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得到了王落辰的承诺,不再言语了。他带着王落辰他们两人上了自己家的小渔船。

    虽说是小渔船,船体也有三十多米长。所以船上的,空间还是挺宽绰的。因为空间足够,船上的设施也很齐全。

    这应该是他们家唯一的财产。因为王落辰看到,船上除了老头外,还有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和他五六岁的小孙子。

    那小男孩儿皮肤被海风和阳光给弄得黝黑,看起来就像一个小铁人。

    不过,或许是常年吃鱼的缘故吧。他长得胖乎乎的,倒是挺可爱的。

    他见王落辰他们上船,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抱住罗凝玉叫姐姐。

    他叫罗凝玉姐姐,那王落辰岂不是要叫小孩儿的爸爸叔叔了?无形中就低了一辈儿。为了不吃这个亏,他忙对小孩子说:“小家伙儿,不能叫姐姐的。要叫婶婶。叫我呢,就要叫叔叔。叫对了才有糖吃的。”

    “可是,姐姐根本就不像是婶婶啊。你看她长得那么好看。”

    大概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欢亲近美丽的女子的。他见罗凝玉长得好看,心里便有亲切感,只把她当自己的姐姐一样看待。所以,王落辰虽然纠正他的叫法,但他却是不肯听从。

    王落辰见他不肯听自己的,便从音灵石中取出一些糖果攥在手心里。接着,他一翻手掌,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便被他给送到了他的眼前。

    糖果颜色好看,还有甜美的香味儿。最能讨小孩子们的欢喜。

    那小孩儿见了,自然是十分想要了。不由分说,便伸手到王落辰手心里去抓。

    王落辰却偏偏在此时将手掌给攥紧了,不让他得到糖果。

    小孩儿得不到糖果,便用两只小手来掰扯他的指头,想把糖果从他指缝中抠出来。

    可王落辰的手指攥紧了之后,岂是他的力气可以掰开的?因而,他几次三番努力之后,都没有成功,不禁有些急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王落辰,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王落辰便在此时说:“快叫婶婶,叫了婶婶我就把糖果给你。”

    不得不说,糖果的诱惑力还是挺大的。小孩儿为了吃到糖果,只好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听从王落辰的话,他对着罗凝玉甜甜地叫了声婶婶。

    听他按自己要求的那样叫了罗凝玉,王落辰便依照约定将手掌摊开,把糖果送给了他。

    小孩儿笑嘻嘻地把糖果全拿走。然后,很礼貌地对王落辰说:“谢谢,哥哥。你真好。我以后都会听你的话的。”

    “噗!”

    小孩儿的这声哥哥一出口,罗凝玉顿时便忍不住笑了。

    王落辰也笑了。只不过,跟罗凝玉是被逗笑的不同,他是被这小孩儿给气笑的。

    小孩儿不知道他是为何发笑的啊。他只见到王落辰笑了,便以为他是喜欢自己刚才的话的。便也跟着笑了。

    一边笑,还一边把糖果纸给剥开,把糖果放进自己嘴巴里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着他这可爱的模样,王落辰还能说啥。总不能再把糖果给抢过来,故技重施,再诱使改口吧。便只好接受了他对自己的称呼。

    在他帮着小孩儿捋顺辈分的时候,渔船的发动机启动了,他们逐渐离开了渔港。

    船离开渔港后驶入波涛越来越汹涌的大海。波浪冲击着船只,令它的摇晃加剧。罗凝玉就在此时出现了晕船的症状。

    王落辰忙让她去船舱里面静坐,以自己所传授给她的功法消除晕船所带来的不适。

    罗凝玉依照他说的方法,凝神静气,进入练功状态,身体果然舒服了很多。

    她练功的时候便进入了入定状态,对周围的感知力会降低,也不会跟外界进行交流。

    王落辰因此感到有些无聊,就从船舱里走出,到甲板上看风景。

    大海里面,除了远处变得模糊的地平线、不停翻涌的浪头以及天空中不停飘过的云,也没什么可看的。他在甲板上待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感觉无聊了,就走进驾驶舱,向老头询问还有长时间会到他看到飞人的地方。

    老头告诉他,那地方在离海岸线大约一百多海里的地方,以他们的速度,应该再走近一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听他说还有一个小时才到,王落辰心中便有数了,反而不如刚才那名百无聊赖了。就又走出驾驶室,去甲板上吹海风看海景,想事情。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他们早已经看不到海岸线了。茫茫大海中,目光所及,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们这条船和这几个人。无尽的孤独感就在这时袭来。

    王落辰感受着这份孤独,不禁仰望天空,眺望远方,感叹人类相对于大自然的渺小和脆弱。

    便在此时,老头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他走到王落辰的身边,递给他一个望远镜,指着海中一个方向说:“你用望远镜向那里看,如果幸运的话,应该非常容易就看得到那些飞人。当然,根据我的观察,他们并不是时时出现的。有时候,甚至好几天都看不到他们。”

    王落辰接过望远镜,假装以它向他所说的方向望去。但实际上,因为有神识可以使用,他根本不需要望远镜的辅助,也可以清楚的知道较远的地方存在着什么。

    此时,他便放出神识,让它向着老头所指的方向探查过去。

    不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在距离自己大约十海里的地方,发现了一群在天空飞行的人类。

    从他们的蝠翼,王落辰很容易就看出他们果然就是血族人。

    “终于找到你们了。呵呵。原来,你们这群家伙躲到茫茫大海中来了啊。只是,地球上有那么多好地方不去,你们躲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王落辰在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后,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了寻找答案,他以自己的神识跟着这些人向他们所飞行的方向而去。

    他们大约飞了有五六分钟吧,王落辰便感知到在他们前方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那股力量形成了一道屏障,将他的神识给挡在了外面。

    因此,当他的神识接触到那道屏障后,便只能停止前进,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人消失不见了。

    无法探知更多,他便只好收回了神识。

    他的身旁,用望远镜寻找了半天的老头,叹了口气说:“你好像不走运啊,今天没有飞人。”

    王落辰一听,忙用望远镜去看,果然什么也看不到。

    他心中不禁奇怪。十海里的距离并不是太远,用望远镜观察的话,按理说应该可以看到刚才自己感知到的那些血族人的。但为什么老头却说看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