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两人全力对轰,他们的拳头中间亮起璀璨的光芒,两人的身体也同时暴退了出去。

    但在退的过程中,王落辰却是猛然释放出光翼,让自己来了一个逆向瞬移。

    虽然突然由向着一个方向的高速运动,转换成朝向另一个方向的高速运动,会让他的身体因为惯性的作用而受到不小的冲击,但因为他身体够结实,却并未出现任何损伤。

    这便让他在猛然逆转了方向后,依然有能力对罗辉发出新的攻击。

    “哈哈,去死吧。”

    瞬间位移到罗辉面前,他想也不想,向着对方再出一拳。

    拳头上光芒隐隐闪现,可见,其中仍然是裹挟了致命的元力。

    作为霸神,实力堪比圣境中武圣的强者,罗辉反应也是不慢。虽然在王落辰的拳头骤然打过来时他没有时间出拳,但还是马上下意识地以自身的元力在拳头的攻击路线上,布置下了一道能量护盾。

    能量护盾由他的腐朽力构成,散发着紫色的光芒,好像一面镜子一样挡在了王落辰的拳头前面。

    “就知道你会挡!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这个。”

    就在罗辉的护盾出现之际,王落辰冷笑一声,将拳头上的元力转化为了绿色的木属性。

    “噗嗤!”

    绿莹莹的拳头在罗辉的护盾上停滞了一下,毫不费力地穿透了过去。

    “咚!”

    犹如一面鼓被狠狠敲击了一下似的,王落辰的拳头打在罗辉的胸口时,由他中空的胸腔中发出一声闷响。

    然后,就好像被一条线大力扯着一样,罗辉的身体如同风筝一般飘飞了出去。

    “噗!”

    倒飞的过程中,遭受了沉重打击的罗辉,胸腔内压力陡然升高,一股绿色的狂霸星人贵族所特有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由他不得不张开的嘴巴里喷射了出来。

    “好,痛快。我最爱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所以,一旦开始,就不想停了呢。”

    看着喷血入泉涌的罗辉,王落辰不顾他所喷射的血液会污秽自己的衣服,身形一晃,再次向他发出了攻击。

    这一次,所使出的仍然是直截了当,毫无花样儿的直拳。

    “你……”

    拳头袭来,已经受伤的罗辉更是毫无反击的可能,气愤地向王落辰发出了一句不完整的指责,身体再次闪现出护盾。然后,再次眼睁睁看着人家的拳头穿透护盾打在他的胸口,心不甘情不愿地倒飞了出去。

    “飞行的姿态真好看。哈哈。再多飞一次吧。”

    就在罗辉被王落辰一拳打飞,再一次喷血不止之时,王落辰又一次追了上来。

    来到他的近前,他毫不犹豫地重复刚才的动作,又是一拳轰击了下来。

    这一次,罗辉连一个“你”字都没来得及出口,身体就以十分难看的姿势飙射了出去。

    接下来,他们两人所在的这片天空中,便是不停上演着这样的戏码儿。

    一个人负责打,另一个人负责飞。

    在这一过程中,还不时有王落辰的声音响起。

    “叫你欺负小孩儿!揍你丫的。”

    “还敢瞪我?揍你丫的。”

    “再瞪我?皮痒是不是?揍你丫的。”

    “还不死,你他妈真抗揍。揍你丫的……”

    声音响了十八次,罗辉挨了十八拳。但令人称奇的是,在王落辰近乎疯狂的捶打下,他仍旧没有死。

    王落辰一把抓住仍在喘气的他,将血神心法运行起来,伸出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脖子上,问道:“本来,绑架我的徒弟,你今天是必死无疑的。但你运气好,被我打了这么多下都没有死。既然没有死,那我就觉得不如顺从天意,放你一码吧。不过,也不能白白放过你。你得说出你们在乔治城内的内奸是谁。还有你们对于火龙岛有没有什么企图?只要你老实说出来,我便放过你。”

    说实在的,被王落辰给完全碾压,罗辉此刻心中已然是恐惧到极点了。

    他心中已经认定自己必死无疑了。所以,听到他说自己不用死,罗辉的眼中升起了希望的小火苗儿。

    他忙仔细听了王落辰所讲的条件,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点了点头说:“关于乔治城的内奸,我也是听地球王庭的人说的。据他们讲,那人是我们早前抓住的一名抵抗军首领。被抓后,他经不住刑罚,就投靠了我们。这之后,我们的人就安排他在当地继续发展势力。以便能够将所有的抵抗军都给吸引到他身边,然后由他配合,借机将那些人一举清除。”

    “好计,你们这帮家伙果然是够狡猾。只是,后来他又怎么到了乔治城的呢?”王落辰听了这其中隐情,顿时觉得狂霸星人的智慧果然不低,要不然也不能想出这种放长线钓大鱼的计策来的。

    “他之所以又被派去乔治城,自然是由于乔治城的快速发展引起了地球王庭的忌惮。地球王庭怕乔治城会发展成一股难以收拾的势力,便想出了派他带领一支抵抗军假意投靠,打入乔治城内部,逐渐发展势力,分化乔治城的力量,并最终同我们里应外合将乔治城给摧毁的计策。因此,他就被派去乔治城了。”

    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罗辉只好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给吐露了出来。

    王落辰听到他所说的这个内奸的情况,顿时醒悟到为什么自己的行踪会被狂霸星人给掌握了。因此,关于内奸在乔治城具体怎么做的,他便觉得没必要细问了。

    看着罗辉奄奄一息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还是抓紧问重要的事情比较好,免得万一他一口气上不来,他所掌握的信息自己就得不到了。

    因此,他对罗辉说:“这次你便是利用了这个内奸,掌握了我的行踪,趁机将我徒弟给绑架了,对吧?这其中的细节,看你说话也挺费劲的,我就不让你说了。现在,你只需把他的名字告诉我就行了。”

    “嗯,好的。他的名字,我记得叫阿诺夫。具体长什么样儿,我只见过一次,记不大清了。只记得他好像是个皮肤黝黑的家伙。”罗辉努力想了一下,才将他平时根本就瞧不上眼的那个人的名字给想了起来。

    “不记得长相没事,只要记得名字就行。好啦,这个问题就这样吧。接下来让我们聊聊,你们对火龙岛有什么企图吧?我想,你将我的徒弟给弄出来,又利用他把我给引到这里来,还想趁机把我给抓住。目的应该不简单吧?恐怕,你们的目的还是想要控制火龙岛吧。”将内奸的事情放到一边,王落辰进一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