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罗凝玉的话,灭霸立刻抱住她,惊讶地说:“师娘说,师父给他的老婆当摄政王?这不就是说,您是比我师父还厉害的血皇了吗?师娘,别怪徒弟啊,原来我没看出来的。”

    “唉!傻孩子。你说什么呢?师娘哪里是什么血皇啊。我说的你师父的血皇老婆,可不是我。而是你另外一个师娘。”

    罗凝玉见灭霸误会了,不禁叹了口气,狠狠瞪了王落辰一眼,笑着向灭霸解释了一下她所说的彼师娘不是此师娘。

    “啊!不是您?是另一个师娘?那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就是,我到底有几个师娘啊?”听了罗凝玉的解释,灭霸眼睛眨了眨,摸了摸脑袋,犹犹豫豫地问道。

    听他这样问,不等罗凝玉说什么,王落辰瞪了他一眼,把脸一沉说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家不许多问。还是走快点去吃饭吧。”

    被他给说了,灭霸伸了伸舌头,小脸红红地不知声儿了。

    罗凝玉见状,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身体另一边,让他跟王落辰拉开距离后,说道:“你师父可厉害了,光师娘就给你找了七八个呢。不过,师娘可告诉你啊,以后你跟着师父学武功可以,但千万不要学他这一点啊。知道吗?”

    “是,师娘。可是,为什么啊?师父给我找的师娘多不是好事儿吗?那样我就能多几个人疼了啊。”灭霸有些不解地歪着小脑袋问。

    “你,还说是好事儿?你这孩子。诚心气我是不?”罗凝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用手指头在他的小脑袋上戳了一下,翻了一下白眼,批评他道。

    被罗凝玉的手指头戳了,灭霸更加不理解师娘为什么说师父找的师娘多不是好事了。

    而就在他用小手揉着自己的脑袋思考这个问题时,他的师父王落辰却一下将他抢回自己身边,替他揉着脑袋说:“傻小子,师父告诉你,以后这样的问题,你当着你任何一位师娘也不要问了。知道吗?不然,说不定你的屁股就会有些不好受了呢。哈哈。”

    “哦,知道了,师父。”虽然心中纳闷儿师父为什么要教自己这样说话,但他知道师父肯定是不会害自己的,就点了点头,把他的话给记了下来。

    听了他师徒两个的对话,罗凝玉在王落辰肩膀上推了一下说:“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师父,肯定是教不了好了。唉,看来,你的纯洁小徒弟灭霸,早晚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虽然她这话是笑着说的,但听起来好像是对王落辰的批评。但面对这批评,王落辰却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

    灭霸看着师父和师娘之间有些玄妙的表情和态度,不甚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只好随着他们笑着,继续朝军营的食堂走去。

    他们三个到了食堂门口,王落辰和罗凝玉停止了玩笑,全都变得庄重起来。

    就在他们的神态变化了之后,食堂大门处正在打扫的战士瞧见了他们。

    一见是大人物来了,他们赶忙立正站好,向他们两个行礼。

    见他们行礼,王落辰冲他们摆了摆手,说道:“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必多礼。我来不是检查工作的,只是过来找一下大厨。”

    听他这样说,大家全都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继续着手里的工作。唯有一个看上去十分机灵的小战士靠近王落辰,满脸带笑地说:“殿下,您要找大厨啊,不如就让我带路吧。因为开饭的时间过了,他这会儿可能不在后厨,所以您一时间有可能会找不到他的。”

    “哦,这样啊。那只有辛苦你带一下路了。”

    见他主动向自己献殷勤,王落辰自然是不好拒绝了,便赞许地冲他点了点头,要他前面带路。

    他们穿过大门,走进食堂的大厅,正如这小战士所说,此时饭点儿的确已经过了。这从大厅里的空荡可以看出。

    王落辰由他带着,一路上同所遇到的几名食堂里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穿过大厅,从一扇小门转入食堂的后厨。

    到了地方,果然没有见到大厨。因为饭点儿过了,他不用做菜,已经从厨房离开了。

    见他不在,王落辰便同厨房里的几名打下手的人员简单聊了几句,说了些慰问他们的话,随着那小战士去大厨的住处找他。

    在路上,王落辰将一些生之力打入小战士体内,当做他为自己做向导的奖赏。

    生之力对于血族人来讲,是十分重要的,关系到他们能否得到血神的眷顾。因而,当生之力被打入小战士体内后,小战士激动的不得了,连连向王落辰行了好几个礼。

    王落辰笑着制止了他的多礼,让他继续带路。

    得到如此不得了的奖赏,小战士心中对王落辰的敬重更多了几分,带起路来是更加用心了。虽然,带路这活儿并没有什么难度。

    很快的,在他的带领下,王落辰他们三人便到了大厨的住所。

    他住在专门供食堂工作人员居住的宿舍里,此刻正喝着小酒,欣赏网络上播放的电影。

    这是血族所没有的玩意儿,因而对他具有十足的吸引力。因此,他看得十分入胜。居然连王落辰他们推门进来都没能惊动到他。

    小战士见他看电影看得入迷,怕位高权重的摄政王大人怪罪,赶忙干咳一声,对他说道:“埃米尔厨师长,摄政王殿下有事找你,你还不赶快关上你那破玩意儿?”

    小战士的干咳声和话语将埃米尔厨师长从电影的剧情中拉了出来,他赶忙站起身来,手忙脚乱地向王落辰行礼,并一下将播放电影的电脑给关上了。

    见到他慌乱的样子,王落辰没有半点责怪他怠慢自己的意思,伸手向他挥了挥,要他无须多礼。然后,他笑着对他说:“埃米尔大厨师长,幸会幸会。我来的有些唐突,还请不要怪我给你造成了不便和不适。”

    埃米尔厨师长是一名年纪大约四十出头的胖子,像白馒头一样饱满的大脸盘子,非常对得起他所从事的职业。

    此刻,因为军队的最高统帅突然到来而心有不安,听到王落辰如此客气的话语,赶忙整了整自己有些褶皱的厨师白袍,向王落辰说道:“殿下客气了,您有什么需要在下为您效劳的,就请尽管吩咐。太过客气的话,我心里会有所不安的。”

    出席过各种各样场合,见识过各类人物的王落辰,深知作为下位者在面对上位者时心中的那种不自在的感觉,便也不再跟他客气,指着灭霸直截了当地说道:“好,既然厨师长如此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来这儿,也没别的。只为请你为我的小徒弟做点血族特有的食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