往在人们认为它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时,突然发生逆转,朝着不可能的方向发展。

    王落辰今天便亲眼见证了奇迹。

    就在他以为噬能兽必定无法阻止,火龙岛难逃一场浩劫,他要因为岛上那些生命的逝去而内疚一生时,他手中原本毫无动静的母神权杖,突然便放射出将天地映照的雪亮的光芒。

    随着光芒释放而出,一股若有若无,隐隐约约,无比和谐的乐音,也于天地间回荡起来。

    “是你?太好了,你还是来了。”

    光芒和乐音响起之际,王落辰心中涌起一股差一点就令他眼泪狂流的惊喜。

    不由自主的,他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于心头向着母神权杖发出了一声惊呼。

    “傻孩子,瞧你着急的。不用慌,事情我都知道了。就让母亲为你将一切都解决了吧。只是,记得啊,下次若再遇到难以解决之事,可一定要早点儿告诉我啊。你要知,我虽然无处不在,但凝聚神形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的惊呼发出后,疯女人充满关爱的声音于他心头响起。

    紧接着,王落辰便看到,漫射于天地间的光芒急速向着噬能兽凝聚过去。

    不过眨眼间,便凝聚成一个体型巨大的,衣袂飘飘的面容模糊的白衣女子的身形。

    只不过,由于这身形因是由光聚成,显得有些不太真实。

    但饶是如此,已经一脚踏上火龙岛海岸的噬能兽,还是在这个女子面前,好似踩了急刹车一般停了下来。

    “宇宙很大,完全可以让你四处遨游。你却偏偏跑到这里来。你说,你这是不是在找死呢?”

    女子在噬能兽停下来的瞬间,以意念的形式向它说道。

    这道声音,它能听到,持有母神权杖的王落辰也能听到。但除了三者之外的局外人,却是无法接收。

    噬能兽在收到这条意念之后,浑身打着颤低下了头,看那神情,就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靠,这会儿知道装可怜了?晚了。”

    瞧见它快速切换出来的状态,王落辰冷哼一声,向它发出了一声嘲笑。

    “我,我怎么知道这里是神眷顾之地。我只是奉命前来的。您看,错不在我啊。要怪的话,都怪我的主人古宇。是他让我来的。而且,他还不仅把哦给派来了。他自己也已经赶过来了。所以,求您原谅了我这一次的无心之过好吗?”

    噬能兽没有理会王落辰的嘲笑,反而犹如朝圣一样匍匐下身子,对着那光影组成的女子恳求道。

    “原谅你?好像不是我的事吧。我只负责将你毁灭。”

    听过噬能兽的恳求后,白衣女子面容上仿佛笑了一下。然后,一道光芒便由她的额头垂落下来,将噬能兽庞大的身躯给罩住了。

    噬能兽在光芒垂落下来之际,那令王落辰用尽全力也无可奈何的身躯,完全瘫软了下来。

    紧接着,就听它发出一声哀嚎。身体便如同被女子所垂下的光芒同化了一样,逐渐透明并发起光来。

    “去吧!”

    当它出现了这种变化后,那女子的声音轻轻响起。

    随着她的这一声好像命令一样的声音响过之后,王落辰看到,噬能兽好比小山一样的身躯便化作不可计数的碎片,好比风中飘起的蒲公英一样,洋洋洒洒地向着天空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