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毫无阻碍,他们两人径直向前飞去,一下就将追兵给甩出好远。

    带人追赶他们两个的罗辉,眼看自己这边距离王落辰他们越来越远,气得在飞行器上直跺脚。

    然而,他自己也知道,由于对方占了先机,自己这一方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们了。而且,他的身后,还有岛上的乱局需要他去处理,便只好狠狠地朝着王落辰他们逃跑的方向大骂了两声,带着人悻悻而归了。

    以神识感知着后面的敌人退去,王落辰带着罗凝玉又飞了一段距离,便找了一个无人小岛降落了下去。

    这是一个只有足球场面积大小的岛礁。上面胡乱长了几颗不怎么茁壮的椰子树。

    王落辰和罗凝玉就在这些歪歪扭扭的椰子树下落到了实地上。

    落地之后,王落辰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动也不动了。

    罗凝玉一见他这样,立刻吓坏了。她忙卸下机甲,一把将他抱住,又是亲又是摸的,要他不要吓他。

    被她给揉弄了一阵,王落辰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罗罗,我没事,只是元力和神识使用过度,虚脱了。休息一下,再练练功就会好的。”

    “元力和神识使用过度?原来它们使用过头还会有这种危害啊?”罗凝玉听他这样一说,心情才没那么紧张了。

    王落辰点点头说:“元力必须由神识驱动,才能够收放自如。因此,元力的使用过程必然会造成神识的损耗。同时,元力在经脉中运行,对自身的经脉和经脉所连接的躯体都会形成一定的负担。造成身体的疲累。而这其中最为疲累的就是人的丹田。丹田累了,人的生命力就会受到影响,因而便会出现虚脱和昏厥的现象。唉,这次若不是这帮混蛋搞出的这个神圣通道对咱们的世界威胁很大,我必须要将它给破坏掉。我也不会这么拼命,将元力使用的这么干净的。”

    跟罗凝玉解释了元力使用过度会出现的后果,王落辰累得不行,赶紧再次闭目,封闭身体感知,进行彻底地休息。

    见他再次一动不动,罗凝玉知道他又一次进行恢复身体的修炼了,便将他抱在怀里,安静地看着他,沉默不语了。

    沉默了久了,她也产生了倦意。便和王落辰靠在一起,沉沉睡去。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放在了一顶帐篷之中。身体的下面是柔软的气垫,头顶则是一盏能够模拟出星空的炫彩灯。

    她缓缓坐起身体,轻声呼唤了一声:“辰,你在哪儿?”

    “哈哈,我在洗澡。你要不要过来一起洗啊。”她问过之后,便听见由远处传来王落辰的笑语。

    她忙从帐篷里走出,找寻王落辰的踪迹。

    找了一会儿,才看到离自己很远的海水中漂浮着的一个小黑点儿。

    那小黑点儿正是王落辰。

    见他离着自己那么远都可以感知到自己的醒来以及对他的呼唤,她便立刻知道他已经恢复了神识力了。

    她便向着他挥着手说:“你这坏家伙,游出去那么远,人家就算想和你一起洗,也不敢游过去找你啊。”

    “哈哈,这还不是小事一桩?闭上眼睛,惊喜来了。”

    王落辰的声音清晰地飘入她的耳朵里,罗凝玉不知道他又玩什么花样,但却知道他必定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便依照他的话闭上了眼睛。

    眼睛才刚刚闭上,她便觉得自己脚下一空。紧接着,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处在了温和的海水中。而在这海水中,还有一个有力的臂弯,正紧紧地保持着她身体的平衡。

    感知着这一切,她张开了眼睛。立刻便看到了正在对着自己傻笑的王落辰。

    她便娇声说道:“坏蛋,你把人家瞬移到水里,把人家衣服都给弄湿了。”

    “湿了就脱掉吧,反正这里又没有人,不怕被人家看到。哈哈。”坏笑着,王落辰便动手替她除去已经变得沉重的衣物。

    罗凝玉任由他为自己宽衣。一小会儿的工夫,她的身体就没有了累赘,变得自如多了。

    她轻快地在水中游动了起来,王落辰便陪在她的旁边和她同游。

    他们两人好像两条大鱼一样在海水中自由自在地游了一会儿,罗凝玉便将胳膊抱住王落辰的腰,说道:“不行了,人家累了,你带着人家游吧。”

    “好啊,说吧,你想游去哪里,我都可以满足你。”王落辰将她揽入怀中,满是宠溺地问道。

    “哦?这么厉害啊?那人家想游去海底,你也能做得到?”罗凝玉故意刁难他说。

    “不就是海底吗?那有什么难的?我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不信,你看。”王落辰在她的鼻子上轻轻捏了捏,笑着说道。

    随后,他信手一划。罗凝玉就看到他们两人身边的海水便向四周退去。

    没有了海水的浮力托举,他们两人便自行向海底坠落。

    在坠落的过程中,海水好像有了灵性一样,在他们脚下半尺的地方自动避开。

    这神奇地一幕不禁令人罗凝玉感到不可思议,便向王落辰询问这其中的原因。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海水为什么会避开咱们呢?”她看着海水中垂下的阳光和闪着银光的鱼儿,向王落辰问道。

    “很简单。我不过是以星阵将咱们周围的空间给锁住了。这样的话,就相当于咱们处于了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海水自然就不会向咱们靠过来了。”王落辰笑着跟她解释。

    罗凝玉便接着问:“将空间锁住?这个说法,我以前倒是听你讲过。只是,我一直都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手段。你能给我说说吗?”

    “当然可以了,假如你愿意为此付出一点润嗓子的报酬的话。哈哈。”王落辰跟她玩笑道。

    “什么报酬?你又打什么坏主意?难不成你想在这海底乱来?不行,不行。这里怎么可以啊。人家才不要呢。”罗凝玉听他这样讲,便知道他在打歪主意,马上娇羞地表示自己不答应。

    但他们两人此时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彼此靠得那么近。王落辰想要的做点什么的话,她又哪里有地方可躲呢?

    于是,王落辰便很轻易地得逞了。

    不过,说起来这里的环境也挺不错的。有阳光,有海水,还有游鱼,称得上够情调,够浪漫。

    所以,他们这一次欢愉,倒是挺令罗凝玉喜欢的。

    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免因此格外的融洽。两人也因此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