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可以说是动物身体各个部位中最为脆弱的,且因它上面密布神经,对疼痛的感觉十分敏感。一旦受伤,疼痛便自然要比身体别处更为显著。

    因此,舌头受伤之后的噬能兽,也是感到了极大的疼痛。这痛极大地刺激了它,令它发出了好似音爆一样的吼声。

    这声音满含着它的怒火,同时也充斥着一股极为暴虐的能量。

    它横扫过海面,激荡的空气与海水都产生了变形。这种变形形成波动向四周传递,顿时使得海面涌起一道高达数米的海浪。同时,也令空气形成了一股狂风,朝着周围扩散开去。

    无论是海浪和狂风,都极具破坏力。水中和空中的夜行动物都因此遭殃了。

    只这一下子,海里的鱼死了一大片,空中的飞虫和夜行的鸟儿也纷纷掉落。

    王落辰也受到了冲击,但好在他身体够结实。这种能量波动所带来的伤害,只是将他的身体给震荡的晃了晃,并没有将他怎样。

    稳住身形,他哈哈大笑着,以神识对噬能兽说道:“怎么样?大块头儿,你的舌头还好吧?希望这次可以让你吸取一点教训,以后不再乱伸舌头舔人了。因为你那样做真的是十分恶心的。”

    “卑鄙的人类,你成功激怒了我。我很愤怒,后果很严重。你就等着承受我的怒火吧。”

    王落辰的话令噬能兽暴跳如雷,它恶狠狠地回敬了他一句。双目中猛然射出两道蓝色的光芒来。

    这两道光芒从他硕大的眼睛中激射而出,相互间释放着长长的电弧,一路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就对着王落辰打了过来。

    “靠,你的花样儿还真多。你这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战斗机器嘛,身上随便哪里都能发动攻击。啧啧,真是牛叉啊。不过,就算你再牛叉,也无用。因为,我有着对付你的终极力量。畜生,看我权杖。”

    眼看两道声势十足的蓝光向自己袭来,王落辰感觉到了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极其狂暴。他寻思自己若是硬接怕是不行的,便心念一动,将母神权杖给释放了出来。

    母神权杖由它头顶冒出,顿时放射出照亮天地的光华。

    这光华将王落辰全身罩住,使得他看起来浑身光闪闪的,好像一尊天神一般。就连噬能兽看了,心中都是吃了一惊。不禁对自己面前这个地球人的真实身份产生了一丝怀疑。

    但这一丝怀疑,在它双目所射出的光柱打到王落辰身前的光幕时,消失了。

    因为,它看到,自己双眼所释放出的光,虽然被母神权杖的光所形成的光幕给阻滞了一下,但并没有就此停下来。

    它们穿透了光幕,实实在在地打在了王落辰的身上。

    就听“轰隆”一声,两道光在和王落辰的身体撞击的那一刻,犹如两股电流碰撞一样,发出了雷鸣。同时,王落辰的身体也被光芒碰撞所释放的能量给推了出去。

    “咻——”

    王落辰的小身板儿就像出膛的子弹一般,带着尖锐的呼啸,飞向了远处。

    “靠,怪不得两道光柱之间会有闪电,原来这家伙眼睛中所释放出来的是雷电元力。这下惨了,一个不小心竟然被人家给烤了。”

    王落辰努力控制着身体停了下来。却闻到了一股焦糊味儿。低头看看,原来是自己全身的衣物都被噬能兽所释放的攻击给烧焦了。

    他立刻意识到对方刚才的攻击中所蕴含的是什么能量了。显然,它正是雷电元力。不然哪里会有这样的电击效果呢。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暗道了一声倒霉。早知道这样,他便不用母神权杖,而改用星阵护体了。

    他这里正暗自后悔。那边噬能兽见到自己的攻击起了作用,不由地得意起了。

    它马上以神识对王落辰说道:“怎么样?尝到苦头儿了吧?小东西,厉害的还在后头呢。你给我接招儿吧。”

    说着,又是两道光柱由它的眼中激射而出。

    “他@妈,还来?你当我真拿你没辙儿吗?”

    被它给弄得如此狼狈,王落辰也怒了。他将星阵召唤出来,手一招便将母神权杖握在了手中。

    紧紧握住母神权杖,他便运转起影神心法。

    影神心法能够操控死之力,因而镶嵌在母神权杖权柄上的那颗影神珠里所蕴藏的力量,便被他给抽取出了一丝。

    死之力是一种极为难以掌握且恐怖的力量。它可以使得万物变得晦暗,凋零。足够多时,甚至可以让整片空间都坍缩,变成一片死亡之地。因而,它还具有奇异地改变空间的力量。

    当然,由于数量有限,王落辰所抽取的这一丝力量还不足以让空间发生坍缩。但它可以让物质变得没有活性,生命变得没有活力。

    因而,当他由母神权杖中调取出死之力,并将它由权杖的顶端向着噬能兽喷射过去之后。噬能兽眼中所射出的两道光柱立刻就黯淡了下来。紧接着,噬能兽便觉得自己的眼睛出现了收缩。

    实际上,它所感觉到的收缩,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收缩,准确地来讲,应该被称为凋零才对。

    是的,就好像树叶一样,它的眼睛在受到死之力的攻击后,因为生机被侵蚀,正步入凋零的状态。倘若,它没有办法终止或逆转这一伤害,那它的眼睛慢慢地便会变得干瘪,失明。

    噬能兽是极具灵智的异兽。它马上就察觉出不妙。赶忙将自己眼中所射出的光柱给中断。将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

    眼睛有了眼帘的保护,王落辰借由双目所发出的光柱所传递来的死之力,便不能再进入噬能兽的眼球了。

    但饶是它闭眼闭的及时,它的眼睛也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以至于它的眼睛出现了极度的不适,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王落辰冷眼旁观,发现在自己的攻击得手后,噬能兽的双眼出现了明显的异常,且它的脾气也更为暴躁了。便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起了作用了。

    “趁你病,要你命!”

    眼见噬能兽被自己给祸害了,王落辰心中冷笑一声,以星阵护体,手持母神权杖向着它的近旁飞去。

    这时候,倘若不是他对影神心法掌握的还不是十分娴熟,无法从影神珠中抽取更多的死之力,他就不需要近前攻击了。

    但在没有更多的死之力可以使用的情况下,他便只好还是以自己的元力武器来进一步伤害这头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