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大家都同意了,王落辰便叫人去向对方喊话,说是自己这方的指挥官要和对方的人进行谈判,要他们派一个人出来。

    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王落辰在喊话之后,还命令大家先暂时后撤了一段距离,以向对方展示自己这一方谈判的诚意。

    他们的喊话,还有他们主动后撤的行为,很快便得到了对方的响应。他们答应谈判。

    于是,五分钟后,经过简单的准备,双方各自派出了一个人出来,进行谈判。

    王落辰缓步走向前去,边走边向对面那人问:“你是工厂的负责人?做得了主吗?做不了主就不要谈了。因为,我们接下来谈话的内容可是关系着你们一方死亡的速度的。”

    “好狂妄的暴民。不过,无所谓,毕竟你也狂妄不了多长时间了。因为,我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飞船指挥官,此刻他已经派了大批部队来增援我们了。我劝你,识相的话赶快逃命去吧。”那人虚张声势声势地说道。

    听到这人的声音,王落辰听出对方正是向控制室请求支援的那位,他不禁笑了。

    接着,他脸上故意露出害怕的表情问:“派援兵来了?多吗?我好害怕啊。是理发师曲德耳亲口答应你的吗?哈哈。”

    “什么?你怎么知道曲德耳?难道……”那人听了王落辰的话,吃了一惊。

    王落辰点了点头说:“不错,你猜想的很对。这艘飞船的控制室已经被我们给占领了,舰长和副舰长已死,理发师曲德耳刚刚被我任命为了新舰长。怎么样?这下不吹牛了吧?”

    “你,你,唉!这帮蠢货,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你得手了呢?”那人被王落辰当面揭穿了谎言,不免十分尴尬。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又一时语塞,说不出来。最后只得骂了自己人一句。

    “对,他的确是蠢货。可你呢?你就比他们聪明吗?你以为你据守在这里,拿我们同胞的性命当人质,我就奈何不了你了?我不妨告诉你,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我们既然取得了飞船的控制权,那么飞船要飞向哪里就由我说了算了。我可以很肯定地对你说,它现在已经飞到了我们的地盘儿。你想要固守待援的想法根本就是行不通的。所以,我劝你还是早早放弃抵抗,向我们投降吧。那样的话,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王落辰抓住他心理受挫的时机,再给了他一下痛击。

    不过,那人似乎的确是有些固执。

    他听到王落辰的话以后,虽然心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却还是不肯投降。

    他冷冷一笑,对王落辰说道:“那又怎样?就算我们都得要死,那也算是尽到了我们作为一名狂霸星军人的义务了。为帝国,为君主而死,死得其所。况且,我们死了也不白死,不是还有一千都地球人给我们垫背吗?”

    “说得好。果然是条硬汉子。那既然这样,咱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不如马上兵戎相见吧。不过呢,话既然说到这份儿上,我也不妨给你交个底。我们地球上有近两百亿人口,为了全人类的福祉,我们也同样牺牲的起这一千多人的。所以,你大可不必用这些人的性命来威胁我。”

    说着,王落辰手一挥,他身后的人就飞速发动了进攻。

    那人一看,却是慌了。他向王落辰连连摆手说:“请先停手,再给我几分钟考虑考虑。”

    “不行,我们没那么多时间给你。而且,谁知道在这几分钟内你们会不会把我们的人怎么样。”

    他的请求,王落辰根本就没答应。因而,他身后攻击的队伍也根本就没有停步。

    眼看队伍就要冲过去了,那人连忙大喊:“好吧,我投降。我代表我们的人投降。”

    “叫他们全都扔掉武器出来!我保证一个不杀。否则,我保证一个不留。”见他终于撑不下去,心理完全崩溃,选择了投降。王落辰心中大喜。

    接着,他便以极度威严语气地向对方说出了接受他们投降的条件。

    “好,好,我们照办。”那人满口答应着,向身后的那道大门里发出了弃械投降的命令。

    他的话音刚落,里面就扔出了一堆激光抢。紧随这些武器之后,一队大约三百多人的队伍便排着队走了出来。看来,他们早就做好了投降的准备了。所以谈判,只是想要对方保证自己不会在投降后被杀死罢了。

    他们刚一走出罐头工厂的大门,联军的人就用原来他们来时戴在身上的刑具将他们给拷起来,带到别处看管去了。

    里面的人选择了投降,罐头工厂里就没有抵抗力量了。王落辰便带着众人进入了其中。

    到了里面,他看到这个所谓的工厂面积还是挺大的。差不多有上万平方米。

    里面正如索菲所描述的那样,有许多用来悬挂人体的架子,还有驱动架子行走的机器。

    架子后面还有清洁人体的机械臂,以及一个个竖立的方形的柜子。正是抽取人类生命力的装置。

    “将咱们的同胞全给放出来。然后把这些全都拍下来,发布出去。并且,要弄几名狂霸星人来,对每一部分的作用进行详尽地讲解。以便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狂霸星人是怎么残忍地杀害咱们的同胞的。”

    见到这场景后,王落辰的胸口因为气愤和憎恨而觉得十分憋闷。待气息稍微平稳后,他向手下的人发出了将这里的情况全部直播出去的命令。

    他们听了,便马上着手去做了。

    “师兄,你别生气了。咱们不是已经将这里给占领了吗?他们以后再也无法用这些东西害人了。”冷泠弦见他气得不轻,怕他身体气坏了,赶紧过来抱住他的胳膊,安慰他。

    觉出她的爱意,王落辰抚摸了一下她的头,柔声说道:“现在咱们只是占领了这么一艘飞船,谁知道这些混蛋还有多少艘飞船在别处残害咱们的同胞?再说了,即便就是只有这么一艘,也不知道那帮畜生已经利用这里害死了咱们多少人了。想到这些,我就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们。所以,以后见到狂霸星人,除非必要,我不再跟他们搞什么谈判了。直接一见面就杀死算了。”

    “师兄,滥杀也是不好的,有损阴德。依我看,该放过的还是要放过的。”冷泠弦不是一个性情冷酷的人,她的心比较柔软。因而,在王落辰发狠的时候,晃了晃他的胳膊,小声儿劝了他一句。

    “唉,我也就是说说。真要我不问对方是否无辜就动手杀掉,我也是做不到的。所以,弦儿,你不用为此担心的。师兄答应你,无论何时,都不会变成一个嗜血的杀人狂魔,好吗?”

    王落辰轻轻拍了拍她挎在自己臂弯里的小手,给了她一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