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两人慵懒地躺在铺满细沙的海底,头枕着彼此胳膊,看着从自己上面不断穿梭的游鱼,心中充满了惬意。

    罗凝玉用手在王落辰的脸颊摩挲了一下说:“这里真是不错,若是能够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地待在这里就好了。”

    “永远待在这里?不行啊。我虽然能够将空间锁住,但却做不到永远锁住的。时间长了,海水还是会涌进来,咱们两个会被海底的水压给挤破肺的。”王落辰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笑着对她说。

    “是吗?这么说将空间锁住的这一招运用的还不怎么样嘛。呵呵。”罗凝玉玩笑道。

    “不怪我啦。这主要是与我的元力还不够浑厚有关。因为,当我以神识按照宇宙规则打出星阵将空间给锁住时,其实是以元力按照一定的规则在我的周围构建了一个专属的独立空间,所以周围的物质和能量什么的才不能够渗入进来。只是,相信你也听出来了。我要保持这样的空间,可是要持续不断地向这个星阵中注入元力才行的。你想想,要做到这一点,得需要多少元力啊。以我目前的修为,顶多能够维持几个小时就不错了。再长,我就做不到了。至于永远,那更是不可能了啊。”

    王落辰详细的向她解释了自己可以锁住空间到底是什么做到的,顺便也解释了自己所锁住的空间为什么不能长久地维持下去。

    罗凝玉听他如此说,赶忙坐起身说:“原来锁住空间要耗费好多元力的啊。那咱们别待在这儿了吧。免得你累着。”

    “没事儿,你不是喜欢这儿的氛围吗?那就多呆一会儿好了。等到我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再出去好了。反正出去也没什么事情做。还不如在这里做些事情呢。”王落辰也坐起来,将手放在她肩膀上,柔声说道。

    听他这样说,罗凝玉忙说:“在这里做些事情?这里哪有什么事情做?除了做……,不是吧?你又来?不要啊,人家怕了你了。亲,求放过啊。”

    “这么有趣的事,平时没这么闲,不能尽兴。今天正好无事,怎么可以才刚开头就结束呢?哈哈。”

    坏笑着,王落辰又一次和罗凝玉做了一些有趣的事。

    良久,两人尽兴之后,王落辰才重新带着一脸幸福地罗凝玉从海底升起。

    他们重新到了海面,王落辰将星阵收起。任凭温和的海水将两人包裹起来。

    在海浪中游泳游戏了一番,以海水去除了身体上的汗渍,他们从相伴着回到了小岛上。

    回到海边,罗凝玉由音灵石中取出干净衣服换上,然后便和王落辰一起吃起他用火元力烘烤的海鱼。

    海鱼的味道很鲜美,不过吃过之后嘴里不免会留下腥味。

    罗凝玉便抱怨说吃这东西口气重,待会儿睡觉的时候,怕是要闻这种难闻的口气了。

    王落辰听了,便轻轻飞起,将椰子树上的椰子摘了几颗,以元力之刃切割出小洞,让她吸吮里面的椰汁去除口气。

    罗凝玉饮了几口椰汁,口中的腥气果然去除了不少,便不免又因此称赞了一下他的聪明。

    被她给称赞了,王落辰笑着说:“为了讨女神欢心,我敢不聪明点啊?”

    “油嘴滑舌!哼!本女神累了,要去睡觉,不理你了。”说着,罗凝玉便起身走向帐篷。

    “别忙走啊。你看天上星光灿烂,不如陪我数一会儿星星再去睡吧。”王落辰指了指夜空,建议道。

    “谁陪你数星星啊?越数人家只会越困。再说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哪里是数星星啊?分明是在熟悉星图,以便将来有机会了就去星盟找你的飞羽女神。哼。”罗凝玉在他的脑门儿上戳了一指头,说出了他隐藏的秘密。

    没想到罗凝玉对自己的小心思会这么门儿清,王落辰忙不好意思地说:“也不是啦。我主要还是想看看星盟的援兵会不会突然出现在天空。嘿嘿。”

    “他们的援兵?说到这事儿,我倒要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星盟的会派援兵来这事儿,恐怕有些不靠谱。你想啊,飞羽只是一名星空战士,而且还是实习生。她有那么大的面子可以说服他们那里的首脑,向咱们这种在他们眼中看起来不起眼的世界派兵吗?除非,她的身份原本就不是她告诉咱们的那么简单。辰,你说我猜的有没有道理呢?要不然,她走的时候,怎么会那么肯定他们星盟的援兵一定会来呢?”两人恰好聊到这个话题,罗凝玉便将心中长久以来的怀疑给说了出来。

    王落辰听后,心里猛然产生一种明悟,他一拍大腿说:“对啊,罗罗,还是你们女人心细。善于从细节中发现真相。你说的没错,现在回想起跟飞羽交往的细节,还真是有不少地方都可以印证你的猜测。”

    “你也这么觉得吗?那看起来,我的猜测大概有几分对的了。唉,说起来,你这家伙也真够可以的。居然连飞羽这种背景不一般的仙女也给糟蹋了。怎么说呢,只能说你这牛粪的福气太好了。哈哈。”罗凝玉想到他和飞羽也有一腿这件事,忍不住揪住他的耳朵,玩笑着骂了他一句。

    “你这话虽然听着不像是夸我,但说的确实让我心里挺得意的。哈哈。我的确是有福的,能够和你们这么多优秀的女子徜徉爱河。如此想想,我这辈子还真是值了。”王落辰抓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拉进自己怀中,一脸满足地感叹道。

    “臭美吧,你就。”罗凝玉以手指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骂。

    王落辰也不反击,只把她抱着怀里,抬头向星空望去。

    见他不说话了,罗凝玉也沉默下来,望着星空,享受起这份宁馨。

    片刻后,王落辰指着天上的一个星座说:“你看,飞羽说星盟的援兵若是到了,便会从那个星座进入咱们的星域。咱们这样凝望着星空,说不行就能够从这里看到他们的到来呢。”

    “是吗?那我可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可别错过了那一精彩的时刻。”

    罗凝玉玩笑着,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然而,令她和王落辰都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她这话只是一句戏言,谁知,就在她话音未落之际,那个星座的位置却竟然真的出现了无数个肉眼可见的星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