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将极为危险的液体导入体内后,王落辰便开门出了房间。

    到了军营办公楼前的操场上,王落辰看到,罗凝玉已经让这里的主官为他们挑选了一支约莫两百人的精干小队。

    此时,他们已经带好了武器装备,正等着他训话。

    表情严肃地走到他们前面,王落辰朝着精神抖擞的队伍招了招手,说道:“此次任务,你们只需跟着罗指挥官潜伏在一旁做护卫就行。其余的都不用管。但是,你们也不要因此就以为这次任务很轻松。要知道,我们的对手恐怕是非常强的。在这样的对手面前,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性命丢掉。所以,我要求大家全都打起精神来,以十二分的小心去执行这次任务。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是!殿下!”

    大家响亮整齐的回答,让王落辰确信他们已经牢牢记住自己的话了,便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发。

    罗凝玉便率领着这些士兵,依序向天空飞去。

    在他们飞出军营的时候,王落辰对岛上的主官说:“今天上午咱们的援军应该就能从血蝠岛赶过来。在他们到了之后,你便告诉他们的主将,就说我说的,要他们立即在火龙岛这周边海域展开部署。因为,我怀疑,他们掳走孩子只是使用的障眼法,他们真正的目的还是抢夺火龙岛,以掌控进入血域的入口。此事关系重大,你可一定要办好啊。”

    “是,殿下。我定然照您的吩咐去做。若有差池,我便自己去军事法庭领罪。”那名军官十分郑重地回答道。

    他的回答,令王落辰十分满意。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很好”,便启动月梭,向罗凝玉他们追赶了过去。

    他的元力比罗凝玉浑厚,因而月梭的速度也比她要快出很多。

    不大会儿工夫,他就追上了她。再次听她向自己嘱咐的要小心之类的话之后,他便脱离他们一行人,向着约定的地点飞去。

    一百公里的距离,对于飞行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王落辰很快便飞到了约定的海域。

    到了地方之后,王落辰便立即以神识查看这一带的情况。

    神识外放,稍微感知了一下。王落辰便发现了从自己前方二十余公里外正在飞来的一艘飞船,以及在海上漂浮的好像小岛一样大小的浮动平台。

    “已经来了么?好啊,灭霸,我的徒儿,你暂且忍耐一会儿,师父来救你了。”

    感知到飞船和浮动平台后,王落辰心中默念了一声。然后,就将自身的元力大部分收敛进五彩轮盘中。

    朝身后做了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动作后,驾驭着飞梭向他们飞去。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罗凝玉看到他的动作后,便指挥着血族战士贴近海面,以悬停地姿态,悄悄地潜伏了下来。

    王落辰感知着身后罗凝玉他们的动作,满意地点点头,靠近了狂霸星人那通体黝黑,长满尖刺的飞船。

    飞船有预警机制,早已发现了他的到来。所以,在他靠近了之后,便射出一道温和的紫色光芒,将他给罩在了其中。

    在光芒射来之际,王落辰便已经感受到它的强度很弱,明白它并不具有攻击性,应当只是一种用来探测的光芒,便没有躲避,任由它照到自己身体上。

    这束光在他身体上照射了一会儿,便消失了。

    随着光芒的消失,王落辰听到非常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想不到这么快又跟你见面了。上一次你跑得太快,咱们有好多话都没有来得及说,这一次我可要好好跟你谈谈。哈哈。”

    这声音前两天在刚刚听过,所以王落辰很容易就由此判断出对方是谁。

    这人便是在神圣通道被他给耍了的霸神罗辉。

    听出是他,王落辰向飞船招招手说:“是啊,世界真小,才刚把你给甩掉,便又被你给粘上了。不过,咱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话好说吧。账,倒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你好好算算。”

    “机会?肯定有啊。只要你留下来,咱们不就有的是时间算了吗?”罗辉颇有几分得意地说道。

    “哦,听你这意思。好像你们这次是打算要我以自己来交换孩子,是吗?”王落辰从他话中听出了对方的意图,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忍不住问道。

    “不错,我们正是这个意思。你要想孩子自由,便必须留下来。别说这个条件不公平,不要忘了,世上本就没有公平之事。何况,你特别重视的人,现在又在我们手上。肯定不会跟你谈什么公平的。”

    在罗辉说这话的时候,飞船上又亮起一道光束。这道光束直直地垂射到下面的浮动平台上。王落辰便看到了不知被他们以什么手段给隐藏起来的灭霸。

    灭霸就坐在一张好像座椅一样的刑具上,身体的头部和手脚都被牢牢固定在上面。

    而在他的周围,还站立了很多荷枪实弹的狂霸星士兵,严密地看守着他。

    罗辉将这情形给他看,分明就是在威胁他。王落辰不禁因为对方的这种威胁,皱了皱眉头。

    随着他眉头皱起,一股怒火从心中油然而生。

    但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发火的时候。否则,灭霸说不定便会因为自己的怒火被狂霸星人给害死。

    他在想事情,所以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看他不说话,罗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就听他说:“怎么样?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哟。”

    听他催促,王落辰故意装出好像下了决心的样子,咬了咬牙,带着些许不甘和无奈对他说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家伙,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唉,不过,我也知道骂你是没用的。你脸皮那么厚,骂你定然是无法让你感觉害臊的。所以,我也只能是答应你了。”

    听了他的话,罗辉得意地大笑着说道:“你的嘴巴真的很臭。不过,你的心还算是明白的。不错,我追求的是做事的效果,不在乎手段的卑劣。正因为如此,你看,我不就成功了吗?好啦,废话不多说。刚才我也命人查探过你的身体了,你的确是已经将那液体给服下去了。所以,现在的你,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从我这里逃走的实力。当然,你也无需担心什么。那个小孩子,我不过是用来诱捕你的。现在既然你已经到案,我也没必要非把他给如何。所以,现在你尽管可以放心的下去,让我的人把刑具给你戴上。在这一过程中,你可以叫你的人将孩子给带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