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怎么说,多伦亲王他们所谈论的灭星大炮,在王落辰看来,都是极为危险的东西。**shu05.com更新快**若是这样的武器被用到他们和狂霸星人的战场上,那抵抗军一方势必会被这种武器给伤害到。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心中不由地产生出一个想法。他觉得,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将这种武器给毁掉。让狂霸星人无法在战场上使用它。

    心中打定这个主意,他便悄然从台阶上退了下来。

    由台阶下到广场上之后,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停放在广场上的车队。

    虽然已经打定了要将灭星大炮给干掉的主意,但对于如何做到这一点,他心中还没什么头绪。

    大炮长什么样儿?它在哪儿?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够将它给破坏掉?这些问题,统统都还没有点眉目。

    为此,他站在广场上,望着已经从车子里出来,正在广场上闲聊的狂霸星人和甘巴拉矿业联盟的人,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搞偷袭和破坏,这样事儿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因而,对于如何毁掉这所谓的灭星大炮,他不过是略微想了几分钟,便制定出一个计划来。

    有了计划,他便开始行动。

    他要做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将这门大炮的位置给确定下来。

    如何确定?自然是找知情人询问最为直接高效了。

    但问题是,在广场这种满是对方人员的地方,如何才能下手抓一个人来问一下呢?

    何况,抓人的话,也不能随便抓。得有的放矢地去抓吧。也就是说,得先弄清谁对灭星大炮的情况知情,才好下手吧。不然的话,随便抓一个来问的话,万一对方不知情,不是白挨累了?

    要查清谁对这事儿知情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毕竟,王落辰也不可能钻进每个人的脑子里去,瞧瞧他对此事知不知情。

    不过,事情也并非没有解决办法。

    因为,除了探知每个人的意识之外,王落辰还能够以神识监听每个人的言语,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判断谁对大炮的事儿知情与否的。

    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毫不费劲。他只需将神识释放出去,将他们所说的话接收过来,借由天一生水对这些话语进行筛选就可以了。

    想到这个办法,王落辰心中不禁暗喜。

    接着,为了节省时间,他便赶紧将自己的神识缓缓地释放了出去,一群人一群人的去监听他们之间的交谈。

    事实上,以他现在的神识感知力,就算是一下子监听所有在广场上的人,他也是可以做到的。

    但那样做的话,便很有可能会因为动用的神识过多,在广场上产生较为强烈的能量波动,从而引发安防系统的反应。

    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产生,他才选择了分人群进行监听这种小心谨慎的办法。

    就算是这样,他监听这些人谈话的效率依旧是很高的。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将所有在广场上的人都给监听了一遍。

    并且,还非常幸运地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信息。

    提供这些信息的是距离他大约一百多米,站在一辆较为夸大的运兵车周围的士兵。

    王落辰将神识锁定了他们之后,便听到其中一人说:“终于将那东西给运送到地方了。咱们的心也终于可以放进肚子里了。”

    “可不是嘛。这一路上我都是提心吊胆的。唯恐那东西在我们的飞船上突然爆掉。”另一个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说。

    “就是,这灭星大炮可是威力巨大的危险品。偏偏要咱们用普通飞船给运来。真是瞎安排。我看,他们这就是不把咱们甘巴拉星人当人看。哼。”他们中一个看起来长得比较彪悍的,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人赶紧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并紧张地向周围看了看,好像唯恐别人听到这人的抱怨似的。

    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们之后,他们之中的一个看上去较为老成的人说:“别乱说话,不然大家都会被你害惨的。你忘了上个月在云星峡谷处死的那一小队人了?他们的罪名就是私下议论狂霸星人对咱们甘巴拉星的政策。所以说,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千万不要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我看,这样吧,咱们也在外面透了好大一会儿气了。现在呢,时间还早,不到咱们就寝的时候。咱们不如继续回到车里去吧。这样,咱们说话也方便些。”

    姜还是老的辣,人还是上点儿岁数的心眼儿多。

    这人说的很有道理,大家一听,便纷纷伸了伸懒腰,相互招呼着上了运送他们的车辆。

    他们到了车里面,便马上畅所欲言起来。当然,所说的内容,全都是对狂霸星人的抱怨之词。

    王落辰听了一会儿他们的牢骚,觉得对自己价值不大,便将神识给收了回来。

    由刚才的话,他已经能够确信,这些人对灭星大炮的事是知情的。那么,要想获取更多更详细的信息的话,只需对他们下手,逼问一下就行了。

    心中拿定主意,王落辰向着这辆车子潜行过去。

    到了车子外面,他仔细感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发现这辆车子里不过只有五六个人,而且全都是甘巴拉星人。

    弄清他们的人员构成后,王落辰顺便又判断了一下他们战力。

    从他们的气息和能量波动来看,这些人战力都不怎么高,最高者才不过相当于武将级别。

    以王落辰现如今的实力,这些人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小蚂蚁,可以随便碾压的。

    因而,王落辰便毫不犹豫地拉开车门,猛地钻进了车里。

    到了里面,他便以星阵将这几个人给锁住。并以神识锁困住了他们的神识。

    他的行动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这些人只看到门被人拉开了,然后自己的身体和神识便都不能够动了。

    神识被控,他们陷入了一种无意识状态。王落辰便趁此机会,对他们逐个进行了询问。

    询问之时,他便将那人的神识给放开,然后告诉他自己是蓝霸城的言论风评官。拥有先进的监控设备,刚才他们所说的对君主和狂霸星人不敬的话,全都被他给侦听到了。因此要对他们的思想进行评测,看看他们对帝国是否忠诚。

    他这样一讲,那人马上就信了。

    也由不得他不信。要知道,他们几人刚才所说的话,王落辰可是很清楚地给复述了出来的。若是对方没有非常精妙的设备,他怎么能够做到对他们的话了若指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