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她看过了怪蛇后,王落辰便带着她的神识从自己识海中退了出来。

    神识回体,罗凝玉从无意识状态清醒过来。回想着刚才所见到的一幕,罗凝玉满脸惊恐地向王落辰问道:“我刚才所见到的就是你脑袋里的真实情景吗?辰,你为什么要弄条怪蛇在脑袋里呢?这不是成心让人家替你担心吗?”

    “罗罗,不必担心。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这条蛇如今已经被我以囚笼给困住了。是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的。好啦,灭霸也睡了好长时间了,既然他体内的东西已经被我给弄了出来,就把他唤醒,大家见个面吧。”

    他战过罗辉之后,时间已过正午。灭霸从那时开始,睡了五六个小时,想来精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因此,王落辰在简单向罗凝玉说明了一下怪蛇的情况后,唯恐她仍担心,便转移话题,将她的注意力引到灭霸身上去。

    “好吧,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希望你最好还是多加小心的好。毕竟,那怪蛇所在的地方可是你的脑袋,而非别的无关紧要的地方。”

    罗凝玉见他不要自己多问,便顺着他的意思,不再纠结于此事。

    接着,她就放开王落辰,走到灭霸床边,用手轻推着孩子的身体,轻松呼唤道:“灭霸,灭霸。醒醒,醒醒,你看谁来了?”

    被她连推带唤的,灭霸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他先是在床上翻了翻身,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睡眼,才睁眼望向了床边站立的他们两个。

    待看清是谁在叫醒自己,他骨碌一下从坐起身子,高兴地朝着王落辰喊道:“师父,太好了,你回来了。你把那个抓我的坏人打败了吧?”

    见他醒来,王落辰忙向前两步,伸手将他从床上抱起,宠溺地说:“嗯,师父回来了,师父把那个坏人给打败了。不仅打败了,我还把他给抓回来了呢。”

    “抓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师父真是了不起。我就知道那家伙不是师父的对手的。”灭霸抱住王落辰的脖子,一脸崇拜地说道。

    见到他的神情,罗凝玉笑着在王落辰背上拍了一下说:“那是,你师父是谁啊。多厉害啊。那个坏人根本就不够他打的。哈哈。”

    “嗯,师父就是厉害。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听师父的话,刻苦练功,变得跟师父一样厉害。那样儿,坏人就再也不能欺负我了。而我也可以帮着师父打坏人了。”小家伙紧握着自己的拳头,望着王落辰,十分认真地表示。

    “好,有志气。不愧是我的好徒弟。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师父一定全力支持你的。不过,现在呢你刚刚睡醒,肚子一定饿了吧?咱们还是先去吃顿大餐吧。就当做师父为没有保护好你,所做的补偿。”王落辰将他放在床上,一边为他穿上鞋子,一边一脸抱歉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灭霸听后,摇摇头说:“师父,你可别这样说。这事儿怎么能怪您呢?要怪只能怪坏人太坏了,连小孩子都欺负。所以说,徒弟我从没想过这事儿有师父什么责任的。您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说了。不然,我会不高兴的。”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好啦,师父不说了。哈哈。走,咱们去吃大餐吧。”

    见他这么懂事,王落辰更加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了。便一把将他从床上抱下来,放到地上,亲手拉起他的小手,带着他去吃大餐。

    “师父,你要带我去吃什么样的大餐啊?好吃吗?”见王落辰不再说自责的话,灭霸便也将话题转到了他们接下来将要去吃的大餐上面。

    罗凝玉听他问起,也拉起他的手说:“灭霸,这里是座岛。岛是什么啊?就是四面环水的小块儿陆地。既然四面都是大海,这里的海鲜可是不缺的哟。所以呢,咱们接下来要去吃的大餐,自然是各种各样好吃的海鲜喽。”

    罗凝玉比划着,说出了他们将要去吃的食物。在她看来,海鲜是极为美味的美食。她满以为,灭霸听了之后一定会很兴奋的。

    谁知,灭霸听了之后,连连摆手说:“海鲜?不不不,我不爱吃。我们家就住在船上,总是出海打渔,天天都吃海鲜的。我都吃腻了。师父,师娘,你们看,咱们这回能不能不吃海鲜了。吃点儿甜点什么的行吗?”

    王落辰和罗凝玉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十分有理。灭霸他们家可是渔民啊。哪里会稀罕吃海鲜?

    醒悟到这一点,罗凝玉忙说:“灭霸啊,这次是师娘考虑不周了。哈哈。不过,没关系。咱们可以改吃别的啊。你不是喜欢甜食吗?这座岛是个风景旅游区,也有很多甜品店的。咱们就去他们那儿吃甜品好了。你说呢,辰?”

    “这还用说嘛。自然是我徒弟喜欢什么,我就请你们吃什么了。哦,对了,现在这座岛不是归血族所有了嘛。血族的军营里一定有厨师的,既然灭霸喜欢吃特别的食物。那不如就让他们也做点血族的食物给咱们送到餐厅去好了。”

    为了表达自己对徒弟灭霸的疼爱,王落辰同意去吃甜点,并且还想到了要让他吃到更为特别的食物。

    “血族的食物?对啦,就是带我回来的那些长翅膀的叔叔们吃的食物吗?那真是太好了。他们长得都很帅,而且会飞,他们的食物一定很好吃。嗯,师父,我要吃。嘻嘻。”

    灭霸想起带自己回来的那些皮肤白皙晶莹,模样帅气,长着蝠翼的血族战士,顿时对他们的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嘴角忍不住流下了一丝口水。

    看着自己小徒弟馋猫儿似的样子,王落辰哈哈一笑,在他脑袋上揉了一下说:“小馋猫,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好,既然你想吃,那师父就让你吃个够。反正,只要师父一句话,血族军营里的厨师就会尽心竭力地去做的。”

    “师父,在血族里面,你是不是很厉害啊?我听那些士兵说你是他们的摄政王。摄政王是什么官职?厉害吗?”从王落辰的语气里,灭霸听出了自己师父的权威,忙将心中的一个疑问说了出来。

    对于他的问题,王落辰笑了笑,正要回答。罗凝玉拍了拍灭霸的小脑袋,向他解释道:“所谓摄政王呢,就是总理政务的王者。是仅仅比血皇小一级的人物。当然是厉害了。更何况,你师父的这个摄政王还是给他老婆当的。那就更了不得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