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卓不群答应了王落辰的要求,劳思雅便向卓应儿说:“应儿,卓师伯回圣境去,我们要不要一起回去啊?”

    卓应儿听她这样说,知道她肯定是想回去了。便说:“要不一块儿回去看看吧。反正现在传送阵也通了,我们去帮着师兄召集了人马,可以再一起回来的。还有就是,沙姐姐也怀了小宝宝了。不知她现在情况如何,我心里有些挂念,正好借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她们两个商定了,便跟王落辰说了。

    王落辰正担心卓应儿会逼着自己跟她更进一步呢。听她说要回去,当然是欣然同意了。

    这时,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罗凝玉向王落辰说:“应儿他们都回圣境去了。我倒成了没事的人了。不如这样,我在地球上还有些关系,不如让我回去,利用这些关系,打探一下莫罗亲王的下一步将会采取什么行动吧。”

    “凝玉,这事儿我自有安排,回头咱们再说好吗?”王落辰话里有话地跟她说到。

    罗凝玉听了,便知道他是有些话不便当众说才这样讲的,便点点头,不说什么了。

    回应过罗凝玉之后,王落辰向大家说道:“莫罗亲王的事大家都不必担心。他最强的时候都没能将咱们怎么样,如今经过上一次的打击,他的势力已经大大削弱,就更不是咱们的对手了。何况,圣境与血域的空间通道已经打通。咱们又有了极为强大的盟军,即便莫罗亲王有狂霸星人撑腰,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的。”

    他的话极大地鼓舞了大家,顿时让他们心中的担忧去除了几分。他们因此都充满了信心,纷纷向王落辰表示,若是莫罗亲王再来,必定与之决一死战的。

    大家的热情被调动起来,宴会上的气氛更加的热烈了。大家你敬我,我敬你的,酒喝得也很畅快。

    总之,这场为王落辰他们举行的洗尘宴进行的很好,到了最后,大家都是尽兴而归。

    王落辰在大家散去之后,和妮蒂亚等人转入他们的客厅,继续交谈,相互讲述分别后各自的经历。

    妮蒂亚的经历没有什么稀奇之处,所讲的,无非是每天的公务以及她怀孕的情况。

    这些情况,大家虽然爱听,但远没有听王落辰讲在影界同敌人斗争的故事的兴趣大。

    特别是罗凝玉和妮蒂亚,她们两个都没有去影界,更是对王落辰他们此次的影界之行很有兴趣。一定要他们把这其中的事情给讲一讲。

    王落辰生怕她们会知道自己和宁木晴子的事,不大想细说在影界的事。但她们两个提出来了,又不好意思拒绝,便将自己在影界的经历给她们讲了一下。

    俗话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该露馅儿的事儿,早晚都瞒不住。

    当他讲到自己如何进暗影城盗宝,如何帮宁木晴子救父的故事时,罗凝玉和妮蒂亚几乎是同时发声说道:“你和这个晴子之间好像挺有缘啊。干什么都在一起。”

    “嘻嘻,两位姐姐,你们听出来了?你们真厉害,一下就听出他们两个有缘了。”听她们发问,肚子里憋了一肚子话的卓应儿,忍不住向她们挤眉弄眼儿地说道。

    她们一听她这话,再一看她这副表情,女人的敏感马上让她们感觉到这里面大有故事,便将眼睛盯住王落辰,以犀利的眼神看着他,示意他好好坦白。

    王落辰一瞧她们这眼神儿,立刻就知道自己是瞒不住了。他使劲儿瞪了一眼卓应儿,埋怨她出卖了自己。

    卓应儿看到他向自己投过来的“凶恶”眼神,马上躲到妮蒂亚身后,假装害怕地说道:“师兄,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若是跟晴子姐姐无缘,怎么会跟她相遇,又发生了之后的很多故事呢?哈哈。”

    “很多故事?都是些什么内容?很精彩吗?”妮蒂亚听后,向她问道。

    “什么内容?我不好意思说啊。还是让师兄自己讲吧,反正讲述少儿不宜的故事,师兄是很拿手的。”卓应儿坏坏地一笑说。

    “少儿不宜?王落辰,你到底干了什么啊?还不赶快把你做的坏事给我们交代清楚?”听到“少儿不宜”这个词之后,妮蒂亚有些生气了。

    王落辰用手指着卓应儿说:“应儿,让你胡说八道,你给我等着,我肯定饶不了你。”

    说完,他便向妮蒂亚和罗凝玉笑嘻嘻地说:“你别听应儿瞎说。我呢,和宁木晴子之间是发生了一些事。但其中却是有原因的。你们别生气,静下心来,听我跟你们解释啊。”

    说着,他就老老实实地将自己和宁木晴子之间的事,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跟她们两个说了。

    她们听后,罗凝玉没有言语,妮蒂亚冷冷一笑说:“哼,这么说,这事儿根本就不赖你,完全是影族的那个女人主动勾引的你了?啧啧,头一次听到有人将自己出轨讲的这么无辜的。切!我就不信,凭你的战力,一点酒就可以将你醉成那样儿,连被人家给弄上床都不知道。你这话,也就是骗骗应儿。骗我们,谁信啊。”

    卓应儿听妮蒂亚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对啊,还是妮蒂亚姐姐年长几岁,心思比我缜密,心眼儿也多。不像我那么好骗。师兄,你说是不是啊。”

    “应儿,你信不信我待会儿把你嘴巴给缝上。你个小骗子,你不是说先不将这件事告诉妮蒂亚和凝玉的吗?这会儿倒好,你不仅说了,还添油加醋地瞎说。看我会饶过你才怪。”

    王落辰见卓应儿不帮自己说话,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忍不住威胁她说。

    谁知,卓应儿根本就不怕他威胁。在他说过狠话之后,她把胸膛一挺,以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你少威胁我,我才不怕呢。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人,你想怎么样就尽管来吧。我随便你怎么对我,绝不反抗。”

    有句话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说的就是卓应儿吧。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心里虽然生气,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妮蒂亚和罗凝玉这时则一下把卓应儿给拉到身后,说道:“应儿别怕,有我们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