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这样的想法,他们两个就在这座海滨城市查探了三天。

    还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查探,他们真就在这里找到了一些线索。

    提供线索的是在鱼市上卖鱼的老头。

    那天早上罗凝玉说想吃鱼,而且是王落辰亲手做的鱼。王落辰为了秀自己的厨艺,便答应了她,亲自跑到鱼市买鱼,给她做鱼吃。

    在买鱼的过程中,他恰巧就听到有个老头跟别人说,自己出海的时候看到了好多在天空飞行的飞人。

    听到“飞人”这个词,王落辰马上便想到了血族。因此判端这个老头所说的飞人应该就是血族。

    但一般来讲,血族的普通百姓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很少在地球上展示自己的飞行能力。除非,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血族百姓。

    不是普通血族,便只能是血族的军队了。

    驻守火龙岛的血族军队严格遵守驻岛纪律,不大可能会飞过风暴海到这边来。

    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那些人是莫罗亲王的攻岛部队。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便马上向那老头打听他见到飞人的具体情形。

    那老头向别人讲述自己见到飞人的事儿,别人只当他是吹牛,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对他的话感兴趣。

    他正因此觉得无趣呢。恰在此时,突然冒出来王落辰这么个热心听众。他不禁生出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马上就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到的那些飞人,以及他们是怎么飞的等等细节,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王落辰。

    王落辰见他讲得卖力,便买了他几条鱼,以资奖励。

    老头这下更带劲了。他甚至因为心里高兴,一下就答应了亲自带王落辰去见到飞人之处的要求。

    王落辰对他连声感谢,说自己和恋人出来旅游,就是为见识些新鲜事的。飞人这么稀奇的东西,他们一定要去看看。接着,他便和那老头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约定好之后,王落辰便拎着鱼离开的鱼市,一路唱着小曲回到了他和罗凝玉临时租住的房子里。

    罗凝玉见他面带喜色地回来,好奇地问:“瞧你喜滋滋地那样儿,出门捡到宝了吗?”

    “是啊,捡到宝了。嘿嘿。真没想到,买个鱼还能附带买到咱们需要的消息。”王落辰笑着向她解释说。

    “哦?怎么回事儿啊?你快跟我说说。”罗凝玉一听,眼睛一亮,马上催促他将事情详细地告诉自己。

    王落辰便将自己从卖鱼老头那儿得来的消息,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罗凝玉听后也十分高兴,一把接过鱼说:“看吧,这事儿还得感谢我。若不是我想吃鱼,你就不会去买鱼。不买鱼的话,哪能打听到这个有价值的消息呢?”

    “对对对,要不说你是洛神呢。自带神气儿,可以未卜先知啊。哈哈。”王落辰同她玩笑道。

    被他给玩笑了,罗凝玉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少拿我寻开心了。我要真是洛神,第一个就先把你花心的毛病给治好。让你只对我一个人好。整天好像一个小狗狗一样跟在我后面团团转。”

    “好啊,你居然敢说我是小狗狗。那好,我这就让你试试小狗狗的厉害。呜嗷。”

    王落辰晃着脑袋仰天嚎叫了一声,便向罗凝玉扑了过去。

    “哈哈,你这叫声是小狗狗吗?小狗狗的叫声不是‘汪汪汪’的吗?哪是你这样叫的。这分明就是一头狼的叫声。对,就是狼,而且是色狼。”被他一把给抱住,罗凝玉边挣扎边笑称。

    “说我是色狼,好啊。就让本色把你这小绵羊给吞下去吧。”王落辰坏笑着,扮演起色狼来。罗凝玉表示这个色狼很坏,她很受伤。

    两人演过狼和小羊的故事后,王落辰便下厨为罗凝玉做鱼吃。

    不大会儿,一盆儿鱼汤和一条红烧、一条清蒸鲜鱼便被他给做好了。

    鱼的清香飘满房间,罗凝玉梳理着自己蓬松的头发,用鼻子使劲儿嗅了一下房间里的味道,对他竖起大拇指,说:“不错,你这老公我算是找对了。果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得了流氓,物超所值啊。”

    “哈哈,这话好像应该由我来说吧。你怎么把我的台词给抢了呢。”王落辰将做好的鱼摆放在餐桌上,又将罗凝玉拉到桌边,让她坐好后,笑着说。

    “你说可不行。因为我除了上得了厅堂这一项可以做到外,其余两条可是完全做不到的。呵呵。”罗凝玉摇了摇头,很实诚地指出这话对自己用不贴切。

    “做不到就做不到,我王落辰的女人,不需要做这些的。你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其余的都由我来做。”王落辰为她盛满一碗鱼汤,很大度地表示。

    “嗯,好老公。你真好。跟着你真幸福。”罗凝玉轻啜了一口鱼汤,闭上眼睛细细品味着鲜美的滋味,一脸幸福地说。

    “知道我的好就好。赶快趁热吃鱼吧,省得待会儿凉了。”

    王落辰又为她夹起一块没有刺的鱼肉,塞进她的嘴巴里,催促说。

    鱼肉入口,罗凝玉轻轻咀嚼了几下,慢慢咽下。又对王落辰的厨艺大赞一番。

    他们两人,一人吃着爱人亲手做的鱼,另一人收获着爱人的赞美,气氛十分温馨地吃完了这顿饭。

    饭后,两人又携手出去游玩了一番,看看还有没有其它收获。

    逛了半天,两人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便回到了住处。

    在那里度过一个恩爱无比的夜晚,次日一早,他们便早早起来,去了码头。

    王落辰昨天已经跟那老渔民约好,今早上他的渔船,跟着他一起出海到他见到飞人的地方去。

    到达码头后,王落辰以神识搜寻了那老头的踪迹,很轻松地便找到他。

    他此时正在一艘小渔船旁等待王落辰。

    见他们两人到了,他向王落辰抱怨说:“你怎么才来啊?你可知道,若是错过了早晨这波渔汛,我今天的收获就要大打折扣了。”

    “哈哈,老先生,不好意思啊,睡过头了。不过,你别担心,若是今天你打的鱼比平时少了,我定会包赔你的损失的。”王落辰眯起眼睛,十分豪爽地表示。

    老头一听,面带喜色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可别不承认啊。”

    “哪儿能啊,我这人言出必行,说到就会做到的。这下你放心了吧,咱们出发吧。”王落辰十分郑重地做出承诺后,催促他赶快出发。

    ————————————————————————————

    这两天写了些感情戏,祝大家五二零快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