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他们在背后发牢骚,说狂霸星人的坏话,心里就十分害怕别人会知道。如今,自己才刚刚说了几句,就被人给找上门来了。他们根本无暇去想王落辰所说的话是真是假,更没有胆子敢去质疑他的身份。

    因而,当王落辰向被他解开神识锁的那个人提问之后,他便马上将自己知道的,毫不犹豫地给说了出来。

    据他所说,他们正是在从甘巴拉星到地球来的过程中,负责维护灭星大炮的工作人员。一路之上,一直都在灭星大炮所在的那个飞船里工作。

    “那么,你能给我说一下灭星大炮的情况吗?因为我是文官,没有接触过十分厉害的武器,因而对于这种只有耳闻,没有见过的东西,还是很有兴趣了解一下的。”王落辰又撒了一个谎,以从他嘴里套取灭星大炮的详细信息。

    听王落辰问起,他马上就回答说:“哦,这样啊,大人。作为它的维护人员,我还是比较清楚的。灭星大炮是一种威力极大的武器,是在我们甘巴拉星制造的。之所以要在那里制造,是因为无论制成这种武器的稀有金属还是为这种武器提供能量的暴击矿石,都是由我们星球出产的。在那里制造的话,就地取材,省去了运送材料和矿石的麻烦。”

    听他讲到这里,王落辰故意说道:“这个就不用讲了,我都知道的。还是说说灭星大炮的构造和威力巨大的原因吧。”

    “是,是,大人。是我说话太啰嗦了。”那人听了王落辰的话,信以为真,连忙道歉,接着他说,“灭星大炮虽然名字中有‘大炮’两字,但它的构造却跟大炮一点儿也不一样。它自带动力系统,能够飞行到星球的上空自动发射暴击矿石对目标进行打击,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智能导弹。至于为什么它的威力那么巨大,还得说是暴击矿石这种宇宙中极为罕见的矿石,所蕴含的能量太惊人了。一克拉的暴击矿石便可以产生毁灭小行星的力量。像地球这种星球,释放上百克拉的暴击矿石,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将其摧毁了。正因为如此,这件武器才被叫做‘灭星’大炮。”

    “哦,这么说来,这大炮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威力,根本原因还在于暴击矿石。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将暴击矿石由它里面取走,它就废了呢?”趁着这人说的饶有兴致,王落辰跟了一句。

    那人一听,连连摆手说:“取走?不行不行,很难取走的。暴击矿石十分不稳定,必须要以甘巴拉星上的稀有材料镬金属制成的特殊容器才能够保存。否则,它是很容易爆掉的。但问题是,镬金属也非常稀有。因此,只能用它做容器的涂层,其外部则由其他金属做壳体。但这个壳体,实际上就是灭星大炮的主体了。所以大人你看,灭星大炮这种构造就决定了它是一种只能一次性使用的武器。根本就不存在将暴击矿石取出,把它废掉这种情形的。直接破除外壳,灭星大炮内的暴击矿石就会爆掉。除非有人不想活了。否则,没人会去这么干。”

    王落辰听说灭星大炮全赖暴击矿石才能发挥作用,便动了将暴击矿石从其中取出,让其发挥不了作用的念头。

    谁知,他这个念头才一起,却是如一团火遇到了水一样,被那人的话给浇灭了。

    王落辰听了他的话之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接着,他眼珠儿一转,向那人问道:“这灭星大炮果然是厉害啊。不过,你说这么厉害的东西,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克制吗?”

    那人努力想了一下,忙说“哦,大人,有,有。只是,有是有的,但却是也同这暴击矿石一样,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物质。它的名字叫做和平星石。据说要在星盟那边的某颗星球上才能够找到。这种和平星石拥有平衡宇宙间一切狂暴力量的特异能量。所以,暴击矿石遇到它,便会释放不出能量。”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心里顿时将他给痛骂了一顿。心说,你说这个不等于没说吗?这会儿我上哪儿去弄和平星石去?

    得到的这个消息没有用,王落辰自动将其抛之脑后。

    不过,他仍旧没有死心,仍旧向那人问道:“那除了这和平星石呢?难道就没有其它方法能够克制它了吗?”

    “武器方面是没有啦。它是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最厉害的武器。不过,大人,您应该知道的啊,咱们至高无上的君主是可以克制它的啦。君主无所不能,甚至可以创造星球。我想他应该是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让这武器无用的。”那人表情严肃地回答说。

    这是王落辰第一次从一个人的嘴里,听到对狂霸星人君主战力的评价。初听之时,他心中不免为君主的战力所震惊。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人怕是夸大了黑暗君主的实力了。

    也就是说,他这话纯属溜须拍马的溢美之词,可能跟实际情况根本就不相符。是不足为信的。

    这样一想,他便不那么震惊了。

    然后,他向这人说道:“君主自然是全宇宙无敌啦。这个就不用你再说了。还是继续说灭星大炮吧。关于它,你还知道些什么啊?再给我说说。”

    “大人,关于灭星大炮,我就知道这么多了。至于平时怎么维护什么的,想来大人也没兴趣听,我就不说了吧。”那人十分恭谨地回答说。

    听他如此说,王落辰便知道他应该是没有什么情报可套了,便说:“通过一番询问,我看你这人对君主还是很忠诚的。刚才所说的话,大概是随大流,跟着别人瞎说的。也就不追究你的罪责了。不过,我不追究你了,不代表别人就不追究你了。所以,今日见到我的事,一定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免得再惹上麻烦。还有,你的同伴你也不要说。因为,我待会儿还要问他们话,说不定会追究他们其中某人的罪责。这样的话,你若跟他们说了我也问过你话,且没有追究你。那被追究之人恐怕会因为感到不公,而把你也给牵扯进去。那样一来,你还是少不得要麻烦缠身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落辰说的煞有介事,那人不敢不信,连忙点头如捣蒜般地表示,自己将他的话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