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这样说,矿业联盟的人就用手中的终端将箱子重新给关闭了起来。

    然后,他将终端递交到军官手中说:“这是箱子的控制器。至于武器的控制权,等它被装进战舰的武器平台上后,由指挥官通过战舰向帝国武器控制中心申请才能够获取。那就不是我们的职权了。”

    “了解。相信指挥官们会解决这类问题的。好啦,大家交接完毕,咱们的任务完成了。谢谢你们的合作。”军官将终端放进一只手提箱内,同矿业联盟的人握了握手说。

    “是啊,任务完成了。也谢谢你们的合作。”矿业联盟的人也同他客气了一番。

    然后,两人便共同监督士兵们对箱子的紧固工作。待看到箱子被牢牢地固定在货车上,绝无翻滚掉落的可能后,他们便再次握了握手,分开了。

    负责接收的军官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车子。紧接着,没有丝毫耽搁,他们这个肩负着重要任务的车队便从飞船旁排成一个队形,离开了。

    他们的这个队形,便是将货车在中间,其它车子载它前后左右的菱形。

    这种队形,对这辆货车形成了绝对的保护。一般来说,即使别人想要对灭星大炮做点什么,也是不容易做到的。

    不过,这只是“一般来说”,却并不包括王落辰已经提前混入车队这种特殊情形。

    这种情形下,王落辰想要对他们所用心保护的灭星大炮做点什么是很容易的。

    只是,鉴于灭星大炮的危险性。他虽然能够对它做些什么,却不能够保证自己在对它做了什么之后,还能够全身而退。

    虽然,牺牲一人毁灭全城甚至全球的狂霸星人,是极为英勇的行为。但不到必须这样做不可的情况下,王落辰却还是没有这种杀身成仁的想法的。

    何况,即便是他真想这样做,还得考虑一下全球百亿同胞的性命不是。

    要知道,灭星大炮可是拥有将一颗星球给毁灭的威力的。他可不能拿全世界人的性命去冒险。

    所以,他要对灭星大炮做点什么之前,还必须得有十足的把握不会引爆这东西才行。

    因此,从车子一启动,他便在想怎么样才能够将这灭星大炮给破坏掉,而又不发生意外。

    这事儿真的很难做到,因此即便他想的脑袋疼,也没想出什么高招来。

    但时间不等人啊。就在他用心想办法的过程中,它又冷冰冰地一分一秒地走过了十五分钟。

    算算路程,王落辰觉得这个车队应该差不多快要到达他们的终点站了。

    因为城市就这么大,武器库即便离市中心远一些,也应该不是太远的。车子已经开了十几分钟了,也差不多该到地方了。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心中不禁焦急起来。

    到了地方,灭星大炮肯定是会被从车子上转移到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去的。那样的地方,必定有着极为厉害的安防措施,他再想要动手就不是一般地困难了。

    “难道就这样失去这次机会?不行啊,失去了这次机会。地球就危险了,血域就危险了,圣境就危险了。不,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再一次想起灭星大炮的危害性,王落辰坚定了要将其破坏掉的决心。

    人一旦有了决心,胆子便会大出许多。

    王落辰也一样。一路之上,他之所以一直在思考而没有采取行动,最关键地还是他无法就心中所想到的方案下定决心。

    到了这会儿,已经到了非采取行动不可的地步了,他便也没有了那么多顾虑了。

    于是,他便从自己所在的车顶,悄然飞向了那辆货车之上。

    他借助法阵飞行,本身不发力,所以他整个飞行过程并没有弄出一丝响动。

    在货车上悄无声息地落下后,他慢慢地靠近了箱子所在的位置。

    真正到了近前,王落辰才由承载箱子的货车地板凹陷的情况,看清这箱子的分量有多么重。

    他不禁想:“怪不得要用大货车来运载着箱子呢。原来这东西别看体积不大,但质量却是很惊人的。这大概与制造灭星大炮的材料以及暴击矿石的密度都很大有关。想想也是,像这种充满巨大能量的物质,密度怎么可能会小呢。”

    这样分析着,他的身子贴近了箱子。

    到了它近前,王落辰马上就将妨碍他打开箱盖儿的紧固设施给除去。

    紧接着,他的神识就投射到了箱子的密码锁上。

    神识深入密码锁,然后不断地将密码锁的内部构成的信息传回识海。

    这些信息已进入识海,立即就为天一生水捕捉到。

    它便以极快地速度将密码锁的信息进行了解析。很快的,它就借助自己强大的计算能力,将这箱子的秘密给解析出来了。

    解析出秘密后,王落辰控制着天一生水,模拟出密码的电磁信号并投射进密码锁中。

    由于先前在飞船旁边已经接触过解码的电磁信号,天一生水所模拟的电磁信号极为精确。所以,一经输入密码锁,箱子盖就立即弹开了。

    强烈地能量波动从箱子中传出,深深地震撼着王落辰的内心,并震动着它丹田之内的五彩轮盘和小宇宙。

    感受到能量的充盈,五彩轮盘和小宇宙都好像有了灵性一般,变得活跃起来。

    它们似乎很渴望吸收一些这些由灭星大炮漫射出来的能量。

    但王落辰并没有给它们机会。

    这是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五彩轮盘和小宇宙全力吸收,暴击矿石的能量也不会被吸取干净。而且,很有可能因为能量过于充盈,令他的小宇宙和五彩轮盘出现问题。比如,撑破。

    由于有这种担心,虽然小宇宙和五彩轮盘挺兴奋的,王落辰却也没有让他们吸收一丁点儿的能量。

    关于如何将这个灭星大炮给破坏掉,他有另外的打算。

    这个打算的产生,与从上次在影界之中,母神权杖降服影神珠有关。

    影神珠同样是充满狂暴能量的东西,其所蕴含的能量足以将影界和血域给毁灭。说起来,似乎比灭星大炮中的暴击矿石也差不了太多。

    对于这样的东西,母神权杖都可以降服。那么,暴击矿石这种东西难道它就不能对付吗?

    王落辰以为,它应该是能够对付的。因而,他决心还是以母神权杖试一下,看能不能将暴击矿石中的能量降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