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那女子甜美的声音响起:“这便是刚才对你造成伤害的宇宙原石,妈妈已将它分解成纯粹的能量,由这个八角容器中提取出来了。你现在看到的,是妈妈将它的能量封印后的形态。既然你需要它,那就还让它当你的玩具好了。”

    王落辰正惊讶地看着这颗宝石,那个自称他母亲的疯女人说出了让他更为吃惊的话来。

    将物质转化为能量,然后再由能量转化成物质。

    这就好比说,先将原子弹爆炸,然后再把它爆炸所产生的能量收集起来,重新变成一颗封印了力量的原子弹。

    这种能力,在王落辰看来,只有一类人物可以做到。那便是宗教传说中的上帝或者造物主。

    也就是说,刚刚,这个女子向自己展示了造物主才拥有的力量。

    王落辰心中不禁猜想:“这疯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啊?她怎么会拥有如此惊人的手段呢?”

    正当他心中大为疑惑的时候,他看到那颗宝石被一股神奇地力量打出了一个孔洞。接着一根细细地金属链子凭空出现,将它给穿了起来。

    再然后,他便看到穿上了链子的宝石朝他飞了过来。

    宝石来到近前,他伸手将其抓住,拿在手里细细观看了起来。

    “现在它已经对你无害了。你可以将它像饰品一样戴在脖子上。等到你想要利用它能量的时候,只要你拥有那样的能力,便即刻可以将它转化成纯粹的能量,为你所用。它就当做妈妈送给你的又一件小礼物吧。”女子以充满慈爱的口吻,对王落辰说了一番话。这番话让王落辰顿时欣喜若狂。

    如此强大的力量就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无论是谁,对此也会感到非常的兴奋啊。

    因此,在用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将宝石挂在脖子上后,他对女子说:“谢谢,我很喜欢这件礼物。哈哈。”

    “你喜欢就好。只要你喜欢,妈妈的精力就算没有白费了。好啦,对你造成危害的东西妈妈已经帮你解决了。这番出手,让我刚刚积聚起来的能量又消耗一空了。因此,妈妈又累了,得去休息了。剩下的事情你就自己解决吧。比如,被你惊动了的那些敌人。哈哈。”

    女子开心地笑着,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王落辰被她临走时的话提醒,神识连忙从灭星大炮上荡开,向四周查看了一下。

    神识飞出去大约数公里,王落辰感知到了数十股强大的气息。

    略一评估,他便判断出这些气息属于武圣以上的强者。

    看来,果然如那名疯女人所说,他的敌人来了。

    他们之所以会来,应该是自己刚才试图以母神权杖降服灭星大炮时,暴击矿石所释放出的能量过于强烈,引起了蓝霸城高战之人的注意所致。

    现在,他们由四面八方向自己这边汇聚,大概就是来查看情况的。

    这就不大妙了,倘若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向他发起攻击,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可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敌人速度很快,照他估计,顶多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他们便能够到来。因此,他必须得马上做出选择,做些什么来避开他们。

    他想了想,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想要藏怕是已经藏不住了。毕竟,对方可是有那么多高战力的人物的。以他们的感知能力,在加上蓝霸城强大的监控手段,他的行踪想要不暴露已经是不大可能了。因而,与其躲躲藏藏,给人以围困他的机会,不如趁着他们还未到来,赶快利用光翼的瞬移能力,从这里快速撤离。

    主意拿定,他便猛然释放出光翼,使用瞬移,从原地消失了。

    再次现身,他已经到了距离蓝霸城数百公里的地方。

    “到了这里,应该没人会发现了吧。”计算了一下自己瞬移出的距离,王落辰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然而,就在他这一丝得意才刚刚从心头萌生之际,警兆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潜意识中。

    他赶忙打出一道星阵,将自己给防护了起来。

    星阵刚刚形成,一道极为强悍地力量便打在了上面。

    这力量使得他的星阵产生了急剧的变形,差一点就崩溃掉。

    当然,最后它还是顶住了,并没有像受到暴击矿石的能量冲击时那样,崩溃掉。

    但即便如此,它所产生的变形还是让身处其中的王落辰受到了极大的挤压。

    这种挤压使得他全身的骨骼都发出了“格吧格吧”的响声。疼痛,也再次经由神经传递到了他的大脑中。

    只是,这时候可不是细细体验痛苦的时候。因为,袭击他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随时都有可能发动第二次攻击的。

    来人一共两个,王落辰认得,他们正是地球王庭的多伦亲王和霸神大头领杜比。

    “哈哈,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王落辰,我正全球通缉你呢,想不到你就出现了。怎么样?这次没有了强大的救兵,你是不是该痛快点儿,自觉地放弃抵抗,束手就擒了?”多伦亲王看着他,一脸得意地说道。

    “束手就擒?就凭你们两个?你觉得能够让我做出这样的选择吗?恐怕通过刚才的一击,你自己应该也清楚,那是不可能的。”王落辰将元力注入星阵,让它恢复原貌,然后信心十足地向多伦亲王说道。

    “这么说,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了?可是,小家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刚才我出手只不过才用了六分力,目的只是将你留下来。倘若我使出全力的话,就算你身边有一个奇怪的护盾,也是无法抵挡我的一击的。所以,我劝你还是早点投降的好。免得真动起手来,你的小命不保。”见他不肯就范,多伦亲王向前一步,恶狠狠地对他发出了威胁。

    他话音未落,杜比也向王落辰说道:“亲王给你面子,你不要不识抬举。不然的话,以我们两人的实力,今天定然叫你死在此地。”

    “想要我投降?没门儿?想要杀死我?可笑。不信的话,你们试试。别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告诉你们,我手里的底牌还多着呢。如果全使出来的话,别说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就算你们再来十个八个的帮手,也是奈何不了我的。”

    面对强大的敌人,首先便是不能输掉气势。

    因而,当着两人的面儿,王落辰毫不犹豫地吹起了牛叉。

    他想以此震慑敌人,使得他们出手之时有所顾忌,从而为自己突围出去留下一丝机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