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分离,王落辰和宁木晴子两人之间自然是依依惜别,倍加恩爱,不免产生出无尽缠绵。

    然而,时间到了,再怎么黏糊的两人也不得不分开。第二天早上,王落辰还是带着满腹不舍,和宁木晴子分别了。

    见不得美人垂泪,他是趁着晴子熟睡的时候,悄悄走的。

    率领大军出了暗影城,他无限留恋地向身后这座宛如巨兽一般的城市凝望了一会儿。口中喃喃道:“不知这一去何时再来。暗影城,还有我的爱人,再见啦。”

    “师兄,你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坚持把晴子姐姐给带上呢?”看出他心中的留恋,卓应儿拽了拽他的衣角,问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责任。特别是在一个族群中处于高位的人。我要为了圣境和地球的人们而奋斗,晴子则要为了她的族人尽力。我不能太自私,让她放弃一切跟我走。你明白吗?应儿。”王落辰叹了口气,对她说道。

    “唉,说来说去,还是你们这些想要干大事业的人活得累。你看看我,没有那么多雄心壮志,成天就只想着能待在师兄身边就好。比起晴子姐姐来,就能和师兄多一些相聚的时间了不是。呵呵。”卓应儿抱着他的胳膊,一脸满足地说。

    “呵呵,头一次听到有人把胸无大志给说的这么充满幸福感的。”王落辰在她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宠溺地说道。

    “师兄你坏,偷看人家。不然你怎么知道人家‘胸’无大痣的?”卓应儿紧紧捂住胸口,假装害怕地玩笑道。

    被她这句话给雷到,王落辰脸上立刻做震惊状,向她抱了抱拳说:“师妹,你厉害。师兄怕了你了。只好赶紧逃了。”

    说完,他便催动自己的月梭,飞快地跑掉了。

    卓应儿听了他这句笑话自己的话,便要上去打他。不想,却被他给先溜了。她哪里肯善罢甘休,便将自己的月梭也催动起来,向劳思雅打了声招呼,向着王落辰追去。

    他们一动,血族大军中的轻装部队便随之一起飞了出去。

    顿时,整个天空风声大作,声势浩大极了。

    大军飞了半日,到了两界的通道入口处。在那里,负责守卫两界通道的将军接待了王落辰他们。

    王落辰叫人将从影族得到的馈赠分了一份给这里的驻军后,便和卓不群父女以及劳思雅先行进入通道,回到了血域。

    由血域这边通道所在的天坑出来,王落辰他们没有再做休息,而是飞速赶回了血都城。

    血都方面已经接到了他即将回朝的消息,特别为他准备了迎接他凯旋而归的仪式。

    这个仪式,十分正式,且规模惊人。不仅血族的所有高层全体出动,就连血都城的百姓也来了不下百万。

    他们这些人在血都城外摆下了场面宏大的阵势,着实将王落辰等人给吓了一跳。

    卓应儿于空中指着地上黑压压的人群,向王落辰问:“师兄,你确定这些人都是来迎接咱们的?不会是欢迎咱们的仪式恰巧赶上了血族又有强敌入侵了吧?要不怎么会这么大阵容?”

    “应儿,你少乌鸦嘴啦。什么强敌入侵?你可别瞎说了。这些就是来迎接咱们的。至于说场面有点吓人嘛,这也可以理解的呀。别忘了,如今师兄我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且又刚刚摆平了影族的事,他们以这样的阵势来欢迎我回来,也不奇怪的。”王落辰有些得意地跟她解释说。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在哪一个人之下啊?师兄,你这话里面的信息好像有些不对啊。难道说,你和妮蒂亚姐姐,你们两个,你是在下面的吗?哈哈。”卓应儿听了他的话,在他耳边低声玩笑道。

    “咳咳……”

    卓应儿这一句话顿时将王落辰给雷得心浮气躁,连声咳嗽。

    他怎么也没想到,卓应儿这小小年纪,竟然开出这样的玩笑来。忙瞪了她一眼说:“应儿,麻烦你以后少看点儿小黄书行吗?不然的话,你老是这么出口就带颜色,师兄这老心脏会受不了啊。”

    “切,你这人,就许别的女人跟你上@床,不许我跟你说点儿跟床沾边的话啊?行,想我不跟你这样说也行。你就直接跟我上@床吧。只要咱们上了床,我保证不说这些了。”卓应儿吃吃一笑,说出了让王落辰几乎要吐血三斗的话来。

    王落辰忙指了指就要降落下去的地面说:“应儿,咱们马上就要落地了。你可别乱开玩笑了。不然的话,被人家听见,你的形象可是要受损的。”

    “切,我又不是血族人,何必在乎自己在他们心中是什么形象。你啊,人家一说正事儿你就顾左右而言他。我跟你说,你别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要不然,小心我待会儿见到妮蒂亚姐姐,说你的坏话。那样的话,她或许就不会原谅你在影族找了小老婆的事儿呢。”卓应儿见他不肯顺着自己的意思说话,便威胁说。

    王落辰一听,还真有点儿紧张起来了。

    毕竟,宁木晴子这件事他事前没有跟妮蒂亚说,事后也没有及时让她知道,等回到血都,妮蒂亚知道后,怕是会不高兴呢。

    因此,王落辰忙对卓应儿说:“应儿,你看你妮蒂亚姐姐已经怀有身孕,是受不得刺激的。你若将我和晴子的事儿告诉她,假如她听到之后大为不悦,伤到胎气岂不是很不妙吗?所以,我的好师妹,你就算给小宝宝个面子,不要说我坏话了吧?”

    “这个嘛,好吧。我可以不说你的坏话,而且还能替你说些好话,让妮蒂亚姐姐可以很轻易就接受你的风流韵事。但是,罗凝玉姐姐那里,我却是不会嘴上留情的。呵呵。到时候,就看凝玉姐姐如何收拾你吧。”

    原本王落辰听说她不会再向妮蒂亚说自己的坏话了,心里是大大松了口气的。谁曾想,她后面话锋一转,又把罗凝玉给抬了出来。这让他听后,马上又紧张了起来。

    罗凝玉是他心中的女神,更是他反抗狂霸星人的坚定支持者与战友,分量自不必说。他也是不忍心见她生气的。忙又对卓应儿说:“应儿,你就别闹了,大不了,我答应你好了。只是,这种事儿讲究水到渠成的,咱们最好不要操之过急。否则就没情调了。你懂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