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些想不明白王落辰的话了,便问道:“刑具是真的?那咱们岂不是真的成了人家的囚犯了?”

    “哈哈,不会的。因为,刑具虽然是真的,我却有办法替大家解开嘛。那样,不就行了?”王落辰笑着对她解释了一句。

    听了他的话,不仅卓应儿,大家也都恍然大悟了。既然他有这种能力,那大家跟着他进狂霸星人的飞船还怕什么啊。因此,他们就全都同意了他的计划。

    “好啦,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咱们就这么办吧。现在离敌人来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不如就像我最开始说的那样,一起开开心心地吃吃鱼,休息一下吧。”

    王落辰见大家都对自己的计划没有意见,心里很高兴,忍不住又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不过,这个玩笑却被大家当真了。他们真就去吃鱼了。

    他们去吃鱼,王落辰却还有别的事要做。他让罗凝玉从抵抗军中找来一个会制作偷拍设备的。给自己还有冷凌风等几个主要人物身上都安装了隐形相机。

    “辰,你搞这个干什么?”罗凝玉虽然把人找来了,也给王落辰等人把相机装好了。但却不怎么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落辰笑了笑说:“我要当主播,给全世界的人来一场直播。”

    “直播?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全世界的人都看到狂霸星人对咱们地球人做了什么,从而让他们看清狂霸星人凶残的本质,起来反抗他们的统治,对吗?”聪慧的罗凝玉被王落辰一点拨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因此,我现在对今晚的行动充满了期待。这可是一场好戏,一场由全世界人民当观众的好戏。我一定带领大家把他给演得精彩绝伦,以便让观众们大饱眼福的。”

    王落辰将目光投向了极远处,仿佛是在想象自己所传出的画面出现在民众眼前时,他们是怎样的反应。

    罗凝玉见他一副出神的样子,不由地笑了笑碰了一下他的手臂说:“先别想这些了,你不是要吃鱼吗?应儿他们烤了好几条了,咱们一块儿过去吃吧。”

    “啊,吃鱼?哦,对,吃鱼。这回咱们一定要吃条大鱼。”

    王落辰笑着随她一块儿走向了正在烤鱼吃的人们。

    鱼很鲜,尽管烤制时没有加佐料只加了盐,可味道却很好。因此,王落辰真就吃了一条大鱼。

    吃饱喝足,大家就开始换衣服,用心的装扮成一名乔治城百姓应有的模样。

    待大家装扮好了,王落辰又让大家表演了一番,并让戈尔和他的下属当评委,看大家像不像普通市民。

    戈尔和他的下属很认真地当起了这个评委,将所有人都品头论足了一番,提出了不少意见。

    这些意见都被大家所接受了,并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形态和举止。

    这样一弄,大家很快就很像地道的乔治城市民了。

    做好了准备工作,王落辰便让大家戴上刑具进入地下监狱,做起了临时囚徒。

    大家在囚室里面边聊天边休息,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八点。

    此时的圣母湖上风平浪静,一派安宁景象。

    突然,空气中出现一声爆鸣,一艘几乎可以将整个环形岛给覆盖住的狂霸星飞船,就闪现在了湖面上空。

    这声爆鸣激荡起圣母湖上空的空气,那空气迅速鼓胀,形成一股冲击波将整个圣母湖的湖面给冲起一圈儿水浪。

    这声爆鸣和这水浪惊动了岛上值班的联军战士,他们立刻将这情况汇报给了王落辰。王落辰得知后,命令大家启动计划。

    被王落辰专门安排人接来当主角的乔治城的城主和亨德尔将军,便带着几名士兵以及隐身的王落辰走了出去。

    王落辰得监视着他们,免得这两个家伙弄出什么幺蛾子。

    他们一行人走出值班的大楼之后,天空中那艘飞船中飞出一艘小型飞船。

    不过,虽说是小型的,但也足有一幢大楼那么大了。

    它降落下来,然后舱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几名红皮肤的狂霸星人。

    跟普通的狂霸星士兵或将军装扮不同,这些人没有穿军装,身上全都是样式一致的黑色长袍。

    那长袍上还都有帽子。宽大的帽子被他们给戴在头上,遮住了他们脸颊的额头和耳朵,让他们看起来显得十分地神秘。

    “瞧这身打扮,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见到这些人之后,王落辰心中不禁暗自吐槽。

    在他吐槽之际,这帮人和乔治城的城主以及亨德尔将军走到了一起。

    城主很热情地伸出手去,嘴里说着欢迎,想要同对方握一下手。可对方很傲慢地连看都没看他的手,径直向前边走边说道:“废话少说,我们时间有限,‘罐头’在哪儿?我们要先验一下货。”

    被人如此轻视,城主脸上的笑容不由地僵了一下,心里暗道:“人品这么差,活该你们倒霉。那位要对付你们,正好。就让他教训一下你们这些混蛋吧。”

    心里幸灾乐祸地想象了一下这帮家伙被王落辰给打得满地找牙的惨状,城主的心里好受了一些。然后,他依旧满脸堆笑地对他们说:“罐头都在地下监狱里,你们要看,就请随我来吧。”

    说完,他便给亨德尔使了个眼色要他帮着自己点儿。接着,便和亨德尔一起带着他们走进了大楼。

    由大楼里的电梯下到监狱里。他们又带着这些人进了囚室。

    囚室中联军的人在见到他们后,或者表现出恐惧,或者表现出愤怒,或许表现出软弱,表演的都跟真的似的。令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怀疑他们的身份。

    他们到了人们的面前,拿出一根好像棒子一样的仪器,在每个人身上都触碰了一下。

    棒子上有一排小灯,当它触及到大家的身体后,便亮起几个。

    这些灯有红色、黄色和绿色。好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级。

    那些人拿这棒子在众人身上触碰过之后,朝城主点了点头说:“你看生命测试仪的灯光,全在黄色以上,没有一个是红色的。说明这些人的生命力都挺旺盛的。很好,你做得不错。我会让你的上级尽快将对你的奖励给发下来的。”

    “呵呵,能令您满意就好。为帝国为君主效力,说什么奖励不奖励的。”城主做出一副奴才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