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他的承诺,冷泠弦甜甜一笑,放开了他的手臂说:“我就知道师兄是个有大智慧的人,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好啦,有了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继续在这儿发号施令吧,我去给他们帮忙了。”

    说完,她迈着轻盈地脚步跑去帮那些搞直播的人了。

    王落辰则是叫来了传令兵,要他们传令下去,等飞船在乔治城一落地,便将这飞船上所有残余力量给剿灭。

    当然,这里的所谓剿灭,不是全部杀死的意思,而是荡平抵抗力量的意思。

    他命令传达下去不久,控制室那边就传来消息说,乔治城已经到了,请他决定是否降落。

    他就对他们说,降落当然是要降落了,只是降落的地点一定要选好。最好是能够降落在可以起到守卫乔治城的位置。

    最终,按照他的意思,这艘巨大的飞船降落在了乔治城和索菲家之间的地带。

    那里处于乔治城和森林之间,位置十分重要。既可以确保敌人不能借助森林的掩护对乔治城发起进攻,也可以确保在乔治城受到强大敌人攻击的时候,乔治城的抵抗军可以借助飞船的掩护逃到森林里隐藏。

    地点选好了,飞船很快平稳地降落了。

    飞船一落地,联军在乔治城的剩余军队就马上开过来增援。

    有了他们的加入,拥有飞船控制权的联军便很快取得了对残余力量作战的胜利。

    整个飞船上的人除了在战斗中被打死的,还有七千多人,全都成了联军的俘虏。

    看着他们被乔治城新成立的抵抗军一队接一队地给押送到圣母湖监狱去,王落辰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他正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戈尔市长就带着他手下的人来了。

    他们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没见过狂霸星人的飞船内部是什么样儿,过来瞧瞧新鲜,二是向王落辰请示该怎么处置那些被抓的狂霸星人。

    大家一见面,戈尔市长就向王落辰竖起了大拇指,将他以及联军给夸赞了一番:“指挥官,您和您的战友真是太有神通了,一下就把这么大一艘狂霸星人的飞船给缴获了。”

    “戈尔市长快别这么说,我们此次行动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除了侥幸的成分,最重要的还是得到了乔治城上下的支持嘛。不过呢,你也别忙着夸奖我们。因为,我要提醒你的是,行动虽然取得成功了,飞船也给缴获了,但恐怕从此之后乔治城的日子要不好过了。等到你们的处境困难的时候,可别埋怨我们就行。哈哈。”王落辰谦虚了一下,然后将乔治城可能因为此次行动所面临的困难给指了出来。

    令王落辰没想到的是,戈尔市长听了他这话脸上不仅没有一点儿惧色,反而还露出一抹坚毅的神情说:“指挥官,这我也想到了。并且,我已经向全城居民发出了保卫乔治城的倡议书。倡议大家都行动起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保卫自己的家园。”

    “哦,市长大人已经做出了这种安排了?怎么样?效果如何?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了吗?”听他这样说,王落辰忙问倡议书发布后的效果。

    戈尔笑了笑说:“指挥官大人,不瞒您说,刚开始的时候居民们全都没什么响应。好像保卫乔治城这事儿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一样。可在看到您叫人发布到网上的直播视频后就不同了。或许是产生了危机感,他们立刻纷纷到市政厅来请愿,要求加入乔治城抵抗军的行列。”

    “这倒也属于正常现象,毕竟一般来讲,人们行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只有感受到自己的利益将要受到损害了,他们才会觉醒,才会团结起来并迸发出同敌人斗争的热情来的。”王落辰听后,就人们的态度与行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进行了分析。

    “对啊,指挥官大人对人心真是洞若观火啊。他们应该就是这样想的。只是,他们的热情是迸发出来了,令我感到头疼的事情却也因此出现了。”戈尔挠了一下自己的头说。

    “哦,什么事儿让咱们的大市长头疼了?是不是遇到困难了?遇到困难的话你就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放心,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是想要向自己寻求帮助,王落辰便微微一笑,拍着胸脯先给戈尔吃了颗定心丸。

    “嘿嘿,也没什么大困难,就是吧,由于市民们踊跃参加乔治城的抵抗军,致使抵抗军的兵力猛增。一下子就达到了两万人。人一多,武器就不够了。我总不能让大家拿着大刀木棒去跟狂霸星人作战吧。”听王落辰答应帮助自己,戈尔说出了自己所遇到的困难。

    “哦,原来是这事儿啊。好办。这艘飞船里有武器库,里面应该有不少武器的。你可以派人来把它们统统运走,用以武装抵抗军士兵。还有,咱们不是俘虏了不少狂霸星军人吗?你要把它们充分运用起来,除了让他们进行劳动改造外,没事儿的时候多给大家讲讲狂霸星作战的战术什么的,也好让大家做到知己知彼,心中有数。作战的时候不吃亏。”

    这点困难对刚刚发力一笔“横财”的王落辰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儿。他马上就很爽快地将联军缴获的武器送给了戈尔。

    戈尔听后,连连感谢,并说:“指挥官真是给我们解决了大问题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武器发放到士兵们手中,并且对他们进行有针对性的军事训练的。方法嘛,就按您说的,要狂霸星军人来给他们上课,教授他们作战方法。”

    “好,那这事儿就这么办吧。我的大市长,赶快去叫人来运武器吧。”王落辰笑着说。

    戈尔听后,便向他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开。

    但刚走出两步,又转身回来对他说:“哎呀,您看我这都忙昏头了。居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乔治城抵抗军明天上午十点要召开正式成立大会,大家想请您这位最高指挥官去给大家讲话。不知道您有空吗?”

    “什么最高指挥官?乔治城的抵抗军最高指挥官不应该是你这个市长吗?怎么成了我了?”

    王落辰没有回答自己去不去的问题,而是就他刚才对自己的称呼提出了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