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就从降落的地方出发,向着那群飞船降落的地点靠了过去。

    一路之上,唯恐被人发现,他走的小心翼翼的。

    在穿过几个街区之后,他终于靠近了飞船停放的地方。不过,当他赶到这里时,飞船的舱门已经打开,飞船上的人员也已经从上面下来了。

    他们此刻已经坐上了狂霸星人的运兵车,正准备离开这里。

    王落辰发现这一情况后,赶紧溜到一辆好像钢铁怪物的车后面,悄悄爬上了它的车顶。

    由于他处于隐身状态,因此,只要他不弄出动静,别人是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的。因而,他靠近车子和爬上车顶的这一系列动作,并没有为狂霸星人所察觉。

    他上到车顶之后,就以元力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吸附在车上,免得车辆前进的过程中,他会被甩下去或者发生位移弄出动静。

    刚刚做好准备,车子就启动了。

    这一行人总共乘坐了近千辆车子。这些车子形成了一个浩浩荡荡地长蛇般车队,离开飞船的降落地,向着城市的中心而去。

    由于是新城,这里的道路很是平整,王落辰待在车顶上并没有受到多少颠簸。这让他这一路上的感觉倒是挺惬意的。

    车顶上有风,周边不断有闪烁着五颜六色灯光的华丽建筑进入视线,王落辰吹着夜风,看着都市夜景,心情并未因为孤身深入敌境而紧张。

    在这样华灯遍布的都市中穿梭着,王落辰随着车队到达了一个拥有巨大广场的雄伟建筑前面。

    所有的车子都在这里停了下来,由这情形王落辰知道,他们到地方了。

    瞅了瞅自己的车子所在的位置并不在车队的最前方,恐怕见不到最重要的人物,王落辰便在车子停稳之后,从车顶上飘然落了下来。

    悄无声息地落到地面后,他以法阵推动自己贴着地面向车队的前方飞了过去。

    到了前面,他看到在一些士兵的护卫下,一些看上去应该是大人物的外星人,从自己所乘坐的豪车上下来了。

    这些人,包括拥有红色皮肤,身披紫色披风的狂霸星贵族,还包括一些他以前从未见过,身着深蓝色制服,皮肤呈棕色的外星人种。

    这个种族的人,长相有些滑稽。如果要以地球上的某种动物来类比的话,王落辰觉得他们的样子有些像鳄鱼。当然,只是神似,并非完全一致。尤其是他们的嘴巴并没有那么长,鼻孔也没有那么大,眉骨呢也不如鳄鱼的高。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皮肤很光滑。五官虽然有些特异,但和这皮肤搭配了之后,倒是让他们看起来还是更像人类。

    反正,别管怎么说,无论他们长相有多么的奇特,既然他们能够制造和驾驶飞船,并且可以和狂霸星人以语言进行交流,王落辰最终还是将他们认定为智慧生命了的。

    由于隐身在他们旁边,他从双方的交谈中,获知了他们的身份。

    这个身份是由一名,看起来像是他们那群鳄鱼人的首脑的人物嘴里说出来的。

    王落辰听到他用蹩脚的地球通用语说:“感谢帝国尊贵的王室成员对我的热情接待,我代表甘巴拉星球矿业联盟向多伦亲王献上我最诚挚地问候。”

    “巴丹木董事长客气了。贵联盟为了帝国的正常运转,贡献出大量的珍稀矿石,是帝国最忠实的朋友,也是我们至上君主最尊贵的客人,我们理应给予我们的礼遇啊。”

    陪同他一起沿着逐级升高的台阶,向那座看起来好像小山一样的建筑走去的狂霸星贵族,非常礼貌地向他点了点头,客气地说道。

    “哈比长老客气了。我们所做的都是应该的,因为若不是得到帝国的庇护和支持,我们哪有可能在混乱不堪的矿石星星带生存和发展呢?我们贡献一些矿石,不过是对至上君主所给予我们恩惠的一点点回报而已,不值得一提的。”

    这名叫巴丹木的董事长,见对方跟自己客气,马上露出谄媚的笑容,向那名叫哈比的狂霸星贵族,献上了甜言蜜语。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快步追上了他们两个。

    这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皮肤也是狂霸星人的贵族红。

    敢于在这样的场合随意行走,这让王落辰一眼便看出他也是个身份不凡的人物。

    只见他追上哈比和巴丹木之后说:“两位走得好快,我才不过是嘱咐了手下几句话,就落在你们后面了。哈哈。”

    “杜比大头领说笑了,若论速度,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比不过你这霸神学院霸神大头领啊。怎么?您的手下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巴丹木见这人追上来,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低贱了。腰也不自主地弯了下去。言语和行动之间对这名所谓的大头领都显露出讨好之意。

    他这样一问,哈比也忙露出询问之色,以表达自己对这位大头领的关心。

    见他们两人都露出关切之意,杜比很随意地挥了挥手,说:“也没什么啦。刚刚只不过是我接到了手下的霸神罗辉的报告,说是他负责督建的神圣通道被一名地球人给破坏掉了。我一听,觉得这家伙连一名低级星球上的低级智能生命都对付不了,心里不免来气,便想教训他一顿。于是,就吩咐几个手下去他那里,替我惩罚他去了。”

    “什么?神圣通道被破坏?那可是王庭花了大力气才建起来的重点工程啊。关乎着我们对地球反抗势力围剿的成败。怎么这个罗辉如此不小心呢?真是,他和那名叫齐赞的一样,办事都有些不靠谱呢。”哈比听到这个消息,不免心中不悦,当着杜比的面就说出了埋怨的话。

    但他忘了,人往往是这样,自己的属下办事不力,自己怎么处罚都可以。却听不得别人对他的批评。因为,别人批评他,不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这怎么行呢?

    杜比也是这样的心态。因此,当他听到哈比如此贬低自己的属下后,顿时将脸拉下来说:“这也不全怪罗辉和齐赞吧?据他所说,破坏神圣通道之人,就是上次将你们王庭的军队打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人。如此说来,这人还是在你们眼皮子地下壮大起来的呢?论起无能来,我想王庭怕是比我们霸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