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料果然没错,当网格的节点全被黑白光芒给切开后,节点之间的连线也便随之消失了。(书^屋*小}说+网)

    王落辰知道,它们并非是消失了。而是被五彩轮盘全部都吸吸收了。

    关于这一点,他很确信。因为当他收回五彩轮盘时,能够明显感到它上面多出了一股特殊的元力。

    这股元力性质究竟如何,他现在没有心思理会。

    防御打破了,他该带人攻打控制室了。

    防御一破,此时的控制室已经乱做一团。有的在忙着练习飞船上的军队,有的在寻找自己的武器准备应对随时会闯进来的敌人,有的则是在找东西将门给顶住,省得人家一下破门而入。反正干什么的都有。

    但顶门的这些人真是想多了。因为,王落辰根本就没有走门的打算,他抬手一道元力之刃打出,便将控制室透明的墙体给打了个稀巴烂。

    接着,他们这一百多号人就冲进了控制室。

    “停止一切动作,停止抵抗。否则,格杀勿论!”王落辰冲进控制室后,大喊了一声。

    所有人已经通过刚才他攻破防御的事认识了他,知道他这人厉害无比,犹如霸神,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抗的。故而,他们在听到他的命令后,全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停止了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的动作。

    见他们这样,王落辰点了点头,很满意地说:“很好,你们这样做就对了,省去了我很多麻烦。现在,都听我的命令,控制飞船飞回乔治城去。”

    他发布了这道命令后,转头对带领自己来的那名黑袍人说:“你负责监督他们,如果让我发现他们乱飞,我第一个杀了你。”

    那名黑袍人一听,身上哆嗦了一下,就朝飞行控制平台走去。

    在平台上的人员见有叛徒监督自己,当下也不敢乱操作,只能很听话地调整了飞行姿态将飞船调头,向乔治城飞去。

    “师兄,为什么要让飞船飞回去?你不是要炸毁飞船的吗?难道你又改主意了?”和他一队的卓应儿问。

    “原来是想毁掉飞船的。可现在不是发现飞船上有一千多名咱们的同胞了吗?他们这些人咱们不好带走的,所以干脆就把飞船给劫持了吧。那样的话,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再者,咱们打下了乔治城,并且利用乔治城设计夺取了这艘飞船。这事儿已经把乔治城给推向了狂霸星人的对立面。他们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好过了。而将这艘大飞船弄过去,就相当于给了他们一支空军。这对他们以后自保或发展势力是会有很大帮助的。”听她问起,王落辰向她说了一下自己改主意的原因。

    “哦,原来师兄是这样打算的啊。还别说,还真是这个道理。你想得够长远的。”卓应儿很佩服地冲他竖起大拇指说道。

    两人正在说话,控制室的通讯平台上响起了急促的求救声:“罐头工厂受到攻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收到这个求救信号,通信平台的操作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望向了王落辰。

    “询问他们那边的情况。记住,不要让对方察觉控制室出事儿了。”

    王落辰听到求救声脑子里就开始想对策了。见他们向自己投来了请示的眼神儿,便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他们。

    得到他的命令,通信平台上的操作员马上回应对方道:“指挥官需要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现在详细报告一下你们那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报告长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刚刚要准备复工,工厂外面就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我们派人一看,原来是有一支地球军队不知怎么混进来了,正在跟工厂外的巡逻队进行战斗呢。我们马上就想到了对方是要来救人的。就把那些罐头全给关了起来。后来,那些人就打进来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得逞,因为我们手里有人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双方正在对峙。趁着他们还没有攻过来,请长官赶快派增援部队来吧。”

    那边用很焦急的声音将情况说了一下,并再次发出了请求救援的要求。

    对方的话讲完,操作员又将目光投向了王落辰。

    王落辰便毫不犹豫地说:“你告诉他们,要他们放弃抵抗,把人质交出去。一切问题由我们来解决,他们不用管了。”

    操作员便将他的话对那头的人说了。

    谁知,对方是个脾气很倔的家伙。他听了这道命令后,居然拒不执行。

    不仅如此,他还气呼呼地说:“这是什么狗屁命令?我们不能执行。你是谁?是谁在指挥?我不信我们的舰长会发出这样的命令。你给我把舰长请来,我要当面向他请示汇报。”

    听对方这样说,王落辰不等操作员请示自己,就抢先说道:“告诉他,长官马上就到。要他耐心等待。”

    操作员就按王落辰的意思跟对方说了。

    这时,王落辰就向控制室里的人问道:“你们的舰长呢?他在哪儿?”

    “报告长官,舰长在您刚才破墙而入的时候死掉了。您看,他的尸体还在那儿呢?”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很殷勤地对他说了舰长的情况。

    直到这时,王落辰才注意到地上躺在一具尸体呢。

    只是,这也太巧了吧?这舰长不好好在自己的位置上呆着,跑到墙壁旁边去干嘛?

    心中有此疑问,他就向刚才向他回报舰长已死的那人问了。

    那人听了之后,对他解释说,舰长虽然不是改造人可也在霸神学院进修过,所以当看到王落辰将防御网格给破掉之后,便想破墙出去跟他一战。谁知,他才刚到墙边呢,就被王落辰破墙而入时产生的冲击力给震死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可见他的战力有多差。算啦,死了就死了吧。舰长死了,你们还有副舰长吧?他在哪儿呢?”王落辰心想这家伙真是倒霉。便笑了笑接着问道。

    没曾想,那人又说:“报告长官,我们的副舰长也死了。是自杀的。您看,他就在您身后的那间小办公室里躺着呢。”

    “什么?自杀了?为什么?”

    “报告长官,他这人平时就胆小。他之所以会自杀,当然是看到舰长死了,怕您带人进来后对他不利,他要吃苦受罪啦。”那人再次回报。

    “我看你回答问题口齿伶俐,像是个人物。不知道你在这飞船上担任什么职位啊?”王落辰见大家都不敢跟自己说话,只有这个人不卑不亢地回答问题,心中不禁对他产生了兴趣,便问道。

    “报告长官,我是飞船上的理发师。是来给舰长理发的。碰巧就遇到您了。”

    理发师?王落辰回想了一下自己所见过的理发师,感觉好像他们确实是都挺能说的。便相信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