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拿定主意,王落辰身后的光翼微微扇动,他便向着海水中的噬能兽瞬移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他以极快的速度入水,一下就将海水激起一个高达百米的水柱。

    他的这般动作,也是惊动了噬能兽。它忙感知是谁制造出了这样的响动。

    当它感知到重新入水的王落辰后,心中不免有些吃惊。这是因为,就在刚才,它明明已经感知到了王落辰的离开。它原本以为,这代表它已经成功地令王落辰转移了注意力了。怎么也没想到,这才几分钟的时间,他便又去而复返了。

    这代表什么?大概代表对方已经不顾一切地跟自己耗上吧。

    想到此处,它不禁气冲冲地向王落辰传过去一道意念:“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那就别怪我狠了。”

    说完,它突然停止游动,重新站立了起来。

    由于它体长近千米,而海岛近海的海水才不过三百多米深,它站立起来之后,仅有下肢的一小截没入水中。因此,它完全可以采取奔跑的方式向海岛奔袭。

    这样的奔袭,比起它在水中游动,速度要快上一倍。

    它便是想以这样的方式,使得自己快点登岛,大杀四方。

    “哼!不作就不会死。”

    见它突然改变前进方式,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它心思的王落辰,此刻对它已经生出必杀之心。

    因而,在它站立起来向前狂奔出近千米后,王落辰手握母神权杖,将自己的一道意念传递进了其中。

    当初,他在乾坤洞中与那个满嘴疯话,将他当做自己儿子的疯女人分别时,曾经得到过她的许诺。

    她说以后若有事情,他可以通过母神权杖告诉她,请求她的帮助。

    一直以来,虽然每当他遇到危险时,他常常能借由母神权杖得到那女子的相助。但却没有哪一次是他主动向对方请求的。

    这是由于,他实在不想欠那疯女人太多人情。因为,他总是隐隐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欠她人情太多,将来或许会有大麻烦。

    但这次,情势实在是过于危急,他若不能及时解决掉这头噬能兽,只怕海岛上的数万原住民以及海岛的美景都会被这畜生祸害。所以,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能是主动借由母神权杖向那女人求助。

    “我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您能不能过来帮我解决一下?请快快回应,不然就来不及了。”

    王落辰以神识将这条意念送进母神权杖后,就焦急地等待回应。然而,接收了这道意念的母神权杖,却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就在这会儿工夫,噬能兽又冲出去约莫三公里。眼看其离火龙岛越来越近,王落辰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他气呼呼地甩了甩由某种神秘的纯能量构成,并非实质的母神权杖,嘟囔了一句:“什么破玩意儿?关键时刻竟然会失灵。还有你,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母亲,你不是说过会帮我的吗?事到临头,你又去哪儿了呢?”

    说完,他很无奈地将权杖收回识海,扇动光翼向着噬能兽追了上去。

    请不来强大的援兵,他只能是凭一己之力去对付那头极具破坏性的怪兽了。

    他全身笼罩在星阵之中,带着隆隆的音爆,双拳紧握,向着怪兽撞了上去。

    他要以这种撞击,给予噬能兽以极为猛烈的一击,以便让它在吃痛之余,战意再起,跟自己大战一场,不去岛上搞破坏。

    “咚!”

    这一次的撞击真是十分厉害,当王落辰撞上噬能兽的后背后,竟然令它庞大的身躯发出了好似大鼓一样的响声。

    想来,这撞击产生的波动,已经由它身体的表面传递进了它身体的内部。在它的胸腔中生出了回响。

    头部或者身体被重重地撞过的人一定都知道,一般这种身体发出回响的撞击,对身体的伤害是十分剧烈的。

    有的时候,甚至会让人因为疼痛而发蒙。也就是,脑袋由于被疼痛的刺激过于强烈,暂时处于一种近乎昏厥的状态。

    噬能兽虽然身体够强壮,但受到王落辰这样强烈的一击后,也是产生出剧痛,进入了这样的状态。

    只见,它正在奔跑的身体,出现了十分不规则地摇晃。看起来,它好像随时都会倒掉一样。

    然而,这种状态是十分短暂的。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它的意识就恢复了正常。身体也在它有意识的控制下,变得稳定起来。

    “卑鄙的人类,你竟然偷袭我!我绝饶不了你。”

    噬能兽在稳住身形后,回头向王落辰传过来一道意念。

    “偷袭?这不算偷袭吧?我飞过来时,可是带着很响的响声的。你只顾着去祸害人,而不肯停下来躲避,又能怪得了谁?”王落辰故意气它说。

    噬能兽听后,好像真的更加愤怒了。它也不多说什么,大吼一声,便向王落辰扑了过来。

    见它那庞大的身躯扑向自己,王落辰不敢硬接,光翼扇动,便向一边瞬移出去。

    他这一下子便飞出去约莫有上千米,轻松地躲过了噬能兽的一扑。

    躲过这大块头的攻击后,他便严阵以待,等待它的下一次进攻。

    谁知,便在这一扑之后,噬能兽小山一般的身躯竟然猛地一转,调过头去,继续飞速向火龙岛跑去。

    看来,它并不打算如王落辰所希望的那样,继续跟他战斗。它的目标仍旧锁定在火龙岛上。刚才那一扑,不过是虚晃一枪。

    见它这样狡猾,王落辰忍不住骂了一声“该死的”,然后便再次追了上去。

    这一次,他仍同刚才一样,以超越声音的速度向它撞击。

    他仍旧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让这头怪兽不再继续攻向火龙岛。

    但这一次,他的希望依旧是落空了。

    虽然他仍旧很轻易地撞击到了噬能兽,也将它给撞得趔趄了一下。但噬能兽仍旧是不肯因此便停下来跟他战斗。甚至,它这次做的更绝。在被王落辰给撞了之后,它连假动作都没有做一下,直接理都不理地继续向海岛狂奔。

    看着它矢志不移跑向海岛的庞大身影,听着它的两脚趟过海水所发出的巨大声响,王落辰心中的焦急达到了十分浓郁的程度。

    “不行啊,这家伙根本就不上当。得赶紧想办法啊。可是,想要让它停下来绝对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儿。老天啊,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王落辰无语问苍天,脑筋飞速地转动,思考各种可能让它停下来的方法。但一时间,却毫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