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市长被他这么一问,就赶紧解释说:“指挥官,之所以您会是乔治城抵抗军的最高指挥官,是因为乔治城是您带人从狂霸星人解放出来的啊。您再造了这座城市,当然就是这座城市当之无愧的领袖了。所以,这个城市的一切事情就应该由您说了算了。”

    “我带人解放乔治城可并非为了这些的。而且,我们也在这儿待不住,因为有别的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我们很快就会离开。所以,这个所谓的最高指挥官,我是万万不能担任的。你们还是另找别人吧。”王落辰十分严肃地拒绝了戈尔给自己安的这个职位。

    “可是,指挥官大人,由您来坐这个位置可是乔治城全体居民的共同愿望,您要是推辞,恐怕会让他们寒心啊。那样的话,恐怕会影响抵抗军的建设的。所以,为了乔治城今后的发展着想,您还是要勉为其难地出来主持一下大局吧。”戈尔情真意切地恳求道。

    王落辰听了他这个说法,不禁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吧,那我就先暂代一下这个职位吧。等乔治城的局势稳定了,我再把这个职位交给别人好了。唉,事情也只好这么说定了。你去忙吧,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准时参加成立大会的。”

    “太好了,您答应了。那好,我先走了,大会的会场就设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明天上午十点,您可一定要去啊。”戈尔见王落辰答应了,心满意足地走了。

    他走之后,王落辰开始琢磨起如何将乔治城建成抵抗军的根据地来。

    乔治城是被自己带人打下来的,如今这里的居民将自己视为他们的救星,愿意拥戴自己做他们的带头人。这正是所谓的民心可用。他感觉有此一点,他是应该好好经营一下乔治城的。

    于是,他便去找了五极军团的将军吴柏柳和抵抗军的几位负责人。跟他们商量了一下,要他们趁队伍还在乔治城的时间里,快速地从乔治城抵抗军中挑选一部分精英加以培训。以期他们个个都能够很快地成为一名懂得打仗的军官。

    另外,他还要他们协助乔治城的市政厅在乔治城的周围构建一批军事设施出来。希望这些设施可以成为抵御狂霸星人围剿他们的屏障。

    他布置过这两件事之后,吴柏柳他们就去找戈尔,要他协助实施去了。

    王落辰则离开飞船去了索菲的家。

    索菲现在已经回到了她自己的家。跟自己的父母团聚后,她知道王落辰回来了,就让人跟他说,她很想他能去她家一趟。

    王落辰要做的事情虽然很多,但却不忍拒绝这个女孩儿的邀请。

    因为,要不是这个女孩儿他便无法发现狂霸星人的秘密计划,也就不会到达乔治城,更不会将被狂霸星人当做杀人工厂的飞船给缴获。从这个角度来讲,索菲还是这次战斗的大功臣呢。

    当然,这个女孩儿对他的作用还不止于此。他还想带这女孩儿去血域和圣境,要她当着血域王室成员和圣境长老们的面,讲一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相信她所讲述的那残忍恐怖的场面,一定能够让他们这些当权者认清狂霸星人的凶残本质,丢掉与他们和平相处的幻想,更加坚定和他们作战的决心吧。

    有此考虑,王落辰便抽空儿到了索菲的家里。

    他到时,索菲的母亲正在忙着做饭。而索菲和她的父亲以及弟弟则是在拾掇自己家已经好多天无人居住的房子。

    第一个发现王落辰到来的是不肯老实干活儿,在院子里偷懒的索菲的弟弟。他见到王落辰后,立刻蹦蹦跳跳地跑进屋子里,大声地喊:“爸爸妈妈姐姐,会飞的哥哥来了。你们快出来看一下啊。”

    “什么?大哥哥来了?真是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爸爸,你动作快点儿,大哥哥都来了。”

    索菲听到弟弟的喊声,一下扔掉手里用来擦拭桌椅板凳的抹布,向自己的父亲催促了一声,跑出了房子。

    “索菲,是我来了。你们在打扫卫生?要不要我帮忙啊?”王落辰早已以神识感知到了他们在做什么。因而,一见面就问对方有没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

    “怎么能让大哥哥这么尊贵的客人做这种事情呢?再说了,我们家也没多少家具,我们几个随便一打扫就干净了。所以,用不到你帮忙的。你啊,只管当客人,等着尝尝我妈妈做饭的手艺好了。”索菲迎过来,将他的胳膊拉住,就把他往房间里让。

    王落辰用力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做出很陶醉的样子说:“嗯,不用尝,只闻一下这香味儿就知道伯母的手艺有多好了。所以,待会儿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大吃一顿的。希望你不要嫌我能吃才好啊。”

    “哈哈,指挥官大人说笑了。您肯赏脸吃我做的饭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儿会嫌您吃得多啊。”两人正说笑着,听到王落辰说话的声音,索菲的母亲端着两盘刚做好的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听了王落辰的玩笑,赶紧跟他客气了起来。

    王落辰忙说:“您太客气了。而且,您不要总称呼我为指挥官大人,我和索菲就像兄妹一样,您就直接以名字称呼我好了。”

    “哎,那怎么行?指挥官大人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我对您礼貌是应该的。至于说您和小女的情谊,那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跟着掺和的。”索菲的母亲却依旧坚持要对王落辰这位救命恩人以礼相待,不肯听他的话改称呼。

    她坚持,王落辰也不好说什么了,就只能任由她继续称呼自己为指挥官大人了。

    三人说笑着进到屋子里。此时,索菲的父亲已经将桌椅板凳都摆好了。

    他见王落辰进来,赶忙过来热情的跟他握手,并将他让到了餐桌的上手位置。

    对于他这种安排,王落辰当然是不肯接受了。但拗不过索菲父母的一片盛情,只好听从他们的安排,在那个位置坐了下来。

    大家落座,饭菜也很快摆满了桌子。索菲的父亲又从里屋拿出一瓶从战前珍藏到现在的葡萄酒,给除了索菲弟弟之外的人都满上了一杯鲜红的酒水。然后便站起来正式感谢王落辰对他们一家的救命之恩。

    他这么客气,王落辰自然也只好站起来同他客气了一番。然后,当互相客气的宾主两人都将酒杯中的酒干了之后,才各自坐下,正式开始了这次谢恩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